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阳痿婆婆让我借种,老公无能婆婆让我借种,老公不育我去借种生

老公阳痿婆婆让我借种,老公无能婆婆让我借种,老公不育我去借种生子
早上醒来,我闻到了一股汗腥味,因为开着暖气,被子也厚,我满身的大汗,后来不知道是谁关了空掉,气温降了下来,汗就落了下去,现在觉得冷,我又把温度给升了上去,这时汗味就出来了,我睡觉前习惯性的在身上喷廉价的香水,可是今天我却闻到了汗里面掺杂着一股淡淡的肥皂味。
这绝对不是老公的味道,因为他从来不喜欢用肥皂,更何况,这还是柠檬味的。推了推身边蒙着被子的老公,探出一个头顶来,是露着雪白头顶的短发,我这心里一怔,老公何时剪得的头发呢?他可是一向的长发的。昨晚,婆婆非要说快过年了,请了几个她的好姐妹一起聚聚,大家在一起玩的兴奋极了,我也在大家的恭劝声中喝了点酒,晕乎乎的,貌似还是婆婆搀扶我躺到床上的。
我把被子撩开,现在马上都十点了,尽管昨晚我们那个了,也不至于这么困吧?!何况,我们今天还要准备年货,坚决不能耽搁时间。可就在下一秒,你可以想象我的惊讶,绝对不亚于看到外星人。我把被子全部拉到我这边,同时声嘶力竭的大声吼道,我看到了一个我并不认识的男人躺在我身边,他还光着身子。他估计没料到我的反应如此激励吧,一时愣在那里,半晌悠悠的说,你冷静点,这一切都是你婆婆的注意……
老公阳痿婆婆让我借种,老公无能婆婆让我借种,老公不育我去借种生
我穿着睡衣几乎是冲进厨房的,婆婆还是满脸的笑意,起来了,快,尝尝我炖的老鳖汤,特别滋补呢。见我黑着一张脸,不说话,冷冰冰的站在那里,婆婆把湿着的双手用麻布擦干,继而放在炭炉上手心手背来回烘烤,火苗映红了她的脸庞,像个浑身带满光晕的菩萨一样。妈,您怎么可以这样做?我忍不住,同时眼泪咕噜一下子脱眶而出。
婆婆把头瞥向一边,半晌才说,我今年都六十二岁了,我就永安一个儿子,你也知道他身体的状况,根本不能进行生育,我好想有一个孙子,这样做,我有什么错,老辈人过的是什么,不就是儿孙满堂吗?!等到你到了我这把年龄,即将入土的人,你就会理解的。
这只是一个老人最卑微的愿望,延续香火,我能反驳说错吗?不能,但是也不能让我跟一个我连姓名,更别提感情的人卧铺而眠吧。婆婆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继续解释。这个人不是别人,是你张婆婆家的外甥,听说是个大学生,智商肯定差不了,另外相貌堂堂,长得不比永安差,人家在校还捐那个啥呢?这次,要不是我说尽了好话,设下这么一个局,人家陪你一晚还花了我五千元呢……
我不能再听下去了,慢步走出厨房,北方的天气这几天飘着零星的小雪,落到地面即化,落到我的脸颊上,分不清是水还是泪,一张脸狼狈极了。老公在婆婆的卧室里睡,看到我,是愧疚,还是不堪,他把我的手拉到自己的胸膛,我对不起你……
仰起脸,我问,一字一顿,你是不是也知道,也听命于这样的安排?老公点了点头,我也四十多岁了,我想要个孩子,你理解吗?我松开他的胳膊,我相信你,之后我就快步上楼,闩上门,我什么都不想听,任凭后面老公的劝解和婆婆的哀求,那个男人已经走了,看着昨晚还散发的余热的被褥,我这心里恶习的想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