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少妇约我出来开房啪啪啪,微信约少妇开房,今天和少妇如家开

我和未婚妻恋爱五年,订婚半年,本来准备今年国庆节就结婚的。可是自由惯了的我,对婚姻突然有了点惧怕的味道。本身我就是个酷爱自由的人,再加上和女友这些年一直相处得如鱼得水,觉得这样就很好。如果突然要走进婚姻,我怕我真的受不了那种“束缚”。于是,在不知不觉中,我竟然患了婚前恐惧症。
幸好这时遇见了宝拉。宝拉是我雇佣的店员,我在这座城市的中心区开了家书店,只有晚上营业。因为开的时间长,我的书店有了一帮熟客,有女友离开哭泣的少年,有压力太大的律师,有郁郁不得志的艺术家,还有疲累的出租车司机……他们经常在我的书店里待很久,喝一杯我泡的普洱茶。天亮时分,他们告别,各自离开。只有宝拉,她来了两次,直到早上要打烊了,她也不愿意离开。她恳求我,说不愿意回家,想在这儿静静地看会书,还说愿意免费帮我做工不要薪水。
我为难地看着宝拉。一般喜欢夜里来我书店的人,都是失眠的人。失眠的人,多半都有一些内心不为人知的煎熬的苦楚或秘密。宝拉为了能留在书店,特意把她的秘密告知了我。原来她结婚了,婚后丈夫出了车祸,被撞成了残疾人,整天只能在床上或轮椅上,根本给不了她幸福的生活。可是她爱他。所以,她不能离开。听了宝拉的故事,我同意让她留下来。因为她还说了一句话,她说,其实她最想去的地方,就是跟我一块去旅馆。
口述:少妇约我出来开房啪啪啪,微信约少妇开房,今天和少妇如家开
这不是明晃晃的引诱么?加之已婚的宝拉,有着少女无法比拟的风情,以及一些连我也说不清的若隐若现的迷人气息,所以我答应了。
我跟宝拉一共去了旅馆五次,可我并没有真正的得到过她,连一个吻也没有。因为宝拉说她就是想有一个人陪她睡觉,这个人,是陌生的男人,而且是身体与生理都健康的男人。但是她不能和我突破防线,因为她不能背叛她的老公。因为她老公是个残疾,所以她跟陌生但健康的我进旅馆睡觉,躺在旁边,在脑海里幻想与我缠绵,纠缠,在脑海里,来一场只属于她一个人的性爱
我觉得宝拉心理有病,也可怜。所以同意陪她来旅馆。可是面对一个风韵十足的少妇,我也有沉不住气的时候。比如第三次开房时,当宝拉洗过澡,躺在我身边,看她妖娆的身躯和火辣的眼神,我就不能自己地扑了上去。但是宝拉一只手将台灯磕碎在床头柜,抓起台灯的一片玻璃划破了自己的另一只手臂,顿时鲜血汹涌而出。她灰着脸朝我歇斯底里地喊,我要是再敢强暴她,她就死给我看!我只能作罢!
自始至终没能得到宝拉,让我有些气馁。但这时,更悲惨的事发生了。旅馆的一个服务员认识宝拉的老公,她在无聊时把宝拉和我开房的事说了出去。结果一传十,十传百,我们开房的事很快传遍了整个小城。当然,我的未婚妻也知道了。她和我大闹一场,死活要和我解除婚约,最后,我没能留住她。
也许,这就是好色的代价吧。可是,好色的我并没有真正做出对不起未婚妻的事。只是,如果不是宝拉拼死守身,我可能真的会背叛她。可如今背不背叛又有什么用呢?反正未婚妻已经离开了我,而宝拉的丈夫也听说了我和宝拉开房的事,竟然在家中开了煤气玩自杀。直至此时我才发现,原来我和宝拉的清白已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流言的力量真可怕!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