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眼看着我老婆在别的男人身底下呻吟,看见别人操自己老婆经历

我写的全部都是本人亲身经历,但是要求大家用看故事的角度去看。不喜欢欢迎吐槽骂街,喜欢顶起来。
我没有太高的学历,也没有太好的家庭背景,可是老天却给了我一张精美绝伦的脸,我的老婆是一个大学生,刚毕业来深圳谋职,我恰好也在深圳打工,我当时是一个修电脑的,我老婆是一个机关单位办公室文员。
有一天,店里老板和我说某某公司有十几台电脑要组建个局域网,让我带个人快点过去,我一听这活不小,没敢含糊立马带着学徒小耿提着工具就过去了,深圳的9月热的要死,一路上小耿一直抱怨天气太热,我告诉小耿不付出点辛苦,拿什么娶老婆生孩子。小耿嘿嘿一笑。在我们店,我算是个大师傅级别的了,由于我天生对电子产品感兴趣,高中毕业后当了半年学徒基本就能全部上手。况且比起那些学校出来的还厉害的多。所以一些重要的活老板都会让我亲自出马。
哦,到了,没想到这还是个机关单位啊,看来这趟油水不小了。心里盘算着,我什么也没拿的直接到门卫处登记,小耿则锁好车子,背着一大包工具跟了上来,这就是大师傅和学徒的区别吧。在门卫的指引下我来到了A座办公楼,我看了下手机上的地址是六楼,我来到技术部我说我是某公司的来组建局域网的,那个技术员看了我一眼,好像蛮不服气的说,“能行啊,咱这活可是要求很高的。”我也不服气的说:“放心吧,搞不好不要钱。呵呵”技术员带我来到机房,指了指地上的服务器说,公司要求,所有电脑数据都共享这台服务器,可是这台服务器现在有些问题。你处理一下吧。可别把毛病扩大了,不行就别动手哦。这服务器贵着呢。”我嗯了一声给小耿使了个眼色,小耿故意把那技术员支走我开始开工。我们这行有个不成文的规矩,自己的必杀技怎么能给别人轻易知道呢。
亲眼看着我老婆在别的男人身底下呻吟,看见别人操自己老婆经历
检查了一下服务器硬件,发现内存的问题,找了个旧的内存替换,为什么不用新的呢,因为新的金手指上有蜡,用旧的一试正常,心里顿时鄙视了一顿那个技术员,公家都是养吃闲饭的这一点不假。等我搞定服务器,小耿已经把各个电脑的连接线水晶头都搞定,就差链接了,我和小耿配合的很好,虽然很顺利,但是俩人还是忙活到天黑,肚子已经饿的不行了,况且公司要求今天必须搞完,还留了个文员值班,这个文员就是我后面的老婆馨儿,我来到馨儿的办公室,问了馨儿吃饭怎么弄,馨儿打了个电话,不一会就有人提了两份快餐送了过来,我打开一看,是我最爱的红烧茄子,我就问了一句:“美女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红烧茄子啊。”“哦?你也喜欢吃红烧茄子?”馨儿声音很甜,我看馨儿穿着很朴素,没有像其他文员那么骚的厉害,顿时让我对他刮目相看,试问这年头这么纯洁的女孩子哪里找呢。我和馨儿聊得很来,等我俩聊完,小耿那边都完事了,就差我调试了。
调试完毕,我用馨儿的电脑上了扣扣,测试了下网络。之后和馨儿打了声招呼他叫我下周一来拿钱,给我打了个条子我就走了。回家都九点多了我用手机上了下扣扣,看有个好友加我,我一看头像,这不是馨儿么,我加了馨儿,我跟馨儿聊得很来,还约了明天去莲花山玩。就这样我和馨儿成了朋友,之后成了情侣。最后在所有亲戚朋友的祝福下我俩领了证。下面就是正题了。
婚后我俩继续来深圳打工,我由于工作调动调到了罗湖,我老婆则继续留在原单位上班。她的单位在宝安,为了方便她上班我们选择了在宝安附近租了个两房一厅,我则在罗湖单位的宿舍,有时回去有时候累了就在单位睡了。由于离家太远的缘故,我很少回家,几乎就是周六周日才回去的。老婆也每天打电话过来嘘寒问暖,我觉得我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而传说中的什么止痒似乎也没在我俩身上发生过,我觉得我俩会一直这样下去。
天有不测风云,2011年,各单位企业严重亏损,然而面临的就是大量的裁员,我老婆的单位也未能躲过此劫,那阶段我明显感觉到老婆的压力很大,每次我回去虽然她还是给我烧一桌子菜,但我明显感觉到她那种惆怅和力不从心,我没有去问,我只告诉老婆不管什么事都还有我,老婆微微一笑,那天她第一次和我提起孩子,我说我们再干两年吧,攒点钱然后回家做点生意。老婆听后点了点头说好吧。从她的眼神中我看到了些许无奈,还有更多的是一些复杂的抉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