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富野由悠季的学习——宫地昌幸监督专访(六)

向富野由悠季的学习——宫地昌幸监督专访(六)

作者:酱牛腱

封面来源:晨晖

——说来您对富野监督的台词省略法怎么看?

宫地 台词的决定权是在富野监督手里的。我觉得那就是为了让人留下强烈印象,非要概括的话只能说是“富野台词”了。而做法则是省略和压缩,富野监督基本上是个慎重而又性急的人,平时说起话来也很快。所以他为了缩减大量的剧本时,就会做一些抽取和压缩的行为,台词也就变成那样了。

——非常感谢。说来您参加《返乡战士OVERMAN》制作时,好几集出现了监督富野由悠季-演出宫地昌幸-分镜斧谷稔的状况。等于您两边都被富野监督夹着,不知这是怎样一种工作状态?

宫地 当时我是这么想的,既然能在富野监督手下工作,那我肯定得抱住大腿好好学习。从这个意义上说,虽然我的头衔是演出,但其实更接近富野监督的秘书,或者说徒弟的感觉。所以在工作中,我也就当自己是富野监督的手足,我希望能从他那里尽量吸收有用的东西。关于两边夹着的话,其实就是“分镜”斧谷稔,也就是富野监督画分镜给我,然后和他开会,他对我说明分镜的意图,然后我作为厨师长,给各个部门下指示,然后如果我在作品主题这种大方向上有所困惑时,就去找富野“监督”商量,听他作为监督的意见。

——原来如此。那您从富野监督那里吸收到的最有用的东西是什么呢?

宫地 那就是如何控制TV动画的性价比。毕竟TV动画是和时间的战斗。去和时间战斗的方法,以及分镜在TV动画所应起到的作用,这些都是富野监督教给我的。毕竟相比之下,宫崎监督采取的是作家主义的制作方式,而且剧场版有大量时间可共花费,他可以一张张检查原画。而富野监督和TV动画的做法,则需要更加重视整体,审视大局,掌舵调整作品方向。

TV动画和剧场动画的不同之处,有一点非常重要的是所谓“实时感”。比如说,TV动画制作中,监督需要及时察觉到制作现场的情绪与气氛。比如连着几集都有打打打,现场画得精疲力竭,那之后就要插一集轻松点的,张数少点的来让大家喘口气。这种缓急的控制非常必要,而这也是我从富野监督那里学来的。而关于作品题材方面,何为科幻作品,何为机器人作品,我也在富野监督那里学到了很多。

——非常感谢。之后您在BONES的工作机会较多。BONES在中国国内有很不错的名声,人称“良心社”。

宫地 (笑)是因为作画好?

——是因为好像有很多看起来很不错,然而卖不出去的作品(笑),当然这里面也有中国动画爱好者对于日本的动画商业模式不了解才造成的误解。您能不能为我们介绍一下,BONES是不是有重视作画的方针?

宫地 南雅彦社长以前对我说过,BONES为啥起名叫做骨头,就是因为他们希望能做出“硬骨头”般扎实厚重的作品。作品必须有内容有主题,相对更为偏向于青年向而不是少年向,所以他们做了很多青年向的稍有点硬的科幻作品。另外Bones原来是日升的制作组,做过钢弹,也做过更为高龄向的动画作品。这个制作组独立之后以《星际牛仔》为契机成立了公司,之后他们锁定的观众目标也更偏向与高龄受众,也就是看动画的成年人。所以他们的作品要素会掺杂不少哲学和严肃的成分,我想这应该也是南社长作为制片人所追求的方向。当然了,听说他们最近也做了不少比较欢乐的原作作品的动画化,不过我没看所以不是很清楚。

