五十度SM: 人性深处的情与欲

要说2015年伊始宣传最成功的电影,非《五十度灰》莫属。最为人津津乐道的一点,恐怕就是片中大尺度的SM情节了。甚至许多人的槽点就在于,片中SM的情节太小清新,没有期待中那么黄暴——我姿势都摆好了,你就给我看这个?

SM到底是什么?

SM一词,源自法国贵族与色情哲学作家萨德侯爵和奥地利作家马索克的名字。实际上它在西方主流文化中的全称是BDSM,即“捆绑与调教(Bondage&Discipline)、支配与臣服(Dominance&Submission)、施虐与受虐(Sadism&Masochism)”。这些活动包括对身体自由的束缚,如绳索捆绑,关在笼子里;控制与被控制的角色扮演,比如主奴,人与宠物,警官与罪犯;从感官刺激中获得快感,像是烫,穿刺,鞭笞等等。

以上种种通常意义上的虐待和痛苦,在SM文化中被当作享受,这种差别使得SM活动曾经在很长时间内被作为一种性倒错的精神疾病看待,也有不少人把它与暴力和犯罪联系起来。因此,在一切讨论进行之前,有必要强调SM区别于性虐待和性暴力的前提:安全、理智、知情同意(safe, sane and consensual)。在这个前提下,参与者共同追求愉悦的感官和精神享受。

与其说这是一种另类的倾向,不如说这更贴近一种爱好或是一种游戏形式,只是它对参与者的风险意识和风险控制能力的要求更高。其中一个措施是使用“安全词”:参与者事先约定好一个词,这样在活动进行中一旦M承受不了喊出这个词一切便到此为止,一般安全词都不会是“停下”“太疼了”这类词,因为难以分辨是情趣还是真的到了极限。

另外,在BDSM活动中,性行为并不是一个必要因素,游戏伙伴也并不等同于性伴侣。成为合格的S或M都需要比较高的素质与能力和循序渐进的训练。而这一点在目前的国内环境来说尚未发展成熟,许多人混迹于SM论坛和群只是打着新潮的旗号行约*之实,这也是引来社会异样眼光与道德批评的原因之一。

虽然长期被污名化和被边缘化确实让圈内人更多地采取比较隐蔽的交流方式,但这种亚文化其实在许多文艺影视作品中都能窥得一斑。我们熟悉的英剧《神探夏洛克》将艾琳艾德勒这一角色设置为“施虐女王”(Dominatrix),对如何控制他人了如指掌。但当遇到夏洛克这么一个聪明到性感(“ brainy is the new sexy”)的对手时,一般的调教是远不足以收服对方的。两人之间对掌控权的争夺和较量,加上内心深处的互相欣赏,才构成了她与夏洛克之间情感纠葛的戏剧张力。渴望征服,也渴望被征服,权力的交换与流动构成了两性关系中最性感的核心,在你来我往中不断碰撞出火花与电流。

SM疼痛的快感:社会文化与仪式感

许多人对于SM最无法理解的一点是,疼痛竟然会带来快乐和满足。据生理研究,人体在疼痛时释放的脑内啡和肾上腺素,都有可能导致快感并成瘾。其实抛开SM的叙述语境,我们对于痛苦的执念无所不在:悲剧性和毁灭性的作品总是更令人难忘,感情中放不下伤你最深的人,口腔溃疡了明明很痛还是忍不住去舔伤口…无论是肉体还是灵魂,人并不总是能够“趋利避害”的。

也有一种观点认为,SM的快感源自社会文化的约束下的焦虑感和愧疚感。越是社会礼仪要求比较多的地方,人们对于“失仪”带来的焦虑和羞耻就会有更深切的感受。社会学家李银河提到,英国维多利亚时代的地下色情小说中对于当时鞭笞行为的大量描写,日本的绳缚艺术的发展与其他SM文化的盛行,皆是社会文化氛围影响性活动的例子。权力深刻而幽微地渗入在每个人的生活中,即使是那些我们自以为完全“私人化”的领域。床笫之间的活动如何进行,谁负责取悦,谁被取悦,这其中并不仅仅是本能和自然反应在起作用。

说到SM文化, 有一个与其始终纠缠不清的部分是对物的崇拜与迷恋——恋物癖(fetish)。许多BDSM中常见的工具,极细的高跟鞋,精美的绳结,束身衣,皮革制品,蕾丝吊袜带,都是已经被符号化了的文化物。高跟鞋,绳结和束身衣在女性政治发展的历史上是限制人身自由,塑造完美形体的代表物品;而皮革本身的气味和皮革装束的造型就能够引发恋物者的性唤起。

