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鱼海棠里不为人知的小故事

        7月 8 号,跳票十二年的《大鱼海棠》终于顺利上映,并在上映三天取得二亿多票房的成绩,大家在认可《大鱼》画面和音乐的同时,对《大鱼》的剧情产生了不同的争论,并且两级分化。在这里,我们只聊《大鱼》中的细节和人物,帮助你理解这个故事。至于众人对电影的看法,那就应该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注意!以下内容将包含大量剧透信息,没看过的千万忍住别看!再刷党可以无视。

        首先要聊的就是《大鱼海棠》里面的几位人物,刚刚开始的镜头里,有位美女姐姐在织布,湫和椿喊她嫘祖... ... 听得我热血沸腾啊,上来就是大神级别的人物啊!据《史记》记载,嫘祖正是传说中轩辕黄帝的妻子(正宫),她教会了人们缫丝养蚕,编织衣物。人们身上所穿的衣服,头上的帽子和脚上的鞋子,都是嫘祖创造出来的。如果在那个世界有什么巴黎时装展,嫘祖绝对是元老级别的设计师、创意师外加最熟练的裁缝。后来女主被灵婆搭救,嫘祖不失时机地送给了她新的衣服(可惜穿越海天之门的时候又破掉了,不然在现世估计能换个好价钱)灵婆竟然还关切地询问合不合身,真是老江湖爱寒暄!没有嫘祖,灵婆自己都没衣服穿啊,嫘祖织得衣服不合身就见鬼了好吗!

         在电影里最为德高望重、威风八面的就是后土老爷子了,他掌管着异世界(姑且这么称呼)的每件大事,并且代表众人和鼠婆做了交易,也许当初也是他封印的鼠婆,不然鼠婆为什么会去求他呢?在过去,后土和皇天相对应,代表了地和天,是极度为人所推崇的神,人们发重誓会说“ 皇天后土在上 ” 如何如何,是以天地为证。不过,实际上的后土大神,是个慈祥的老奶奶形象,也被称为后土娘娘。

         椿和湫的设定直接源于《庄子》里的一段话,电影有写,但是湫给鲲起名的时候直接背诵了一段《逍遥游》,还提到是古人说的,可见这个世界的人虽有生死,但是他们的寿命,还是不太好估算的(理论上,句芒和祝融都比庄子要大上两千三百多年),而且很重要的一点是,在丿爷爷去世的时候,似乎表明异世界的人们并不会灵魂化作大鱼,而是变成海棠树、凤凰什么的。真正的现实是,人类的胚胎期有一个时段被叫做鱼期,在这个期间,胚胎会长出鱼鳃和尾巴,但是随着胚胎渐渐长大,这些特性都会渐渐地消失。

        祝融是掌管火的官职的名称,黄帝时期的祝融官不止一个人。句芒则是神话中的木神,主管树木的发芽生长,相传太阳每天早上从扶桑上升起,神树扶桑归句芒管,太阳升起的那片地方也归句芒管。

        赤松子和鹿神都是和水相关的神明,赤松子是管行云布雨的神明,鹿神的介绍更有趣,《山海经》写到“ 北望河林,其状如蒨如举。有兽焉,其状如白鹿而四角,名曰夫诸,见则其邑大水。 ” 意思是看到鹿神夫诸,就意味着要发大水 ... ... 不知道祝融和句芒看到这些会怎么想,抓错人了啊,不是鲲造成的洪水,是这位卖酒给湫的小哥啊!

        最后是那只状如小猫的白泽和声如小猪的帝江,他们都是古代汉族神话传说中著名的神兽。白泽浑身雪白,身生翅膀,不仅能说人话,还能通万物之情,举世罕见。只有天下太平的时候才会现身。真不知道椿妈妈从谁家抱来这么一个小宝贝。我要是椿,就拿白泽去换鲲,灵婆肯定宝贝地不得了。帝江就更神奇了,他是中国远古神话中的神鸟。《山海经》第二卷《西山经· 西次三经》云: “ 又西三百五十里曰天山,多金玉,有青雄黄,英水出焉,而西南流注于汤谷。有神鸟,其状如黄囊,赤如丹火,六足四翼,浑敦无面目,是识歌舞,实惟帝江也。 ” 意思就是西方的天山上,有一只神鸟,形状像个黄布口袋,红得像一团红火,六只脚四只翅膀,耳目口鼻都没有,但却懂得歌舞,名字叫做 “ 帝江 ” 。但是大鱼里的帝江只会发出像猪一样的嘶鸣 ......

