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公子,上来做题吧

这位公子,上来做题吧
《公子,上来做题吧》——“不...不要...这道题太难了...”

1

“客官,进来做题嘛,我们这什么题都有!”
高考前一个学期,王超走入翠红补习班,颇有些羞涩。
都说翠红补习班的头牌莺莺老师,教学方法冠绝江南。
一根玉指,知识点一点即中,两片薄唇,提炼中心思想,好让阅读理解深入浅出。
“我…我想找莺莺老师补课。”王超说。
然而莺莺老师可不便宜,一节课八百两。
“便宜的也有。”小二搓了搓手道: “不如,试试小燕老师吧,她在生物有丝分裂这一章,颇有些心得,可以迅速提高生物成绩,只要二百。”
王超表示二百两我也没有。
“没钱逛什么补习班?”
年轻人垂头丧气,想来这里师资力量雄厚,却与他这贫寒子弟无关,感慨一声,正要转身离开。
“公子留步。”
女人生的娇俏,肤如羊脂,好似个玉人,她站在二楼,凭栏远眺,掩嘴笑道:
“高考在即,多补一个无妨,我今日讲离子通过离子泵的跨膜运输,公子上来吧,不收你钱。”
正是莺莺。
那天王超就认识了莺莺。
2

“公子是第一次吗?”
“是…是第一次上补习班。”王超挠挠头,脸涨得通红。
“来这提高知识水平的,谁没个第一次。”
女人掩嘴窃笑:“听课听懂了,看书理解了,一定要多动动笔,所谓不动笔墨不读书,不完成一定数量的书面练习,是绝不能达到知识的消化和掌握的。”

说着,莺莺猛地掏出一根圆珠笔,悄悄塞进王超手里 ,后者愣住。
“你…这是想做什么?”
“做题。”
女人两手娴熟,不多时就解开了密封卷的绳子,整张洁白的模拟卷一览无余,王超慌忙别过脸去,他一个少年,哪见过如此模拟卷。
每一道选择题都起伏波澜,每一格完形填空都凹凸有致,那些大段的简单题,记叙文体,更是从未见过的紧致,少年顿时气喘吁吁,还没做题,就已经湿透了脊背。
“别…莺莺姑娘…这道题不行…”
女人微蹙眉头,咬着下嘴唇,尽管王超是第一次做模拟卷,可少年人蓬勃的求知欲却如火球一般吸引着老师。
“来,放轻松,先审题。”女人指着第一道选择题。
“离子泵是一张….具…具有ATP水解酶活性的载体蛋白,能利用水解ATP释放的能量跨…跨膜运输离子,下列叙述正确的是.…不行….这道题太难了。”
少年通红的脸额化作一轮太阳,他烦躁地挤压着圆珠笔,发出哒哒的声响。
“A离子通过离子…泵的跨膜运输属于协…协助扩散…真的不行了,莺莺别让我做这么难的题…”

“继续!”
“B离…离子通过离子泵的跨膜运输是顺着浓度阶梯进行的…”
“回答我!”莺莺提高嗓门,加快问答节奏。
莺莺老师不愧是市优秀教师,她正主导着补习节奏,从阅卷,审题,到思考,乃至于下笔,都由她翩然带领,王超被他拉扯着,在题海中沉浮。
少年身子前倾,握紧圆珠笔,汗水打湿了笔尖。
“C动物一氧化碳中毒降低离子泵跨膜运输的速…”王超几乎是哭喊着:“我…我选A!”
王超怒吼一声,浑身脱力。
“公子答错了。”
女人不多说,有一些失望,原本高涨的学习热情,瞬间消弭冷却,她掀得帘子走了,不多时,又捧了卷子出来。
“模拟真题黄冈卷,公子还是先做一遍吧。”
王超手心有湿热汗珠,沿着手腕,手肘,最终啪嗒落在地上。
事实证明,王超是个学渣。

