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乱码伦小说区:家庭乱伦小说之妈妈姐姐,家庭乱来短篇小说伦

家庭乱码伦小说区:家庭乱伦小说之妈妈姐姐,家庭乱来短篇小说伦
母亲与儿子私通,被丈夫捉奸在床后,两人离家。现在,丈夫欲报警找回妻子
“被我在床上捉到了。”昨日,在惠城区江北的马路边,47岁的张闻(化名)神情沮丧,坐在自己破旧的电动车旁。
瘦弱矮小的张闻,讲话温吞,不清晰。他老婆袁某,与其同岁。两人都是河源人,有两个儿子,大儿子23岁,小儿子22岁。被捉奸在床的是张闻的大儿子。
10多年前,张闻与老婆带着孩子来到惠州,小本经营,以卖菜为生。张闻说,他与其老婆都是初中毕业,而他们的儿子却只上过小学。大儿子很早出来,在东莞等地打工,后来又到深圳,在酒店做了五六年的服务员。小儿子也在深圳打工。
2009年5月份,张闻的大儿子从深圳辞职,回到惠州,住在父母租住的小房子里,没有做事。
张闻说,儿子回来后常帮助老婆卖菜。但两三个月后,他感觉到儿子与老婆的关系有些问题,经常拉扯在一起,很亲密。有好几次他突然回到家里,察觉到儿子与老婆神情尴尬。张闻说,大儿子回来后,老婆时不时跟自己生气、吵架。而此前却不会。
张闻的邻居说,那孩子是常和他妈妈在一起,关系比较好。“亲密也不奇怪啊,孩子跟妈妈好,很正常啊。”邻居说并没有感到有什么异常。
“我私下说过老婆好几次了,老婆都不承认。可是我能感觉得到。”张闻说。
张闻租住在江北望江村。村口有大量低矮的瓦房,住着来自各省做小生意的人。张闻住的不到30平方米的低矮瓦房,每月租金100元。房间很小,分成大小套间,之间没有门。
狭小的房间里十分凌乱,还养有两条狗,进门是厨房,有张床,里间还有张床,张闻与老婆睡厨房的床,儿子从深圳回来后,则睡在里间。
1月20日晚上11点左右,张闻告诉其老婆,说要外出办事,不回家了。但是,当夜11点多,张闻突然又转回家,进入房屋内,证实了此前他一直猜想的事:在里间的床上,老婆与儿子睡在一起,旁边是脱去的衣服。
张闻怒火冲天,甚至拿起菜刀要砍两人。张闻说,虽然被他现场目睹,但是儿子还是否认。而妻子没有说任何话。“想到是一家人,我没有下手。”张闻最终没有砍下去,只要求两人保证不能再有任何关系了。
家庭乱码伦小说区:家庭乱伦小说之妈妈姐姐,家庭乱来短篇小说伦
捉奸后,21日早上,张闻的妻子早早起床,张闻说,开始以为她出去卖菜,后来发现却是离家出走,直到现在,音讯全无。而张闻的大儿子,在当天也很早就起床离家,至今毫无消息。
直到现在,10多天了,两人的电话关机,联系不上。张闻把事情告诉了小儿子,小儿子不相信。张闻希望通过小儿子,找到老婆,但也没有效果。张闻推测,老婆跟儿子应该都在惠州。所以,现在,他做完生意后,就四处找人。
对已经发生的事情,张闻说,他能原谅老婆和儿子。“当时难过,想儿子也不要了,老婆也不要了。但那是生气,现在希望老婆、儿子能回来。”“将来儿子结婚,生了孩子,没有老人怎么办?一家人还是在一起好,不要拆散了。”
对老婆、儿子离家出走的原因,“可能是害怕挨打,不敢见我。”张闻说,当时太生气了,才打她们。“老婆回来后,不会打了,只要不再来往了,事情就算了。”
对于那夜发生的事,张闻说,他到现在也想不通为什么,只是感叹风水不好。
现在张闻想报警,让警察帮忙把老婆找回来。张闻说,找回来后,就不想让警察管了,自己家的事,自己处理。此外,张闻还担心,如果不快些找到,他们又会住在一起。
对于租住在望江这片出租房的其他人来说,除了是老乡关系外,大家互相并不交往。“都忙着做生意,管不了那么多事。”
住张闻隔壁的钟先生是其老乡。钟先生说,当晚11点左右,张闻离开家,但不久又转回来了,然后张闻家里就传出激烈的争吵,还打了起来,很厉害,随后听到张闻的老婆在哭,一直闹到凌晨三四点。
第二天上午,钟先生问张闻晚上为什么吵架。长叹一声后,张闻讲了缘由。钟先生说,他听后不敢相信,只能安慰张闻。“我说,在我这里讲讲就行了,是丑事,跟其他人就不要讲了。”
张闻左右的邻居说,对其大儿子的印象,就是不太爱说话,其他没有什么印象。“他老婆也是老实人,不会是风流的人啊。”而夫妻两人的关系,在邻居们看来,也平淡无常。“每天一早,他们各忙各的,晚上才回来,没有什么争吵啊。”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