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日本人的霹雳情结——虚渊玄谈《霹雳布袋戏 东离剑游记》(上)

一个日本人的霹雳情结——虚渊玄谈《霹雳布袋戏 东离剑游记》(上)

作者:戴星客

封面来源:《霹雳布袋戏 东离剑游记》

日台联合企画制作的武侠奇幻人偶剧《霹雳布袋戏 东离剑游记》(以下简称《东离剑游记》)已于7月8日深夜开播。集结了日本和中国台湾的创作精英打造的这部作品,是以怎样的契机制作出来的呢?《Fami通》网站对该剧原案、脚本、总监修虚渊玄进行了采访。

一个日本人的霹雳情结——虚渊玄谈《霹雳布袋戏 东离剑游记》(上)

虚渊玄与霹雳布袋戏的结缘,始于一场偶然。2014年冬,他以自己执笔的小说《Fate/Zero》繁体中文版在台湾出版为契机,出席了台湾的漫展,举办签名会。由于这是他第一次造访台湾,在漫展开始之前,主办方为他安排了观光的日程。刚巧,当时霹雳社也在举办自家作品的展览会。

“不知道是京剧还是功夫,反正有个传统艺术的活动,要不要去看看?”这句语焉不详的问话吸引了虚渊的兴趣。当他来到活动的现场,却受到了结结实实的一记冲击。

展览会规模很大,令人一眼就能感受到霹雳社的悠久历史,还有他们精心耕耘了多么长的时间、博得了多么巨大的人气。会场展出了历代霹雳布袋戏使用的人偶,放映了节目影像。虽然没有现场的布袋戏演出,却也示范了布袋戏的操作动作。这是虚渊玄第一次在现场体验到布袋戏的妙趣。

霹雳布袋戏激烈的人偶打戏,和不拘泥于传统演艺的轻妙步调,给虚渊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人偶的服装从传统的中国服装渐渐转换成无国籍的架空奇幻风格,人偶的面部也一年更比一年升级,这种钻研令虚渊深受感动。而再看电视播出的实际影像,霹雳布袋戏毫不犹豫地积极拥抱电脑特效和CG技术,保留传统艺术精髓的同时也在追求新时代的娱乐价值,这种不惧进化的态度也令虚渊难以忘怀。这种“活在未来的传统”的平衡,实在妙不可言。

“如此了不得的作品,日本人怎么竟不知道呢?”在惊奇懊恼的同时,虚渊也产生了一个念头:“不把这个带回日本告诉大家不行。”

实际上,早在2002年,霹雳社制作的布袋戏电影《圣石传说》就曾经在日本上映。虽然当时霹雳布袋戏已经进化到了相当的高度,但虚渊玄认为,如今的霹雳布袋戏已经可以用和《圣石传说》时又不一样的方法,挑战日本的市场。

在决定向日本介绍霹雳布袋戏之后,虚渊的第一个尝试,是给已有的布袋戏作品加上字幕,在日本贩卖。为了学习,他买来了霹雳布袋戏的DVD-BOX,在酒店观看。没想到新作的第一集,明摆着就是紧接着上一部的剧情,从似乎是上一部的大Boss的角色的战斗开始讲起的。OP画面里主角还被捆在全是齿轮的异次元世界,受尽齿轮倾轧,让虚渊大为困惑。原来主角素还真的本体是被这样囚禁在宇宙中的某个角落,而他的化身却在现实世界里与大Boss对战,可是片中对此却并未做出说明。虚渊不由抱头悲鸣:“一上来就把这拿到日本去谁看得懂啊!”