3

明月高悬,在阁顶金瓦上,泼下一片银辉,白衣如雪的公子手持铅笔盒,站在一片皓月之下。
“我姓白,叫白鹭寒,是莹莹老师最得力的小助手,我出三道题,答出任何一道,等会儿的一对一补课,我让给你。”
白鹭寒瞥了眼王超,轻蔑笑笑。
“玻尔原子模型的三个假设是什么?”
白鹭寒先发制人,铅笔盒中数只圆珠笔悠悠荡开。
“辏力场中,偶极跃迁的选择定则又是什么?”
白鹭寒借助练习册翻飞的浮力,高高跃起,居高临下。
“以α和β分别表示自旋向上与自旋向下的归一化波函数,能否写出两个电子体系的自旋单态和自旋三重态波函数?!”
“你…你这是超纲题啊…”
白鹭寒翩然落地,冷笑一声:“抱歉,我要去一对一补习了。”
不多时,莹莹老师的教室里,传来女人的惊呼。
从那些窗户缝隙中,王超看见白鹭寒粗鲁地将试卷从女人怀里抽出来,摁在桌上,提笔就写。
他毫不顾忌女人脸色,只是疾风狂雨一般答题。
“停…快停下!不...不要这样!这些题你都答对了!”
女人叫喊着,要白鹭寒慢点答题,可白鹭寒完全不予理会,他化作一台机器,疯狂,迅猛,暴烈,无休无止的答题。
“啊!”
白鹭寒大吼着,填满了整张答题卡。
又是一个100分。
事实证明,白鹭寒是个学霸。

4

静寂的酒肆,王超坐在桌旁,扬了扬手。
“老板,再拿些题来!”
“客官,你太厉害了,小店的题,都被你做完了!”

“不够!”
“可是,真的没有多余的练习册啦。”
“无妨,不就是要钱吗,给你二十两,去隔壁再买两斤理综真题来。”
“公子不懂复习。”莺莺忽然出现,倦容浅笑:“也不懂对知识查漏补缺,加深理解框架,使知识系统化。”
“莺莺老师…你什么意思…”
见王超已经做题到眼圈发黑,女人善解人意的点来一杯六个核桃。
“其实我,并不看重分数。”莺莺视线投向远空。
“看重分数的女人,往往都看不透教学大纲。”
王超摊开黄冈真题卷,只有59分,两人都没有说话,良久,女人笑了。
“公子知道为什么成绩不提高吗?”
莺莺伸出一双玉手,从容翻开高考复习总纲领,月光下,复习纲领上饱满的圆珠笔字迹,都是少女年轻时活过的痕迹。
“每个人的学习情况不一样,复习会有不同的侧重面,但有一点应该是要共同注意的,就是期末复习应该抓住重要的内容、主要的规律和基本的方法。”
女人说到重点,咬了咬嘴唇,手也越来越往下,竟向着那幽邃浓密的复习理论中去了,最终挪到了专题复习这一栏。
“围绕专题复习,那往往要打破章节之间的界限,搞清楚章节之间内在的联系,把所学的知识“串”起来,使之成为一个有机的整体。”
“把章节…串起来么…”
王超愣住,原来是这样,以前都是用蛮力,下死力,不得其法,以至于失去了技巧,莺莺老师不愧是阅卷无数,小小的复习方法被她玩弄于鼓掌,一个串字,就解答了学习的真谛。
“没错,在头脑中形成一个学科知识的总体框架和主线索。”
“形成总体框架啊…”
王超仿佛瞧见了总体框架和主线索交缠在一起,发出悦耳的,勾人魂魄的声音:来学习吧,孩子,来成为年级第一吧,来赢得我这朵市三好生的小红花吧,来嘛,来拉格朗日嘛…
“这是心魔。”
女人的手摁在少年胸口:“做题要用心,要把心献给考卷,但是太想考好,会被心魔吞噬。”
王超摸了摸胸口,那里勃勃跳动,仍有女人手掌的余温。
随后莺莺轻声道:“公子是可以上985,开挖掘机的人,却没有信心,我也无能为力。”
“以前有个男人跟我说,他要去北大,后来他上了北大青鸟,我才发现,原来他只是说说而已。”女人的脸埋进膝盖:“我一直在等一个上985的男人,不是北大青鸟那种。”
明月的光芒落在女人姣好的脸孔上,所有对知识点的掌握都被云朵所吞没。
少年在那一刻,忽然觉得,体内充满了主观能动性。

