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谷百一十年史(十二):跟法西斯打交道

圆谷百一十年史(十二):跟法西斯打交道

作者:阿迪

封面来源:圆谷英二

第二部 沧海桑田:1923~1948

第十二章 跟法西斯打交道

上回我们说到结了婚改了名还有了孩子的圆谷英二,在职场生涯上总地来说还是不顺的,在松竹终于混不下去了,出来进了日活,然后又混不下去了辞了。这年是一九三四年,英二三十三岁,他姑姑还有句谶语早就摆在那里了,说英二三十三岁时必出人头地。现在看上去不像是要涨停的样子反而已经跌停了,因为当时业界最大的巨头就是松竹和日活了,其他叫得出名字的巨头还在娘胎里呢,这两家都容不下的人那小公司更不消去碰他了。

我们来重新复习一下英二的职业生涯历程好了。一九一九年英二初入影视业界,被枝正义郎拉进天活。一九二〇年天活并入国活,英二也转籍入国活。一九二一年开始服兵役两年,一九二三年回归业界并正式决意将职业生涯砸在这一行。在小笠原制片厂被吓得不轻后一九二四年跑回国活接着干,到一九二六年被杉山公平推荐进入衣笠映画联盟。一九二八年衣笠映画联盟整体加入松竹,这回总算时间比较长,到一九三二年跳槽到日活,一九三四年再辞职。

入行十五年了,可以算是居无定所,没有一个地方停留达到五年的。要混出头,前提条件之一是有地方扎下根基。这回我们要说的就是,应了他姑姑的预言,这年英二的职业生涯确实出现了一个重大转折点。

先要稍微回溯一下,到一九三二年,有两件值得一提的事同发生在这年。一件是在八月份,关西地区的交通业巨头公司阪神急行电铁,也就是今天的阪急电铁,为了经营上演舞台剧和上映电影的业务,在关东的东京新设了一个子公司叫作东京宝塚剧场有限责任公司,用来经营连锁影院。另一件在十月份,有个叫大泽善夫的土豪在京都右京区的太秦购置了一片地产,然后在这里开始新建摄影所,准备开个制片厂。

英二又成了无业游民但也又一次遇上贵人了,就是这个大泽善夫。大泽这个土豪是个富三代,还是个官二代,但本身也不怂,是海归,而且是学霸。他的那个摄影所花了半年建成了,于是开个新公司叫詹金斯大泽工作室。詹金斯指的是詹金斯系统,就是美帝开发的用于有声影视技术时的录音系统。

有声影视技术就是大泽看中英二的核心理由。我们说过英二还在松竹时日本最初的有声影视技术于一九三一年在松竹出现,大泽设立工作室离这才两年,他设立这个制片厂的初衷就是因为看到了影视业界的大势,明白接下来要进入以有声技术为重的时代了。而这方面的先驱者之一圆谷英二居然在这时候失业了,简直是天上砸馅饼给大泽。

大泽把英二招进了工作室的摄影技术研究所做个主任,同时期也在寻找其他业务合作对象。因为工作室毕竟只是个小工作室,虽然能提供最先进的有声影视技术,但放在整个业界来说机能不全面。

合作对象是在东京的写真化学研究所,是个搞影视的后期制作的企业,这正是大泽的工作室所缺的。写真化学研究所有个子公司叫写化研映画制作所,除了制作以外还经营发行电影的业务,这也是大泽的工作室所缺的。他们的合作就成了这样,大泽工作室先和写化研映画制作所合作拍摄,然后和写真化学研究所合作后期制作,录音啦显像啦,再把成品交回到写化研映画制作所发行出去。

英二到了这里以后,最重要的是境况终于有了本质性改变。在衣笠映画联盟时代就开始自费研究的银幕合成技术,到了松竹继续,到了日活再继续,已经七年了。现在来了大泽这里,终于变成由公司承担研究经费了,因此效率也成了发射火箭,并且顺利完成。

接着一九三五年,英二又迎来了好事连连。第一,自从接触影视业以来他就梦想达成《竹取物语》的影像化,现在有了第一次尝试的机会。通过衣笠映画联盟时期和松竹时期的老朋友的介绍,英二认识了后来的日本动画之父政冈宪三,并与他合作了人偶动画《赫映姬》,这是我们在隔壁连载的东映专题提到的。第二,继圆谷一之后他的又一个儿子出生了,取名圆谷臯。虽然他再次展现了一个不合格相公的典范,皐出生时他正远在海外几万里对这事没概念,真砂乃夫人已经无力吐槽了。第三,这是最重要的一个,他的职业生涯又上了一个台阶,从一个摄影技师正式成为了一个映画监督,也就是导演。

