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口述:闺蜜的男友让我遍体鳞伤,我和闺蜜的男友啪啪啪

韩爵在半年前忽然闯入了我的世界,当时他是以我的闺蜜妮儿的男友的身份与我相识。当时我觉得他俩简直是绝配:妮儿是高中时代公认的班花,韩爵1米8的个子,迷人的单眼皮,坐在那里浑身散发着诱人的男子汉气息。
到现在我都能清晰的记得那天愉悦的交流,妮儿和韩爵可谓是男才女貌,在韩爵的谈笑风生之中还时不时夹杂着与妮儿的打情骂俏。然而对比我的人生,我瞬间觉得我的爱情之路暗淡无光 :大学毕业在家附近找了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男朋友张军也是亲戚给介绍的一名所谓稳定男。张军拥有普通的长相,性格沉闷,丝毫没有风趣,张军从未在人前主动牵过我的手,更不可能做出任何让我感动的事。跟他最浪漫的事无非就是简简单单的去看场电影,在他的身上我从来没有感受过被爱的痕迹。跟张军苦苦坚持的理由无非就是他的硬件罢了:父母有工作,本人学历高,工作稳定,在这座城市有车、有住房。
情感口述:闺蜜的男友让我遍体鳞伤,我和闺蜜的男友啪啪啪
妮儿的家境不错,再加上人长得漂亮。高中时代光顾着谈恋爱了,因此学习成绩一塌糊涂,还没毕业就被送出国深造了。对于妮儿来说毕业也就失业,所以她有大把的时间邀请我吃喝玩乐,谈人生,当然少不了韩爵这个男朋友的陪伴。经过几次的接触,我对韩爵的爱慕之情却在不断地升华,我在每次的接触之中都在按捺我的仰慕之情。
直到有一天,这种情感终于得到了转化:上个月的一个周末,我们三个一起去KTV,我去洗手间回来的路上遇到了韩爵,韩爵幽默的说道:“周钰,抢劫交出手机号、微信号。”我瞬间被韩爵搞得脸红难耐,韩爵哈哈大笑道:“你居然脸红了,真是国宝呀。”我低声报上了自己的微信号,就赶紧低着头朝包厢走去,进去后我生怕妮儿看出我内心龌龊想法,拿起包就跟妮儿告别了。
当天晚上回去,我就收到了韩爵的微信:他居然叫我小钰,这种亲切感是无法从张军那获得的,我内心小女生的情怀一下子得到了释放,我跟韩爵彻夜长谈。我甚至觉得要是早点认识他就好了,我一定让他成为我的男朋友。可是出于基本道德,我告诫自己我和妮儿的友谊不准许自己挖墙脚。
这种隐藏在所谓友谊之中的爱情,几乎每晚都畅谈至深夜。在这段时间里我彻底无法接受张军了,他在我的心中就如同一块朽木,我永远无法将他雕琢成一块让我怦然心动的美玉。所以最终我毅然不顾父母的反对,毫无理由的和张军提出了分手。
也许上苍仅仅只是打算考验下我,妮儿居然打电话告诉我:她和韩爵吵架了,韩爵要和她分手。我本能的劝说着可怜的妮儿,指责那个负心汉。但是谁又能知道我内心的复杂心情呢?挂了电话,我迅速的给韩爵去了电话,问他到底怎么了?谁知刚接通他就向我诉说妮儿的大小姐脾气,我的温柔贤淑,紧接着就告诉我他发现爱上我了,受到惊吓的我慌张的挂断电话。但韩爵并没有收手,约我到楼下的饭店吃晚饭。我犹豫了,但最终却被所谓的爱情蒙蔽了理智,我如期赴约了。韩爵到的很早,定了最里头的包间,他天生就是恋爱专家。简单的一顿饭后,我更加的爱他了,在接下来的半个月里我俩偷偷摸摸的接吻,拥抱,甚至跨越了最后的底线,虽未爱的刻骨铭心,但足以使我沉浸在爱的蜜罐,这一切我和张军认识的半年中都从未尝体会过。
可是最终的答案却重重的给了我一记耳光:我连小三都不算,只不过是男主角和女一号吵架过程中间的小插曲罢了。韩爵也只不过施舍了给我了点爱罢了。
我已经两天没能联系上韩爵了,这两天里我替他找了很多行的通的理由,我一次次告诫自己要相信韩爵。但就在想的出神的时候,手机忽然想起,看见来电显示上面赫然写着:妮儿的时候,我迟疑了,我很怕她打电话质疑我,指责我。可是迟早要面对,我接通了电话,还没等我张嘴,电话那头传来了妮儿喜悦的声音:“周钰,我和韩爵和好了,我俩要结婚了。”我的脑子瞬间被定格在了那一秒,我没能及时做出响应。紧接着妮儿说道:“周钰,你怎么了?”我回过神来,说道:“那恭喜你了,对了我们要开会了。改天聊哦”。
晚上韩爵主动约我去楼下的饭店,在开始的地方来和我谈结束。一切平静的进行着,我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听着他的自责:什么对不起我了,和我在一起只是大脑发热呀,什么真正爱的是妮儿呀之类的。我从小到大的性格就是这样,就算选错了从来都是死不承认。我强忍说道:“那祝贺你终于找到真爱了,我们都是成年人了,我没事儿,你自己在这庆祝吧”我拿起包从那里冲出去了。
现在回想起来,我真的觉得这简直就是一场可悲的爱罢了。前几天还在自责自己的不厚道,可是结果却证明自己只不过是个备胎罢了。韩爵你就是个魔鬼,你施舍的短暂爱情,让我自责许久。现在你又将它无情的夺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