现在的大环境是这样一个情况,或许这也是资本主义的必经之路,带原作动画所占的比例越来越高,原创动画空间越来越窄。现在你想做原创动画的话,除非你能整出一个绝不会亏本的方案,否则企划不可能通过,投资人不可能给你批项目。说句不好听的,经常有这种项目,号称要做原创请我去帮忙。我就去了,为了项目提了好多创意,结果项目最后还是黄了。然后过了一阵子再一看,我出的创意在其他作品里被用上了。就说现在那么多带原作的动画,出版社索性自己办一个动画工作室不好吗?然而实际情况是做动画太花钱,制作人员基本都是自由工作者,他们和工作室之间没有稳定的雇佣关系,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在这种严格大环境之中,BONES能够定期地制作原创动画,比如说《宇宙丹迪》,这对于动画人而言是很大的希望,非常了不起。而实际上《宇宙丹迪》的制作人员中,确实也集结了未来的顶尖动画创作者。他们借由参与了《宇宙丹迪》取得的成绩,可以保他们在动画界再战十年。他们从这部作品中获得了未来的梦想,这和之前提过的高畑监督作品带来的效果是类似的。而业界也就是靠这些作品的存在才得以续命,这些作品延长了拥有宝贵才能的年轻人进一步发挥能力的时间,这就是BONES非常了不起的地方。

——原来如此,那您是怎样接触到BONES的工作的呢?

宫地 我参与《返乡战士》的时候,日升的制作人员和隔壁BONES都是重合的。公司距离又近,成天看到BONES的制作进行跑来日升这边晃悠。而我在制作《返乡战士》时,已经从他们那里收到了参与下一部作品的邀请。而我毕竟曾经在吉卜力待过,我个人是很希望和有作画追求,画面制作水准高的工作室合作作品的。而且我个人原来就很喜欢BONES的作品,所以很果断就接下了邀请。

——我们查了下您在Bones参与的作品,《废弃公主》在中国很有人气…

宫地 居然在中国有人气?

——挺有的,在那个时代这种类型的作品不怎么常见。另外据我的美国朋友说,在美国人气也挺高。

宫地 哦哦居然如此,那真是厉害。不过可惜的是,我在《废弃公主》中基本没出什么力。我是在作品制作途中被制作进行叫去参加的。当时现场混乱得不行,感觉完全就是增井壮一监督孤立无援浴血奋战。我个人在参与过程中也并没有什么太好的回忆,老实说我也挺奇怪这工作为啥会找到我的,之前已经在脑海中删除了这段记忆。

而那之后有一部动画叫做《绚烂舞踏祭》,我是监督森邦宏的朋友,于是打算去帮他忙。而制作《绚烂舞踏祭》前日程上有一段空闲,所以就被叫去帮忙《废弃公主》了。老实说我真没派太多用处(笑)。

——那我们来聊聊《绚烂舞踏祭》吧。采访君当时很迷Alfasystem创造的七个平行世界的世界观,《绚烂舞踏祭》就是其中的一个世界,其他还有《高机动幻想》和《幻世虚构精灵机导弹》的世界。这种涉及到宏大设定的作品是否是您参加的原因呢?

宫地 我当时参加的原因是这样的,我和森邦宏监督过去曾经一起在富野监督的作品中帮忙。然后他当时就对我说,我打算在BONES做一部富野风格的机器人动画,你要不要来帮忙?我当然乐意了,于是就去了。我当时觉得那个时代的富野作品,节奏有点太快了。如果能够下更多笔墨细致地刻画剧情,能够给生活描写增加更多的篇幅,我想富野作品会变得更有趣。所以我就希望能够通过《绚烂舞踏祭》,和森监督合作尝试一下在富野监督手下时所没能做到的事情。而且恰好这又是一部机器人动画,监督直接诱惑我说,你可以直接把富野监督那学来的东西用上啊,我很快就被他说服了。所以说我倒不是因为宏大世界观或是神话色彩,游戏联动这些要素去参加的,我更是为了想和森邦宏监督一起做一部“升级版”的富野风格作品。