原来,霹雳布袋戏用了三十多年时间来讲述主角素还真的活跃,对新入门的观众来说,门槛实在有些高。而霹雳布袋戏的制作技术却在不断进化,要去卖安利肯定是拿最新的作品给别人看最合适。可是从最新作看起,就会陷入一头雾水不知道主角身上发生了什么事的困境,难怪虚渊会说不知道要怎么翻译才好了。

不仅故事内容难以入门,霹雳布袋戏在台湾的贩售方式也和日本截然不同。在台湾,霹雳布袋戏一集就有90分钟,像周刊杂志一样每周推出一集,以较低的价格在便利店里贩卖,一部作品大概有30集。然而如果把以这种模式为前提做出来的作品拿到日本去,肯定找不到哪家电视台愿意提供90分钟的档期给你播;要怎么向观众说明让他们产生兴趣也是个难题。

就在虚渊玄苦恼着一边反复修改准备提交给霹雳社的企划书的时候,霹雳社主动向他伸出了橄榄枝。


一个日本人的霹雳情结——虚渊玄谈《霹雳布袋戏 东离剑游记》(上)

(图片来源:https://www.youtube.com/watch?v=5HoR6YftID0)

上文提到虚渊是在台湾出席活动之前去看了霹雳社的展览会。由于深受感动,虚渊不仅买了DVD-BOX,还在签名会的采访中也提到了展览会的事。这件事登上了台湾当地的新闻,并且引起了霹雳社的注意。于是霹雳社联系上了虚渊,表示既然您有兴趣,咱们要不要合作看看。正苦恼着不知道怎么说服霹雳社的虚渊,没想到原来自己和对方竟是两情相悦,从中感受到了命运的安排。

不过,虽然情投意合,到底要怎么合作,不论是虚渊还是霹雳社,都仍然没有头绪。根据NitroPlus社长小坂崇气在另一篇访谈中的说法,最初,双方是打算制作霹雳社的新作电影的一部外传。然而,纵使霹雳社给出了“可以自由地让原创角色登场”的允诺,霹雳布袋戏毕竟有着积累了三十多年的世界观和庞大的人物群,要做外传,不可能抛开这些不顾。在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来写剧情大纲之后,双方意识到,电影的外传要受到的限制太多,没有办法展现虚渊想要描绘的东西。

虚渊的心愿,是制作能让日本观众真的看得开心的作品,好让日本人对霹雳社庞大的历史积累产生兴趣。经过讨论,双方达成了新的共识,让虚渊以霹雳布袋戏为基础,建立起全新的世界观和人物群,制作一季度的TV版在日本播出。

虚渊认为,如果观众能够通过这部《东离剑游记》,多少体会到布袋戏的魅力,那就算剧情让人望而却步,观众也还是会愿意去看布袋戏,抱着“素还真到底怎么回事上网去查就行了嘛”的心态去看最新作品。

这种想法,来自风靡世界的美国漫画。路人想看《X战警》,不必先对变种人的过去全都了解得一清二楚。只要理解美漫的形式,那不管从哪一部作品开始读,总归还是能看懂。虚渊的想法,就是先制作一个让观众愿意入门的入口。

他向霹雳社再三重申,这一次合作的动机,不是制作一部面向日本的布袋戏就完。这一意志也得到了霹雳社的理解。类似“这种演出在布袋戏里已经很老套了,但是对日本人来说还是很新鲜,所以我们反而要加进去”的要素,在《东离剑游记》中为数不少。

实际上,在开始企划之初,霹雳社内部已经有了从人偶转向CG的声音,例如上文提到要让虚渊去写外传的那部电影,就在保留了布袋的同时大幅加大了CG的比重。然而虚渊认为,日本的情况和台湾相反,观众已经对CG习以为常,反倒是传统的人偶更能引发观众的兴致。所以他反复对霹雳社强调:“虽然您那边可能觉得已经是老朽过气的技术了,但要拿给全世界看,就非得是这种老旧的技术”“我想做的是从前就有的、能用人偶展现的地方就尽量都用人偶的作品”。他认为,《东离剑游记》对霹雳社来说,可能是一部“返祖”的作品。


不仅故事要吸引日本观众,《东离剑游记》的音画表现也充分反映了日本的审美。作品的角色形象是由NitroPlus的作画阵容担当,每人发了一张角色表,放话说“你们爱画那个就去画那个!”,然后先到者赢。霹雳社也对N+设计出的形象赞誉有加。然而布袋戏的造型受到构造的限制,所以双方都需要作出调整。例如布袋没有肩膀、衣服不能脱下来、鞋子尽可能是布置、服装必须是遮盖全身的古装等等。

