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itama新声:故事背后的故事

Anitama新声:故事背后的故事

作者: 谢枫华

封面来源:《妹葬》

日本的众筹出版机构“云出版”,在本月开始了一部轻小说《妹葬》的众筹。众筹开始后,作者朱鸦更纱在推特上讲述了这部小说波涛万丈的经历。虽然朱鸦明言她的记叙半虚半实、带有艺术加工色彩,但她所讲述的戏外的故事,可能比戏里还要精彩。

朱鸦原本是用别的笔名作为纯文学作家出道,却因为在截稿日还沉迷《塞尔达传说 时之笛》惹怒了编辑,出版社拒绝再和她做生意,于是朱鸦一夜之间成了年收入七万日元(约合人民币4000元)的无业游民,以至于要在公园里采蒲公英果腹。

无事可做的朱鸦开始了同人活动,还偶然中了Square Enix的“期待奖”。认为自己受到了期待的朱鸦于是向SE的网站举办的活动投稿了一篇短篇,结果不久后Square Enix便放弃了轻小说事业,并没有给朱鸦出过一本书。

在这种有稿没处投的日子里,有一天,一位作家向朱鸦介绍了一家新设立的轻小说品牌的编辑。事后回想起来,这个编辑为人非常的可疑,然而当时朱鸦和那位介绍编辑给她的作家却浑然不觉,还把那编辑当成了大好人。

这个编辑可疑到了什么地步呢?有一回他请了几个作家一起开饮酒会,饮酒会结束大家决定换地方开二次会,这个编辑却拿不出钱,只得向第一次见面的出版制作人借钱。开碰头会的时候也是,大家在咖啡厅点了咖喱,这个编辑却说自己连吃一份咖喱的钱都出不起。

就是这么一个让人怀疑他到底有没有工资拿的编辑,朱鸦却对他推心置腹,开始讨论要写什么样的小说。当时以“成为小说家吧”网站为代表的网文潮已经开始冲击轻小说,朱鸦也响应时代潮流,写了一份王道奇幻小说的企划。可是编辑却一眼看中了她刚写了个开头的《妹葬》大纲,就决定要出这个了。

其实朱鸦构思《妹葬》之初,是想要把它做成文字ADV游戏的。当时朱鸦去出席家人的葬礼,守夜的时候为了打发时间在笔记本电脑上玩了一款叫《3M(操纵提线人偶的提线人偶)》的同人游戏。

《3M》是一款很黄很重口很NTR的游戏,但最吸引朱鸦的,是这款游戏“追体验美少女的死亡”这一概念。然而毕竟《3M》基调比较严肃,又很黄很重口,不好安利给别的女性朋友。而且朱鸦自己作为作家,以结合了室内喜剧和恐怖的温暖人心的作品见长,所以也想看看类似概念的搞笑作品。

当时朱鸦正好在推特上和制作《3M》的社团同人はいぺりよん的代表おむつ有交流,于是就去问おむつ能不能给自己出一款死人游戏,おむつ欣然应允。朱鸦感叹同人界的人真是清心寡欲,如果换做自己别人主动上门来邀约,肯定要狮子大开口,最起码也要对方出一万日元才行。

但是虽然对方答应了给自己做游戏,朱鸦却对写游戏脚本毫无概念。就在她开始怀疑自己能不能写出来这个游戏的时候,刚开头的大纲被编辑看上,于是她就放了おむつ鸽子,转而和这个编辑合作写小说,也就是这本《妹葬》。

《妹葬》里有只在夜晚行动的“夜人”和只在白天行动的“昼人”两个人种,这一设定不久前的《海贼王》漫画里也有出现。这当然不是朱鸦胆大包天敢去抄袭这么著名的作品的设定,实在是事出偶然撞了梗。实际上,《妹葬》还和轻小说《No Game, No Life》撞了梗,然而这边的情况就严重得多,只好改了设定重新写过。

为什么一本小说会这么频繁地和别的作品撞梗?那是因为编辑拿钱不办事,原稿交给他之后就石沉大海没了下文,里面写好的点子都被别的作品抢去了先机。

朱鸦原本顺利地完成了原稿,甚至连校对的流程都走完了,编辑却提出,因为这家品牌别的小说卖得都不好,所以要把《妹葬》的发售日往后推,等有人气的作品赚到了销售额,再卖朱鸦的作品。

朱鸦和畅销的作家谈及此事,都觉得理解不了编辑的这种逻辑,并且意识到这家品牌可能活不久了。然而毕竟自己的作品有了出版的希望,比起一遍又一遍地修改、重写没人肯出的作品,还是要强多了。

