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寺山修司与动画漫画界(七):我们是明日之丈!

杂谈·寺山修司与动画漫画界(七):我们是明日之丈!

文/塔塔君 协力/北村勇志、葉月凜、amuro_1985

封面来源:《Concrete Revolution~超人幻想~》

提示:本章结合Anitama的文章《日漫编剧双雄之一:梶原一骑(上)》阅读更全面。

明日已死

力石彻的死去,让矢吹丈迷失了自己,寺山修司在随笔《是谁杀死了力石》中写道:“力石彻既不像超人,也不像同时代下的其他英雄,而是生活在平民街的流民矢吹丈心中的假想敌,是一种幻想的体制权力。”矢吹丈击败了强敌,却不断被力石彻的灵魂纠缠,矢吹丈要做的便是打倒内心的力石彻的阴魂,战胜自己。东京大学生在运动中被政府镇压,然而却赢得了全国青年的支持,这样的胜利却是进入迷茫的开始——日本青年该何去何从?

有人认为,在1971年3月31日赤军派劫持名为“淀号”的飞机的事件,便是体现了寺山修司的看法:迷茫的日本青年被体制权力下的假想敌纠缠。这次事件中,劫机者只有九人,且大多数人是一流大学高材生。赤军派本身就是接受毛泽东的意见、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深受中国“文革”影响诞生的一个学生武装恐怖组织,因为日本学生运动中,日共发挥作用不可谓不大。赤军派在这次劫机过程中发表了一句名言:“我们是明日之丈!”

“《明日之丈》的最新话(力石彻战死一话),描绘了两种含义的死亡:一种是矢吹丈在计分表上记载的被KO的失败,一种是所谓的‘明日’的死亡。”“力石并不是死了,而是迷失了,这难道不是几乎可憎地还原了70年代的时代感情吗?东大的安田讲堂里现在还残留着用粉笔涂鸦的‘打破幻想’的字迹,然而侧耳倾听间,听到的不是抗议的喊声,也不是(安田讲堂的)时钟台广播的声音(注),更不是矢吹丈‘咻咻’的拳击声。听到的只有二月天的风声罢了。”寺山修司在随笔中如是写,对于“明日”的死亡,日本青年要怎么办,这便是迷惘,这便是学生运动时期下的“荒野时代”。

注:安田讲堂时钟台播放的内容是学生在攻防战占领安田讲堂是发布的演讲《最后的时钟台广播》,内容是:“我们的斗争胜利了。全国的学生、市民、劳动者们,我们的斗争绝没有完结,在接替我们继续战斗的同志们再度从解放后的讲堂上进行时钟台广播为止,这个广播将会中止。”

总之在这样的契机下,寺山修司便参与到《明日之丈》TV动画第一期的片头曲作曲中去,动画版由当时还远没有出名的出崎统来监督,这是他初次监督作品,出崎统后来也有个绰号叫“矢吹彻”。同时这部动画也培养了许多后来的有名动画人,比如丸山正雄、川尻善昭、石黑升、富野喜幸,顺便一说收视率最高的第29话便是富野光头负责演出的。之前提到过的“来自冥土的信 寺山修司诞生80周年纪念音乐祭”中,《明日之丈》的片头曲还作为压轴演出。

团块世代以荒野为目标

团块世代广义上指的是日本在二战后出生的一代人,这一代人深受革命热情的浸淫,是日本经济腾飞的支柱。

不过在此之前,先留意《明日之丈》片头曲里面的歌词:

行け 荒野を

去吧 向荒野进发

おいら ボクサー

我是拳击手

夕日が ギラギラ 男の夢は

夕阳闪闪发亮 男人的梦

在寺山修司的眼里,“荒野”一词也是有所指代。1966年,寺山修司出版了他一生中唯一一本小说《啊,荒野(あゝ、荒野)》,也是拳击题材。故事虚构了一个昭和新宿,讲述了独眼男和两个非常有拳击天分的男子,通过拳击孕育了一场奇妙的友情。和《明日之丈》一样,是关于团块世代的拳击故事。

2005年再版时,寺山修司的摄影师好友森山大道为这本小说配上了他的照片作为配图,这些照片是森山大道从60年代起拍摄了40多年的新宿风景照。森山大道在年轻的时候很受寺山修司影响,并且为天井栈敷拍了很多照片。寺山修司也视他为知己,在森山大道的随笔《再见,摄影》中提到,寺山修司第一次见自己是因为角川书店《俳句》杂志编辑部的工作安排,他见到寺山修司时“双方似乎都没有初见的陌生感”,“初次见面就能以其亲和温暖的特质吸引人的诗人,我也是第一次遇见。”,寺山修司还说:“和您像是在哪里见过的呢!”