对没有生命力的物的迷恋背后其实是强大的文化幻想能力,由此引出SM活动的另一个特点:仪式感。在这个游戏中,场景,设定,角色,道具,甚至台词都是提前由参与者设计好的。比方说,霸道总裁要惩罚工作不专心的秘书,医生要给病人做全身检查,主人下班回家与宠物玩耍。在这些情境设定中,参与者打破平日里正常身份的束缚,选择进入另一种规则,幻想本身得到满足和不同身份之间的切换又是一重快感的来源。

从性别政治的角度来看,BDSM有一层革命性的意义。它将身体从传统的性行为模式中解放出来,开发出每一个部位的敏感度与可能性,这样一来,能够让人高潮的不仅仅只有生殖器官,性比单纯的繁衍活动也就更丰富了许多。

有一位SM参与者这样解释bondage的吸引力:蒙上眼睛,你不知道对方会对你身体的哪个部分做出什么事情,这种强烈刺激感会让你的身体处在更高的敏感度中。你不知道下一步被吻的是我的唇还是耳朵还是脚趾,所以你会调动全部感官去等待和接受,而当你的手想做出反应来平衡这种刺激时,它被绑住了,这种被暂时压制住的刺激堆积得越来越多,快感也就越来越强烈。

SM关系的基础:内心和权力的平衡

的确,在我们内心深处,总有一种不安分因子会对不确定性和未知蠢蠢欲动。那些你不知道的事,蕴含了无限想象与可能。有一个与SM偏好相对的词是“vanilla”,用来形容那些正常的,平淡无奇的性活动。很难找到权威可信的数据来直观地概括有多少人有且仅有vanilla式生活,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人类对于深藏在身体里那个另一面灵魂的挖掘从来没有停止。耶鲁大学的精英组织“骷髅会”的入会要求包括全裸在泥里打滚和接受鞭笞;著名英国贵族男校伊顿公学亦有以鞭笞为惩罚手段的传统;为美人放弃王位的温莎公爵痴迷于被女人辱骂呵斥……

更为直接地,卢梭在他的名作《忏悔录》中提到,8岁时被女教师鞭打在屁股上带来的“肉欲的快感”,注定了他“终生的趣味,欲望和感情”——年长后卢梭一直偏好被年轻女性鞭打:“跪在一个泼辣情妇面前,服从她的命令,乞求她原宥,对我来说就是极甜美的享受”“奇怪的是,我发现在受罚的痛楚和耻辱之中还掺杂着另一种快感,使我不但不怎么害怕,反倒希望再尝几回她那纤手的责打……”

心理学上有种观点认为,人始终在追求一种自身的同一性,也就是寻求内心的平衡。如果在日常生活中权力和控制欲处于被压抑的状态,就可能会从别的方面寻找释放的出口。反之亦然。

也许这种平衡论的观点能够解释为什么有些研究表明参与SM活动的大多是中产阶级,尤其以拥有一定权力和地位的男性居多,同时受虐者又比施虐者多。似乎生活中越是掌控权力的一方,在SM活动中越倾向于放弃或者让出权力。对于每天在都市丛林中挣扎搏斗的他们来说,不需要思考,不需要做决定,将自己的身心交付施虐者调教其实是一种放松。与被教导成为的那个自我相对,这种对顺从的渴望恰恰反映出人类本我中的天性。而BDSM最具颠覆性的一点是,这种对权力的主动放弃反而将作为M的受虐方置于主动的地位,能够主动放弃自由,需要的是更大的自由。在这样的主从关系中,S其实是在费尽心思去设置场景,提供服务,取悦那个对自己交出完整的信赖的M。S对M意愿的了解和尊重,M对S能力的信任和依赖,是建立任何一段真正的SM关系的基础。

人性深处的情与欲

无论是社会中发声的大多数,还是暂时沉默着的小部分,很难说有谁从没有过一丝一毫凌虐和摧毁的冲动。当你推翻搭建好的积木,摔碎一件器物,甚至是听重金属摇滚无声地跟着呐喊,那都是被压抑着的毁灭欲在探头。因为人性本恶,我们需要把这种恶释放出来寻求解脱;因为人性本善,我们在特殊的设定中与最信赖的人彼此交换。BDSM作为一种与真实的自己寻求和解的方式,其实并没有那么神秘耸动。所谓五十度灰,只是人性深处那道情与欲的阴影。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