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一些“真枪实干电影”的简易历史

在加斯帕·诺(Gaspar Noé)执导的新电影《爱恋》(Love)中,包含了一系列真实性爱的场景成了被热议的重头戏 —— 即使是很多自认为 “没有节操可言” 的人,都批评这部电影是 “冒充成艺术电影的色情片”。然而近几年来,选择 “真枪实干” 的电影似乎异常地多 —— 《女性瘾者》(Nymphomaniac)、《待绽蔷薇》(Starlet)、《湖畔的陌生人》(Stranger by the Lake)等等,不一而足,大多来自欧洲。

而《爱恋》可能是这一类型电影的最新作品,我们现在就来简短回顾一下电影史上那些最越轨的性爱场面。

早期的一个例子,是拍摄于1950年的法国电影《情歌恋曲》(A Song of Love,原名 Un chant d’amour),时长仅26分钟。这部由让·热内(Jean Genet)导演的影片,最令人瞩目的是其窥淫癖的情节 —— 狱吏通过观看囚犯自慰而达到高潮,并且在与这位自渎者发生一点争执后,最后把枪塞到了他的嘴里。

该片被禁不仅因为有暴露男性器官的镜头,也由于其鲜明的同性恋色彩,而后者最为世人所诟病。热内此后再未执导过电影,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这部电影所引发的同性恋争议。

关于“真枪实干电影”的简易历史

《情歌恋曲》

接下来的数十年内,其他几部欧洲电影也纷纷效仿,包括1966年的丹麦电影《毒液》(Gift)、1970年的西德电影《酒店时间》(Hotel by the Hour)、以及1968年的瑞典电影《他们将我们视为怪人》(They Call Us Misfits)。其中《他们将我们视为怪人》差点遭到审查,直到教育部长的介入才幸免于难。

此后,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一时间垄断了 “真枪实干” 的电影市场,许多此类电影(最著名的是《十二宫》系列电影七部曲)基本不会受到特别对待,影评也会公开发表在全国性报刊上,仅有少数几部遭到审查或禁播。

1970年,严斯·约恩·托森(Jens Jørgen Thorsen)改编自亨利·米勒同名小说的电影《在克里奇的平静日子》(Quiet Days in Clichy)基本忠实于原著,影片里充满赤裸裸的性描写;而他的下一部电影,还差点得到了丹麦电影学院(Danish Film Institute)的官方支持,却遭到了教皇保罗六世(Pope Paul VI)的抗议,斥责其宗教内容亵渎上帝。

在另一电影大国美国,观众们却不会如此包容。其中标志性的事件,是约翰·沃特斯(John Waters)在《粉红色的火烈鸟》(Pink Flamingos)中把真实出演的口交镜头搬上了荧幕 ——《粉红色的火烈鸟》不仅将 “圣女” 塑造成了好几代人的 cult 英雄,还在诸如澳大利亚、挪威和加拿大等这些通常接受度很高的地区遭到了禁播。即使到了1997年,为纪念影片诞生25周年而重新发行时,美国电影协会依然给它打上了限制级电影的标签。

关于“真枪实干电影”的简易历史

《粉红色的火烈鸟》

当然,最富盛名的真实性爱电影当属日本导演大岛渚的《感官世界》(In the Realm of the Senses)。而它得以在日本拍摄的唯一理由,只因为它被官方认定为法国片。在大岛渚的职业生涯中,他始终被几乎同等程度的赞誉和争议所围绕,《感官世界》就是最好的例子。

该片的写实风格,让它在美国、英国、加拿大、葡萄牙甚至是日本都遭遇了审查和禁令的麻烦。它的 DVD 版本还得以由知名的美国 Criterion Collection 公司发行,该公司还在网站上重点标注道:“警告:该影片包含露骨的色情描写。”

关于“真枪实干电影”的简易历史

《感官世界》

至于另一部此类 “神片”《罗马帝国艳情史》(Caligula),收获的评价就要低得多,其过激的内容也由于各种错误的原因而令人难忘。1750万美元的拍摄费用,在影片拍摄的1979年算是巨资了。在《罗马帝国艳情史》里,不仅有各种大胆直接的性交场面,还着重描绘了一场长时间的肉欲狂欢。

一年后,阿尔·帕西诺(Al Pacino)和威廉·弗莱德金(William Friedkin)携《虎口巡航》(Cruising)加入此列。片中,阿尔·帕西诺饰演一名卧底警察,在纽约的同性恋俱乐部调查一连串凶杀案。尽管都是以背景的方式出现,但片中真枪实弹的情色戏依然难以忽略。

关于“真枪实干电影”的简易历史

《罗马帝国艳情史》

不过以上导演做出的决定,都没有像文森特·加洛(Vincent Gallo)一般饱受质疑:在其充满争议的作品《棕兔》(The Brown Bunny)中,科洛·塞维尼(Chloë Sevigny)为一位角色口交,而这位角色的饰演者恰好是导演加洛在现实中的前女友。2003年该片在戛纳电影节全球首映时,便当场遭受了抨击,加洛和影评人罗杰·伊伯特(Roger Ebert)还由此展开了越发激烈的唇枪舌战 —— 后者认为,制片人的这部得意之作是在戛纳展映过的最差的电影,加洛则回应说这位影评人 “是个屁都不懂的肥猪”;伊伯特引用了丘吉尔的话来对此进行反击,加洛则开始诅咒伊伯特的结肠 ……

最后伊伯特声称,看《棕兔》还 “不如看他自己的结肠镜检查视频更有乐趣” —— 如果我们非要得出一个结论的话,伊伯特应该是在这场闹剧般的骂战中胜出了。

关于“真枪实干电影”的简易历史

《棕兔》

尽管并非所有人都如此刻薄(事实上,伊伯特后来还对重新剪辑过的简短版本表示了赞赏),但该电影无法避免的一直受到这场戏的影响,而这也或许是有人反对电影中出现露骨性爱场面的最大理由 —— 因为性描写会让人分心,变成一种电影的分类方式。那么真正的挑战可能在于:如何才能不性爱场面去决定一部电影的好坏?

至于露骨的性描写是否对电影有所助益,答案就跟任何其他事情一样 —— 这取决于电影本身。《待绽蔷薇》(Starlet)是近期的例子中最成功的一个:肖恩·贝克(Sean Baker)在片中讲述了一位色情女演员在圣费尔南多谷生活和工作的故事,而片中被巧妙剪辑的性爱场景,着实为普通剧情加分不少;贝克还采取了拉斯·冯·提尔(As Lars von Trier)在《女性瘾者》(Nymphomaniac)里的做法,选择在这些片段中使用了替身演员。

安排得当的话,性爱场面是随着剧情自然出现的,而且对影片的整体基调至关重要,并不会有任何哗众取宠或是喧宾夺主的嫌疑。因此简单地说:电影中的性是为叙事服务的,而不是为了满足导演去证明自己的勇气。

本文转载自 VICE,封面出自 LOVE 见此;其实在国内很多朋友更关注诸如《苹果》、《色戒》这些“大尺度”电影是否真枪实干…但很遗憾,它们都不是…本文算是本周的电影推荐吧~别撸多了,毕竟得留着过圣诞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