英二作为监督的出道作实际是个纪录片《跨越赤道》。小日本帝国联合舰队的两艘实习舰从横须贺港出航往南半球绕了一圈,全程五个多月,超过两万海里也就是三万七千公里。一艘是浅间号,一艘是八云号,英二乘在浅间号上,跟着游一圈后拍下这个纪录片,家里二儿子就是在这期间出生的。舰船第一站到日属台湾,第二站到葡属澳门,第三站到英属香港,第四站到美属菲律宾,第五站到泰国,第六站到英属新加坡,之后通过赤道,第七站到荷属东印度的爪哇岛,第八至十站在澳大利亚,第十一站到新西兰,然后北返再通过赤道,第十二站到夏威夷,第十三站到日属塞班岛,最后返回日本本土。

这个纪录片英二不但是监督也自己负责摄影,后期还用特殊摄影技术和动画技术加了工。成品被军部用作了极好的宣传材料,上映时主旨是告诉日本人民,在日本闭关锁国期间东南亚已经全成了洋人殖民地以致于已经太迟没有日本插一脚的空隙了,但为了亚洲民族的共存共荣日本有大举南进的必要性。英二从一般摄影到特殊摄影甚至连动画也有涉猎,所以对于当时军部的宣传活动来说是贵重的存在,他在战后美帝的清洗行为中被打为流放对象的一员,在这个时候已经开始埋下祸根。

帝国军部之后,这回轮到纳粹也找上门来了。一九三六年的日德之间正在准备签反共协定,纳粹宣传部长戈培尔需要提升日本在德国国民心中的形象。当时在德国,种族主义的宣传已经够渗透度了,所以日本人也属于下等民族之一,现在宣传方向又要反着来,从一堆下等民族中唯独拔高一下日本人。不过反正这种事最难不倒戈培尔了,这回也无非是把他的那句名言多次实践的例子之一。

肿么办呢,总之先派人去日本拍个德日合作的电影,以日本为主表现日本的形象,然后在德国上映。被派来担任本作监督的德国人是阿诺德·范克,因为他擅长拍摄有高山峰场景的电影,拍日本就要拍火山。范克也是苦逼,戈培尔曾经找他办事他不干,还拒绝入纳粹党,还跟犹太人合作。各种作死的范克结果在经济上撑不下去了,这回只好接了这趟活,后来在一九四〇年也终于还是入了纳粹。

范克一行人二月份离开德国,三月份从神户登陆,然后来到了京都,花了八个月制作这个宣传电影。那英二在这片里干什么的呢,就是打个酱油,不是监督也不是摄影,是给摄影技师做个协助的,但是这酱油打着打着差点成主菜了。

首先是因为英二比较强势。从年轻时起他遇上的老师枝正义郎啊衣笠贞之助啊这些人就总在教导他,技术是关键一定要发展技术洋人技术领先我们不能落后等等,所以他一直对洋人有很强的竞争意识。这回初次有个合作的机会,这种意识当然就更被激发出来。不仅是技术上,就连剧组出去喝啤酒他也一刻不落了下风。还有一旦有洋人浪费胶卷啦不爱惜摄像机啦,英二就去呵斥他们。

再就是因为英二有足以嚣张的资本,他那个刚研究成功不久的用于银幕合成技术的仪器吸引了范克监督的目光。范克惊叹德国就没有能做到这种地步的仪器,还问英二回国时能不能带上一台。除了银幕合成技术外英二在这片里也首次用上了模型特摄的演出手法,火山模型和火药结合所表现的火山喷发场景是这片后半段的一大看点。在这片之后二十年,东宝三大怪兽之一的拉顿在大银幕上首次登场时,英二所施展的已经精炼的对于各种火山场景的演出,就是在这时起步的。

这片原本打算叫《东之风 西之风》,最后决定叫《新的土地》,所谓新土地指的是伪满洲国,德语标题直译则应该是《武士的女儿》。剧情也还真跟伪满洲国没什么关系,讲的是一个日本男子在德国留学了八年后回国,还把到了一个洋妞,但家里有老早订过婚的幼驯染,于是搞了一出修罗场,最后闹到要跳火山。这情节对日本的形象有什么帮助我暂时没看出来,跟伪满洲国有关系的就提了一下说这个男主角的志向是去那里发展。这片长两小时差五分钟,戈培尔审批的时候可苦了,最后在日记里来了一句,真特么长简直不能忍。

对英二来说,进入大泽工作室比之前进的所有组织意义都重大,不过一九三七年他又移藉了。但姑姑的预言表示三年前的那次转折还只是个开始,所谓出人头地的路就是会顺着大泽工作室延续的,我们下回接着说。

圆谷百一十年史(十二):跟法西斯打交道

本文仅供Anitama发表,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刊载本文的部分或全部内容。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