——非常感谢。那我们之后想听您聊聊在中国人气特别高的作品,《交响诗篇优莱卡》。

宫地 《交响诗篇》是吉田健一先生在《返乡战士》后多年再次担任人设的作品。而但凡我和吉田先生合作参与同一部作品,一定都会发生很多故事。我和吉田先生搭档时一定有明确的共同目标:首先,我们要在作品中要揉入宫崎骏式的风格,而且是早期的宫崎骏风格,诸如《未来少年柯南》和《天空之城》这些作品,也就是少年冒险故事时代的宫崎监督的浪漫主义风格。其次,我们选取的题材是富野监督制作初代钢弹时所挑战的“生活风景和机甲战斗”风格。而宫崎风格和富野风格的取长补短互相融合,正是每次我和吉田健一先生合作作品时,两人心中所共同浮现的理想图景,所共同挑战的大目标。在《交响诗篇》中我们也努力做了这样的尝试,这部作品对我来说有着很深的感情。

当然了,实际上到了制作现场时,制作人员间出现了一些矛盾。随着作品制作过程的推进,吉田先生在《交响诗篇》中想要实现的理想,和监督想要实现的理想,两者逐渐出现龃龉,渐行渐远。于是吉田先生当时盘算的是这么一个主意:他打算把我作为他的秘密武器,在我负责演出分镜的集数中做出他所引为理想的《交响诗篇》。他就来找我密谈,我们一拍即合,暗通款曲,共谋要以第26集为载体,做一集压倒性的动画。但现在想想这事儿做得有点过(笑),因为做出那一集后,感觉我的身体已经无法回归普通的TV动画演出了。这也说明当时的我们真的是以前所未有的魄力去挑战那一集的制作。《交响诗篇》的第26集《晨辉》最后也成了我单集演出的代表作之一。能够做出那个水平的动画作品,而这部作品又能在中国拥有高人气,我是很开心的。

——非常感谢。说来您当时和大河内一楼先生从《返乡战士》开始到《交响诗篇》都有频繁合作。

宫地 大河内先生的风格是能把动画弄得很“艳”。他喜欢写男人女人的故事,每次笔下都能展现出色气的光辉。而我个人则是另一种类型,做着做着如果没人管我,我很容易就走上太认真太严肃的方向,片子越做越正经。而大河内先生的参加能够挽回我这方面的倾向,使得作品变得更为多彩,我个人也很喜欢他的作品。另外大河内先生是一位对何谓“集团作业”有着透彻理解的脚本家。他很清楚脚本画成分镜的时候,还有送进现场进行制作的时候,一定会遇到一些情况,产生少许的改动。他不会对改动要求作全盘拒绝,这样能顺畅交流的脚本家对于我们制作现场而言是非常可贵的。

——说来这部作品中的空中冲浪场面经常出现一些过去的动画中非常少见的镜头移动,不知这灵感来自何处?

宫地 《交响诗篇》的这个要素应该是来自于脚本家的佐藤大先生和京田知己监督。他们希望能以亚文化作为作品的主题,企划当初被提及的亚文化要素有Techo音乐和B-Boy文化。他们希望把这种街头文化的意识植入到作品中,比如角色的服装搭配风格就是此类文化的体现。而冲浪和滑板也是一样,记得他们当时也去了街头极限运动的活动现场取材。虽然一般都说动画是阿宅看的,但他们希望能给动画加上一些文化的因素,而且最好是一些酷帅拉风的文化因素。你们知道BONES作品的风格很多都是这样,他们希望表现时尚,表现潮流。所以《宇宙丹迪》我想也存在同样的目的。然后《交响诗篇》在这些文化要素的基础上,再追加机器人战斗,这有向超时空要塞致敬的意思。把Macross的飞行动作戏掺上冲浪动作,就成了那样的镜头表现。

(未完待续)

向富野由悠季的学习——宫地昌幸监督专访(六)

本文仅供Anitama发表,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刊载本文的部分或全部内容。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