5

“考我。”
王超搬了把椅子,坐在女人对面。
“别这样,我们考过好多次了…”
“这次不一样,来啊,互相做题啊!”
王超不知哪里来的蛮力,将习题册拍在桌上,一把撕去了封皮。
“别撕!”女人喘息着,面色红润:“好多题…”
最终,她犹豫了会儿,她从未见过如此多的题,王超一定是做了一晚上,这是少年人的精气,只有他们,可以通宵做题,一夜做数百道还不停歇,成年男子,比如作者我,一夜做一道就气喘吁吁。

寻常补习老师,谁又挨得住那些题库海潮般的冲刷,她妥协了。
“下列与细胞相关的描述,正确的是,A酵母菌的细胞…核内含有DNA与RNA两类核算,B核…核糖体…溶酶体都是具有膜结构的细胞器…
“B。”王超脱口而出。
“在…在《永遇乐(千古江山)》中,辛弃疾回顾了元嘉年间的北伐,宋…文帝...”
“封狼居胥。”
王超挥汗如雨,每一次答题,都用尽全力,这一次,竟连题目都没说完,王超便报出了答案。
“啊…在三角形ABC中,角A,B,C,的对边分别是a,b,c, 若(a²+b²+c²)tanB=√3ac,则…则角B…”
“三分之π。”王超换了个姿势,改为双手捧着习题册:“或者三分之二π!”
短短数秒,竟然两个答案,且都是对的。
接踵而至的正确答案,如同小锤,莺莺终于无法自处,她捂着脸,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眼神,盯着王超。
“公子你…”
“考我,用全力考我。”
王超面不改色,如同撕咬一切的雄狮,把习题册咬在嘴里。
“我要做那张模拟卷。”
“那…那张么…”女人愣住,最终叹了口气:“好吧,但是只能做一次。”

试卷的分数出来了。
这次是61分。
昏昏沉沉的午后,翠红补习班的教室,只有两个人。
“也许…公子就是我等的那个…上985的男人…”
女人盯着分数,压抑不住的狂喜,可她的声音越发小下去,原本白皙的皮肤也由内而外地渗出一缕陀红,如同盛开的曼陀罗花朵,又好融化的胭脂。
“不可能,他怎么可能进步!”白鹭寒撞门进来。
“我考了98啊!他算什么!”
莺莺老师看了眼白鹭寒,手中是他最近的模拟卷:“噢,那你退步了。”
“胡说八道!”白鹭寒咆哮:“就算我98分,也比姓王的多37分!37分什么概念,四舍五入就是100分啊!”
“白公子什么都不懂。”莺莺脸色冷淡,撩了撩头发,轻笑道:“你一直做的是全国卷。”
她起身,拍了拍白鹭寒肩膀。
“可王公子刚才做的——是江苏卷。”
“什…什么?江苏卷?”白鹭寒噗通跪倒。
“我要退学。”
一直没说话的王超,忽然把脸深深埋进了书包里。
少年忽然想起,曾经有个人叫王后雄,他那天喝多了,拿着2B铅笔在教材上奋笔疾书,写下一句话——再盛大的模拟卷,也有熄灭的一天。

6

“你赢了…”白鹭寒脸色难看,忽然抬头:“可是我不明白,为什么你要退学?!”
“围绕专题复习,我已经打破章节之间的界限,搞清楚章节之间内在的联系,把所学的知识“串”起来了。”
王超轻轻的说,他从容的将手伸进笔袋,搅弄着,捏出一只削好的2B铅笔,这只铅笔太尖,可以刺破一切。
“我已经让知识点,成为一个有机的整体,或者说,在头脑中形成一个学科知识的总体框架和主线索。”

少年又摸出一只英雄牌钢笔,雄壮威力:“复习不是简单的重复,温故而知新这一目的,很大程度上是在专题复习的过程中达到的。”
王超将笔芯打开,插入墨水瓶,吮吸着墨汁,饱满的黑色墨水淹没了笔芯,填满了它,又道:
“但是这些道理,一点屌用也没有。”
“公子的意思,我不明白,你要离开我了吗?”莺莺老师也一脸急切。
“就算我什么都懂了,也只考了61分。”王超轻声说:

“我现在才知道,江苏卷怎么复习都没屌用。”
男人转身走了,走入一片阴沉的夜幕。
那天以后,翠红补习班再也没有人见过王超,后来听说他把挖掘机开进了高考命题组。

作者:朱炫
链接:https://zhuanlan.zhihu.com/p/21372561
来源:知乎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