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妻守则一女二三男事,一女多男肉文,一妻四夫的甜蜜生活一起上

酒香四溢的屋里,横七竖八的酒瓶桌上地下都是,床上一对鸳鸯春光无限,女主角颜想揉着眼角醒过来时候本应该是娇羞无限的,可她瞪大眼睛看着旁边的男人,半天也没反应过来。
两个人在一起喝了半宿的酒,本来是为她践行庆功,这一单合作下来,挣了万两白银,三个多月的辛劳没有白费,琉璃制品到底是打出市场去了。
结果咧!
她的蓝颜知已,知交好友兼合作伙伴怎么跑床上来了!沈少君见她一脸恍惚,随手抄过衣衫来穿戴起来。他在余光当中瞥着她的脸色缓缓说道:“既然这样了,随我回去禀明母亲,先订下婚事吧。”
颜想吁了口气,扶了下自己发酸的腰,不管是前生还是今世,初夜都是有点遭罪的。她起身寻着自己的衣裙,不甚在意地对他笑笑:“不必,我暂时还没有成婚的打算。”
她背过身去拿自己的肚兜,赤1裸的后背曲线就袒露在他的眼底,沈少君食髓知味,喉结微动。
“那怎么行?我沈家家有三子……”
“真的不用在意,”她头也不回:“我今天就走。”
飞快翻着账本,颜想的眉头越皱越深,账房老白见她目光所落之处,按照顺序一一解释:“大老爷包了两回名角光看戏花费一百二十两,二老爷置办了花间新品种所费二百两,三老爷去庙上行善用去三百五十两,夫人的自必说,大小姐家里的哥儿摔断了腿送去三百两,大少爷借去五百……”
她啪地一声合上本子,揉着额头忍着头痛:“我的话都白说了是吧?我要看家里正常用度,超出来借的下个月给我扣掉!”
话音刚落,一个男人笑眯眯地走了进来,他五十上下,身体已经略微发福了:“女儿呀!大爹爹正要跟你说一声,你娘嫌家里闷趣,接了你姐姐过来住几天呢!”
她抱臂以对:“然后呢?”
共妻守则一女二三男事,一女多男肉文,一妻四夫的甜蜜生活一起上
男人笑脸很是真诚:“先支点银子?”
颜想想起老白说的侄儿摔腿一事,点了点头。
男人走了之后,她继续翻看账本,出了一趟远门才回来,就看见这账目金银如流水似的往外流。家里全靠她一个人挣钱,花钱可是多少个争前恐后的花,不经意一看,顿时恼怒。
言哥儿什么时候摔的腿?怎么月月都送三百?”
“回小小姐的话,”老白不敢抬头:“言哥的腿也就破了点皮,大小姐回来哭一回,她家姑爷吃穿用度一月二百不够,夫人做主给添了三百。”
她特么去了三个月,不远千里才用了二百!
不耐烦地将本子都扔了地上去,颜想下定决心是要改革减度。从书房出来直接钻回了自己的屋里去,不同于家人的奢侈,她屋里干干净净,除了一桌一椅一台一屏一床之外,几乎什么都没有。
梳妆台前,颜想照着镜子,赫然发现自己有了一根疑似白发的头发,她用力扯下,差点嚎叫出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才二十啊!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