         随便聊了下人物设定,接下来我们说说几个故事细节。

         椿去人间巡游,正好赶上盂兰节放河灯了,也就是著名的鬼节七月半,在过去这个节日在佛道两教都很重要。道教认为是天庭派人下凡,巡游人间,考核善恶的日子(比较符合人间巡游七日的设定)。道观要斋醮祈福,表达谢意。在佛教则是目连救母的纪念日,要做水陆道场来超度孤魂野鬼(比较符合灵魂回归大海的内涵);在民间更是热闹,有烧法船、祭河灯,提灯夜游之类的习俗。

         因为自己的莽撞害死了鲲,椿去北冥见灵婆,灵婆背后挂着一块匾,上面是四个大字“ 天行有常 ” 。看起来好高深的感觉,其实这段话出自《荀子 · 天论》,原文为 “ 天道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 ” 。大致意思是世间万物有自然而然的运行规律,不会因为君主的善恶好坏发生改变。其实是在暗喻椿一心要救鲲的举动是逆天而行,虽然出自善心,也难免招来灾祸。之后出现在土楼里的另一块匾 “ 金母长生 ” ,则是道家的一个说法,向金母(西王母)祈福长生的意思,可惜被洪水给冲坏了。

         北冥在传说中是指北方的大海,传说的北海无边无际,海水又黑又深,很难见到光明。中国历史对北海的具体位置说法不一,有说是贝加尔湖,有说是鄂霍次克海。当然,在古代,这些地方都是中原文化很难涉足的大荒之地。因为《逍遥游》中对北冥的无边无际有精彩的描写,后世不少人都把北冥描绘成一片神奇的土地,以至于到了金庸老先生的笔下,出现了神乎其神的北冥神功,逍遥派掌门无崖子在介绍这门武功的时候还得意地说道“ 天下武功无不为我所用 , 犹之北冥 , 大舟小舟无不载 , 大鱼小鱼无不容。这倒是,在灵婆居住的通天楼里,到真是充满了大鱼小鱼(人死后的灵魂)。

      

        鲲被椿妈妈扔掉了(理由是觉得奇怪,拜托,你们家白泽才奇怪好吗!),椿和湫去鼠婆子那里问情报,鼠婆子竟然表示要小帅哥湫陪她跳舞,然后就是一段诙谐幽默的现代音乐,舞蹈的动作也十分夸张和滑稽。

        这个桥段让我不禁想到了王尔德的童话《打渔人和他的妻子》,里面的渔夫为了寻回自己的妻子(美人鱼),不得不和一个女巫在阴暗的夜晚疯狂地跳舞。只不过后来渔夫实在是跳得不耐烦了,用暴力解决了问题。

        最后椿和鲲躲藏的地方,仍然是一座残破圆形的土楼,这个地方和开始的圆形大土楼都取材于真实的福建客家土楼,分别叫做东生围和承启楼。其中东升围的天井位置有个方形的池子。这和传统文化中天圆地方的概念不谋而合,只可惜这片天地虽大,却几乎没有他们的容身之所了。

        湫在开海天之门的时候,偷走了奶奶的龙王面具,凭借这个神奇的道具,他虽然法力不济,但是还是打开了联通人世的大门。这部分内容,和电影开头湫的奶奶为这些小鲜肉们人间七日的巡游所举行的仪式,这部分灵感和傩戏相关,傩戏是指巫师为驱鬼敬神、逐疫去邪所进行的宗教祭祀活动,傩师所唱的歌、所跳的舞称为傩歌、傩舞。傩是一种交感巫术,当扮演神明的人借助道具(比如面具)举行仪式时,神明的力量就会降临到这个人的身上,他在仪式期间就会成为神明在这个世界的代言人。在过去傩的地位是很高的,位列三大祭祀之首,还有专门给帝王用的天子傩。顺带一提后来傩戏的面具流传到日本,人们称之为能面。

        最后聊聊《大鱼》故事包含的想法内涵,这里我只列出个人的观点,抛砖引玉,拍砖轻点。我注意到很多观众看到了《大鱼海棠》中明显借鉴《逍遥游》的地方,汪洋恣肆,追求绝对的自由。但是却忽略了《大鱼》的核心内涵之一。

        佛家称之为轮回,而道家更为直接,认为“ 道 ” 是 “ 先天生地 ” 的,从 “ 道未始封 ” (即 “ 道 ” 是无界限差别的)。他看到一切事物都处在 “ 无动而不变,无时而不移 ” 中。在他们的眼里,无论大鱼还是海棠,是现实的世界或是异世界,都是暂时的,不会永久。故事的最后,我偷懒用庄生梦蝶的故事来作为结尾。

        ——昔者庄周梦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胡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庄子 · 齐物论》)。

        仔细想想,无论间隔多久,椿终究是要再次在遇到湫的,也许这就是电影想在最后传达给我们的意思。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