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是怀疑自己感染力艾滋病 怎么办?心里压力大?

大概一个月前,我一个在偏远地区工作的朋友突然间敲我微信,说自己怕是中标了。这里的中标当然不是指拿到项目啦,而是指成为HIV病毒的携带者。
总是怀疑自己感染力艾滋病 怎么办?心里压力大?
怀疑自己是不是中标,在我看来甚至比得知自己已经中标更令人恐慌。你去抽血化验,医生告诉你“HIV阳性”,这好歹算是个结果,你接受也好,不接受也行,这件事都已经发生了。我一直觉得把感染HIV当做是死刑是非常蠢的事情,在我看来这件事和高血压心脏病没什么区别:患病后要注意饮食、运动和休息,定期服药和体检,就可以获得相对较高的生活质量并且可以活很久。

不好意思扯远了,“怀疑自己是否中标”的感受,其实有点像“薛定谔的猫”,在你知道结果前,你永远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中标。于是在得知结果前,你不得不在惊恐、质疑与惴惴不安中不得安度终日。

我上大学三年级的时候,就体验了一次这种感受。彼时我有一个固定的炮友,我们每两周会见上一面,然后很开心的度过一个色情的周末。放寒假回家的时候,大概是大年二十四,他给我打电话,我刚想调侃他拜早年拜的太早,他语气急促而紧张的说:“我跟你唆,你赶紧去查查HIV,我可能感染了,而且缀近只和你zhuo过爱。”(哦这位是沈阳人)

彼时我觉得眼前一片空白,大概还记得就是和他确认了十几次真的只和我做过吗做过吗做过吗?于是整个年都在非常不安宁的状态中度过:疾控中心大概要初八才会上班,这两周只能在自己吓唬自己里挺过去了。我记得当时我每次刷完牙,看到牙刷上有血,都会吓得用开水烫三分钟才放回牙刷架上,和我妈一起吃饭的时候更是只敢夹盘子边上的菜,生怕嘴里溃疡出血然后传染给她。每天醒来第一件事和睡前最后一件事,都是想一遍如果真的中标了,我该怎么办?我那时候还是一名国防生,毕业了肯定要做一次体检,这种事情是瞒不住的,那我是不是应该赶紧和领导说明一下,好跳出来?那我妈怎么办?我怎么才能跟她说明白这种事?总之是一团慌乱。

过完年,我一直拖到正月十二才心怀忐忑的走进了疾控中心。我记得当时自己故作镇定,结果被大夫一语戳破:小伙子是不是被炮友告知他中了啊?等初筛的时候,也是一边像盯股票试纸一边故作镇定的告诉自己,没事儿没事儿,真中了就勇敢面对,然后意识立刻坠入无边的绝望之中。

终于结果出来了,没事儿。我谢过大夫,留了疾控中心的电话(因为其实还会有更精确的机器来复查),然后在门口给炮友打了个电话。电话那头的他表示,好像医院给他查错了,现在正在考虑要不要起诉云云,我和他道了声“滚傻逼”便将这个人拉入了黑名单,然后吃了碗扣肉以表庆祝。

说回咨询我的这个案例,这位小伙情况比较相似,也是一个六周左右之前打过炮的告诉他最近半年没和别人做·爱,就和他无套做了一次,然后就筛出阳性了。而这位小伙子呢,碰巧在这次之前也和别人无套做了那么一次,所以心中惊恐异常。我们假定他说的都是真实情况,那他感染的几率的确比较大。所以我叮嘱他不要想太多,先检测一下再说。

如果你怀疑自己感染了HIV,请一定要去正规的疾控中心,相关的检测小组或是医院进行检测,非常不推荐自己用试纸检测HIV,因为自己做检测可能会有较大的几率发生误检,而且假如你发现自己是阳性,在没有专业人士的安慰和帮助下,独自一人很可能会发生很可怕的结果。

这位朋友,因为实在地处偏僻,我便只好给了他一个买试纸的网店,让他自己做一下检测。值得高兴的是,最后发现他并没有中标。对他表示祝贺的同时,我也在心底希望他能够将安全性行为放在任何事情的第一位:是的我知道不戴套爽的飞起,但担心感染带来的惴惴不安很可能会让你爽的一点都不值。

适逢12月1日世界艾滋病日,青杏在这个日子给粉丝做关于艾滋的科普,并且采访了HIV感染者,倾听他们的声音,这在我看来是有意义且有必要的:当你读过这些不安全的性行为带来的结果之后,你会更深刻的意识到安全性行为的重要性。长久以来,我一直在自己的文章里呼吁和提醒每一个人一定要在性行为中使用安全套,不要发生除口水外的体液交换,在这里我要再呼吁一次:和每一个人发生性关系的时候,都要将TA的健康状态预设为病毒携带,必须要使用安全套;此外,对于女生来讲,计算安全期、体外射精都是非常不靠谱的避孕方式,为了避免意外,也一定要使用安全套。

其实我原本是想分享一些更重口味的事情,限于近期尺度缩减,只好在文章末尾简单的说上一点儿。2013年的时候,我陪护我家人在哈尔滨一家医院做痔疮手术,在肛肠科见识了一大票菊花塞入异物来做手术取出的。这里面包括了洗发水瓶、啤酒瓶、按摩棒、乒乓球网球高尔夫、泥鳅、黄鳝、还有我不打算说出来的几种近似圆形的水果(以免你以后倒胃口吃不下)(也衷心祝愿读者里没有刚吃过鳝丝饭的),最夸张的是居然还有塞进去了一整个大铁钩的。扩张和前列腺刺激的确会带来很好的刺激,但在这里一定要再三嘱咐所有有这种爱好的朋友,任何塞入体内的物品,必须保证以下两个条件:1)表面没有粗糙或是坚硬的凸起,最好是柔软的硅胶制品;2)必须有一个足够牢固的固定物,能确保整个东西不会全部滑入体内,或者,有一个能够保证你不会“手滑”的把手、固定物或是牵引物,能够保证TA可以被拉出体外。

希望大家都能享受性的过程,也享受性的结果。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