杂谈·寺山修司与动画漫画界(七):我们是明日之丈!

杂谈·寺山修司与动画漫画界(七):我们是明日之丈!

杂谈·寺山修司与动画漫画界(七):我们是明日之丈!

2005年再版的《啊,荒野》的小说配图选,森山大道摄影,共211张

即使寺山修司去世了,森山大道也如他心照般,在他的照片中不仅能道出寺山修司的思想,也能表现森山大道自己的想法,正如寺山修司说的:“书的价值,或许是为了从失去的过去中,找出活着的现在。”在几十年前的新宿中能看到如今的新宿是如何形成的。他们眼里的新宿,是现代的荒野,精神的荒野,也是现代社会人内心的荒野。森山大道说:“后来的寺山修司,也爱上了新宿的后街。他从芝加哥诗人尼尔森•阿尔格伦那里借来了一句诗,把歌舞伎唤作‘霓虹灯下的荒野’。

杂谈·寺山修司与动画漫画界(七):我们是明日之丈!

“霓虹灯下的荒野”的说法出处——尼尔森•阿尔格伦的小说《早晨不会再来》

有寺山修司的研究者说:“从(《明日之丈》的)歌词中能明白,荒野真正想说的无疑是他(寺山修司)自身的姿态。左派还是右派,明天在哪一边,都只是一个表面化的时代罢了。”团块世代的未来在当时没有人知道,只有向一望无际的荒野进发。

曾经给《东京食尸鬼√A》演唱过片尾曲《季节は次々死んでいく》和给《乱步奇谭》演唱片头曲《スピードと摩擦》的乐队amazarashi,这个乐队里的担任作曲、作词、吉他手和主唱的秋田弘曾经有过这么一个访谈,记者问他是谁影响你的写作风格、并且让你的歌曲附有鲜明叙事式风格的,秋田弘毫不犹豫地表示:“我喜欢寺山修司的《啊,荒野》。”顺便一说,秋田弘是和寺山修司同乡,都是出生自青森县这个宝地。

同样的,当年不知寺山修司“荒野说”是不是影响了作家五木宽之,五木宽之曾经在《啊,荒野》出版后一年也出版了一本小说集,名字就叫《青年以荒野为目标(青年は荒野をめざす)》,也是讲述青年在对大学教育和美帝的失望下努力奋斗的故事。之后1968年,乐队“民谣十字军(ザ・フォーク・クルセダーズ)”根据这本小说改编成同名歌曲,由五木宽之作词。这也是学生运动背景下诞生的产物。这首歌最近让大家再次接触是《Concrete Revolution~超人幻想~》中作为插曲,并且重新编曲翻唱,而这部作品本身也和日本学生运动的背景有关。不知各位发现没有,那部由田中罗密欧执笔剧本的Galgame《少女们向荒野进发(少女たちは荒野を目指す)》的标题便是来自这里,虽然内容完全不相干。

杂谈·寺山修司与动画漫画界(七):我们是明日之丈!

《Concrete Revolution~超人幻想~》中的民谣十字军乐队。

2011年,曾经几次导演过《身毒丸》的舞台剧导演蜷川幸雄携手剧本家夕暮マリー,把《啊,荒野》改编成舞台剧,并且由杰尼斯公司的松本润主演。有趣的是,同样是拳击题材的《明日之丈》也在同一年被翻拍成真人电影,由同是杰尼斯的山下智久主演。这是《明日之丈》第二次被拍成真人电影,第一次是在1970年了。不过主演这两部作品的演员们,早已经不再是经历过学生运动的团块世代了。

杂谈·寺山修司与动画漫画界(七):我们是明日之丈!

《啊,荒野》舞台剧海报

杂谈·寺山修司与动画漫画界(七):我们是明日之丈!

《明日之丈》2011年真人电影宣传海报

非常邪门的是,在这一章登刊之前,又有一位笔者提到的艺术家去世了……这位艺术家便是上面提到的蜷川幸雄导演,5月12日逝世(今年真是不少艺术家都离我们远去了)。他的代表作除了舞台剧《身毒丸》、《啊,荒野》外,还有由二宫和也主演的电影《青之炎》,他除了是小栗旬、二宫和也的导师,还是发掘藤原龙也这个戏剧王子的伯乐,更重要的他还是艺术家蜷川实花的父亲。感谢这位艺术家为我们带来这些令人尊敬的作品,老先生一路走好。

杂谈·寺山修司与动画漫画界(七):我们是明日之丈!

本文仅供Anitama发表,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刊载本文的部分或全部内容。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