日本审美的影响,在 丹翡 这个角色上体现得最为明显。布袋戏的女性形象,主流都是像 猎魅 一样眼睛细长的类型。而制作丹翡的布偶时,却意识到日本动画式的圆眼睛美少女,进行了大胆挑战。虚渊说,这样的面部,似乎在布袋戏史上还是第一次出现。

一个日本人的霹雳情结——虚渊玄谈《霹雳布袋戏 东离剑游记》(上)

图中左侧角色为丹翡,右侧为猎魅。

至于音乐方面,《东离剑游记》做出的挑战更加彻底、充实。虚渊说,在霹雳社本家,音乐只不过是音效的一环,并没有太过重视乐曲,也没有日本动画里音响监督这样专业的职位、连扬声器的平衡效果都要预想到的音效录音。由日本制作音响的《东离剑游记》,听说在台湾也颇受好评,就连霹雳社自己都对音响效果的变化给全片带来的改变感到惊讶,令虚渊颇为得意。

而在融入日本审美元素的同时,《东离剑游记》没有忘记活用本家布袋戏的要素。最明显的,就是“口白师”。台湾的布袋戏是由人偶的动作配合口白师的讲述的演艺形式,口白师的叙述语调、节奏和声色使用,是这门艺术中的一部分。虽然台湾的布袋戏是由一名口白师来分演所有角色的语调,口若悬河地讲述故事,然而口白的美只有懂闽南话的人才能懂,日本人一上来是理解不了的。

而日本的演艺,则是特化了声优的演技,所以日语版的《东离剑游记》还是请来了多位声优分别为每位角色配音。然而,除去这种不得已而改变的地方之外,其他部分还是尽可能地保留了本家的各种要素。这样,今后当观众再去看台湾的霹雳布袋戏,见到不习惯的演出的时候,如果能回想起“啊这个我在《东离剑游记》里看过”,虚渊也会很高兴。

这种“不习惯的演出”之一,就是布袋戏中的“诗号”。角色登场的时候,会吟诵类似角色歌一样的诗句,来展现角色的个性和片中的定位。而在日语配音版的《东离剑游记》里,也保留了口白师们用闽南语吟唱的诗号,并配以字幕,以便观众可以体会闽南语版原汁原味的诗句韵律。

一个日本人的霹雳情结——虚渊玄谈《霹雳布袋戏 东离剑游记》(上)

《东离剑游记》对保留台湾霹雳的原汁原味和顾及日本观众的接受能力的并重,还体现在战斗场景令人目不暇接的特效和CG演出上。霹雳布袋戏里的剑士,各个都能施展光束和浮游炮这样的夸张招数,瞬间移动也不在话下。每当转换场面的时候,角色们不会走着退场出场,而是大家身形一闪就到了新的场景。虽然这在霹雳布袋戏里已经成了一种样式美,但考虑到日本观众可能难以一下子接受,所以在《东离剑游记》里,只安排了一名能够瞬间移动的角色,这也是为了让观众在看正宗霹雳布袋戏之前,能先预习到“人们是可以瞬间移动哦”这一点。


作为日台合作的全新尝试,日本和台湾制作方式的差异,也让双方印象深刻。

《东离剑游记》的影像是由霹雳社自己制作。但由于霹雳社的会长自身是脚本家,所以拍摄现场脚本家的发言权非常之大。对此一无所知的虚渊,最初原本以为会像动画一样,自己写完脚本之后美术和设计之类的就全都交给对方。没想到对方非常尊重自己这边的意象,事无巨细都要逐一讨论,在拍摄开始之后对方更是反复征求自己的检查意见,令虚渊倍感惊喜。原本只是原案和脚本的虚渊玄,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成了作品的总监修。

而大幅融合日本血统的《东离剑游记》,听说在台湾的先行上映也反响不错。由于霹雳社自身就是不厌挑战新事物的公司,台湾当地的爱好者们就算对新作的日本色彩多少感到违和,也能怀着“这样也有这样的有趣之处”的开放心态接受。这令虚渊也感到十分振奋。

(待续)
一个日本人的霹雳情结——虚渊玄谈《霹雳布袋戏 东离剑游记》(上)

本文仅供Anitama发表,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刊载本文的部分或全部内容。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