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澡堂里的男搓澡工,我在东莞给女人异性搓澡的经历母女双飞

今天晚上我差一点就被一个男人给揍了。原因是我们上了他的女人,其实并不是有意无意的去乱搞的,只不过人在江湖混很多事情是身不由己。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觉得和没有感情的人上床是一件很恶心的事情,但是这却是我的工作。想要活下去,且漂漂亮亮的活下去,我就得把工作干得漂漂亮亮的。
是这样子的,我是一家高级商业会所的按摩技工。别看我说得这么人五人六的,其实说白了,就是一个女澡堂子里跑腿的男搓澡工而已。当然这都是我自嘲的,别人可不会这样子觉得。她们当着我们的面说是情趣搓澡工,但她们在背后怎么叫我们,不说你们也都懂的。
我叫陈平,进入这个圈子时间两年了。
女澡堂里的男搓澡工,我在东莞给女人异性搓澡的经历母女双飞
今天晚上和我上床的这个女人我也不知道她叫什么,不过她说她叫小丽,也不是经常来我们会所。偶尔来,耍高兴了就走,从来不在会所里面过夜。她平日里都不会叫我钟,不知道今天晚上春心是如何荡漾了,她叫了童磊之后也叫上了我。和客人3P我们早已经见怪不怪了,当时我们谁都没有发现这是一个圈套。
在我们洗完澡开完房后我才发现我的手机没带,可能是忘记在休息室里了,于是我和小丽打了声招呼就回休息室取我的手机。
等我回来的时候,才发现原来的房间里面已经乱成一团糟了。在我走进去的时候看见了赤身裸体的童磊被一个中年男生骑在胯下胖揍,另外一个瘦弱的看起来文质彬彬的汉子一个劲的在抽小丽的耳光,并囔囔道:“贱人,我让你偷汉子!”
我当时第一反应是被捉奸了,因为是私人会所的缘故,在我从业的这两年里基本上没有人进来捣乱过,所以我站在一边有点不知所措,正当我恍惚的时候我听见了骑在童磊身上的那个中年人朝着我吼了道:“你丫的给我进来!”
听见这种话,我只好硬着头皮走进了去心虚地问了道:“先生有什么需要?”
“需要你麻痹!”丫的飙出了脏话道。
那时我第一反应是被抓奸了,因为我们会所不仅仅给女宾提供服务,也是有男宾部的,这是私人会所,只要有钱就都是大爷;所以出现小丽的男人来这里消费撞见了小丽偷男人顺道抓奸成功这种戏码也不是不可能的。
等我走进了房间他指着被他骑在身下的童磊问了我道:“这个人你认识吗?”  “认识你麻痹!”我本来不想要惹事生非的,但是当我看见了童磊抬起头来的时候,童磊鼻子里淌出来的鼻血就鬼火,我一脚就将他从童磊的身上给踹了下来后说了道:“丫是我兄弟!”
我把丫从童磊的身上踹下来了后,那个抽打着小丽的瘦高个儿回过头来,当我和他的目光四目相对的时候,我不禁一个寒颤,丫的目光太凌冽了,我有点胆怯,但是还是故作镇定地假装若无其事的想要去将地上的童磊给扶起来。  
“他是我兄弟!”瘦高个也冷冷地说。
我没有理会,当骑在童磊身上的那个男人站起来的时候,还没有等他动手,会所里面的保安都一窝蜂的涌进了房间里面来。他刚刚想要动手,就被保安给拦了住,接着会所里的经理老汪就很职业的笑着走到了瘦高个那问了道:“请问这位苏四先生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么?”  
“你们会所的鸭睡我女人该怎么办?”他白了一眼老汪说了道
“那你想要怎么办?”老汪将问题抛回了他道。虽然能来我们这里的人非富即贵,一般情况下也不会随便得罪人的,不过好像今天晚上的老汪吃定了苏四一样。
没收作案工具是必须的吧!敢睡我苏四的女人!”苏四说了道。
苏四,我认识你,虽然咱们没有见过面,但是我听说过你,这样吧给我一个面子,今天晚上男宾部你随意,所有消费算我的,这事就这么过去了,你觉得呢?”听老汪的这话,我怎么觉得丫苏四在老汪眼里就是一个上不了台面的小地痞流氓,很明显老汪的这话是在打发他啊。
“你算老几?”令人没有想到的是苏四并没有见好就收,而是这样问了老汪道。
老汪没有说话,微微笑着看着苏四。这期间老汪一句话都没有说,就这样一直盯着苏四很职业地笑。
没多大一会儿苏四自己毛了,骂骂咧咧地说了道:“神经病!”骂完拽着小丽的头发就走了出去,中年胖子在苏四屁股后面叫囔了道:“四爷,今天晚上就这么算了么?”
当苏四走了之后,听见了老汪跟我们说了道:“苏四算个吊毛,这种货色也想要来咱们这儿唬钱,也不撒泡妞照照什么鸟样?!”
“汪哥认识他么?”我不禁好奇地问了道。
“认识,混了那么些年了也就那个样子,不死不活的,成不了大气候;我早就听说过他用自己的娘们出来诈几个钱花。每次出手总是能骗点的,只不过这次空手而归,他肯定是不会善罢甘休了,你们两个今后小心点,别让他抓住你们把柄!”老汪说了道。
我笑了笑说了道:“没事,汪哥,咱哥俩不是惹事生非的人,但是有人要是惹事生非欺负到我们头上,我们也不是善茬。”
老汪拍了拍我的肩膀就走了,但是童磊还光着身子甩着牛我看了一眼有些懵的童磊道:“兄弟,怎么了?”
好半天他才回过神来,估计是吓蒙了。毕竟像今天晚上这样的事情从来没遇到过,所以童磊有些不在状态也是很正常的。许久后他才茫然地回答了我道:“没事。”
童磊是我的兄弟,从小一同穿开裆裤长大的。当初我两初中毕业后就来的东莞,起初谁也没有想到会来商业会所干这个,忽然有一天我们两在小电线杆上看到了小广告说这里有家会所给旗下女澡堂子招男搓澡工。
广告里吹嘘“高薪”“香艳”“百年一遇”!
从小打南方长大的我和童磊对会所对澡堂子都不是很熟悉,但是毕竟怎么着也是女澡堂啊。对于两个几乎没有沾过女人的骚年来说,这还真是一个可以接触各种各样的女人的难得机会。于是我和我的小伙伴童磊便经不住诱惑来了。
过五关斩六将之后,我和童磊还真被选中了。新鲜劲儿一过,也就没有啥好稀奇的了。给女宾提供搓澡服务其实是会所的一项情色服务罢了,对于性都东莞来说,这不过只是一项情趣搓澡服务,我们会所不做,其他会所也会做的。
又赚钱又香艳,于是我和童磊就这样子一干就是两年。
以前没有入行的时候,有很多人跟我说过干这行会遇到很多极品老女人,大多数是那种又肥又老又丑并且内分泌严重失调,不是狐臭就是口臭的邋遢老女人;但是事实并不完全是这样子的,我承认是会遇到很多这样子的女人,毕竟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鸡没有啊;不过我们的服务对象其实也不乏年轻美女。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