这位编辑还提出,想要把朱鸦的版税率从惯例的10%降到8%。虽然朱鸦很懂事地同意了,但实际上,她从来没有从别的作家那里听到这种事。

朱鸦说,虽然新人作家往往会为编辑的无理要求所苦,但是作家也有自己的解决之道,那就是和别的作家沟通、获得情报。

编辑对作家也是见人下菜碟,越是能力值高的作家,越受编辑照顾,和编辑的交流机会就越多,手里拥有的情报也就越多。而越是这些能力值高、卖得好的作家,往往为人也越好。朱鸦说,那些大卖特卖的作家,是发自内心地觉得全人类都有可能成为自己的读者(财源),所以对全人类都非常地友善。真希望我也有能这么积极思考的一天。

所以作家们通过这种同行间的交流,可以获得种种编辑不想告诉他们的情报,比如说出版社命不久矣啦,或者是编辑想跟女性作家搞婚外恋啦什么的。就算没办法解决问题,光是知道这些,也能感到安心。

于是朱鸦就去找别的作家打探消息,一问才知道,原来这个编辑真不是一般地不靠谱。比如说约好开碰头会,他能迟到一个小时,然后编一些“给迷路的老奶奶指路”这种小孩子一样的借口,或者“被女跟踪狂跟上了”这种小孩子想不出来但水平也没啥差别的借口。

而且这编辑似乎还不是正规社员。虽然说编辑是不是正规社员也没多大差别,但是综合种种事迹,朱鸦不由开始怀疑他到底能不能帮自己出书了,于是就直截了当对编辑提出“请给我一份出版合同”,结果编辑支支吾吾一番之后,竟爆出猛料——原来《妹葬》压根没有通过企画会议!

没有通过企画会议,不就是等于根本不可能出版吗?而且在没有通过企画会议的情况下,还让她写完了书、甚至过了两边校对?这种事也能有?在朱鸦的追问下,编辑又提出,把小说发表到“成为小说家吧”网站上,赚到点击量之后,就能通过企画会议了。他还说自己和网站有关系,混个六七千点击量不在话下。

然而这一次朱鸦没有被他的花言巧语骗过。她自己也有过在网站投稿的经历,所以很清楚,当时网络小说如果不是《刀剑神域》或者《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那种类型的,很难获得人气,搞不好到时候点击量只有2——她自己和编辑自己。况且就算说是网络小说,包括宣传等等在内,也很耗费时间和精力。事到如今再说什么在网上发表……

然后编辑说出了这一天的第三次冲击性发言:

“我已经注册了朱鸦老师名字的账号,只要传上去就OK了哦。”

最后,编辑嘟囔着“啊~啊~有没有哪位偶像读读我们的书在推上说一句‘好~~好看’啊!这样的话就能卖出去了”这种话,结束了碰头会。朱鸦说,与其说是碰头会,这氛围倒是更像大学动漫社的午后。

几天之后,朱鸦在Facebook上看到别的作家转发了这位编辑的状态:“因为我个人的原因,所以从公司辞职了,要回乡下老家了。”

作家告诉朱鸦说,这编辑好像是被出版社解雇了。到离职他都没有和担当的作家打一声照顾,只在Facebook上说了一声,实在是没有职业意识到了极点。

编辑被解雇,倒也不是因为他能力太差,而是公司原来的社长去世,社长的女儿接班。这千金小姐上任才知道公司出的书都是卖萌卖肉的,感觉接受不了,要求公司转换方向,去出面向现充的书。可是编辑们知道卖萌卖肉能赚钱,觉得这公司迟早要完,于是纷纷离职。如今公司已无可用之兵,就好似阿·巴瓦·空之战时的吉翁一般。

可想而知,这家出版社不久后决定放弃轻小说事业。朱鸦愤而纠集了一群作家准备抗议,但是作家们的热情只维持了一个半小时就荡然无存,以至于想要抗议的人被视作麻烦的人,乖乖认命才是懂事的表现。

于是朱鸦无奈之下,也只好拿着《妹葬》的校对档去找别家出版社。然而大手出版社看不上她,弱小出版社又摇摆不定动不动转换路线,又或者社长去世或者公司倒闭之类,总之没有一家能给她出这本书的。辗转换了好几家出版社之后,朱鸦得知了“云出版”的存在,于是终于有了这次的众筹企画。

只是众筹开始了半个多月,目前只募集到目标金额的43%。这本命途多舛的小说究竟能不能问世,似乎还是个悬念。

(http://togetter.com/li/973288)

Anitama新声:故事背后的故事

本文仅供Anitama发表,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刊载本文的部分或全部内容。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