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之迷途——冈田麿里谈《迷家》脚本

心之迷途——冈田麿里谈《迷家》脚本

作者:izumi

封面来源:《迷家》

迄今为止,冈田麿里曾执笔过各式各样的“心之伤”类的作品,但据说写作《迷家》时用到了不同于以往的手法。在接受《Animage》7月号采访时,她聊了一下有关的创作感想。

心之迷途——冈田麿里谈《迷家》脚本

据冈田说该片在企划时只给出了非常模糊笼统的概念,主创人员开会商讨的结果只有一个大致的雏形——一个奇怪的旅行团,去了某处闭锁的空间……就连具体出场人数也是个未知数。而水岛努监督似乎也不想在较早的阶段把框框定太死。所以最早她头脑中的故事梗概是:“一群迷路的孩子进到某处封闭的空间,在那里遇见了‘鬼’”。尽管随后离奇事件接二连三地发生,却很难将本剧明确归入悬疑、惊悚或心理恐怖中的任何一个单独的门类,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剧中人处于极度的不确定与不安的氛围中。

这种情况下,冈田试写了第1话的初稿,其中在思考一行人如何前往目的时,她选取旅游大巴作为交通工具。起先她想把乘客人数控制在较小范围内,没想到她的点子激发了监督的灵感,水岛说那干脆让整辆大巴都坐满人岂不更好,最后定下30名乘客+1名司机的登场人数。至于为啥没选其他交通工具而是大巴,冈田事后想想坐船也可以,但不知为何她的直觉仍旧会选大巴。

心之迷途——冈田麿里谈《迷家》脚本

当被问及需要驾驭如此之多的登场人物是否感到头疼时,冈田说自己早就想挑战一下此类群像剧的写作,无奈受制于TV剧的篇幅,一直未尝如愿,而《迷家》对她来说无疑是一个练笔的绝佳机会。因此当水岛提议增加人数时,可以说是正中她的下怀。

但毕竟有30人之多,还尽是些心理存在阴影的怪咖,光是给角色做简表和起绰号够伤脑筋的了,更何况监督要求描写每个人不愿面对的伤心过往,很多配角在一话里往往只能借助一两句简短的台词来塑造。像这样多人数的集团剧剧本的写作难点在于既不能太偏重某一个角色写,也不能面面俱到主次不分。摆在冈田眼前的难题一大堆,但有难度的东西一旦克服就会很有成就感,所以她觉得过程很有意思。

心之迷途——冈田麿里谈《迷家》脚本

冈田说虽然企划阶段制定了大框架,但随着导演的意图发生变化,故事也开始渐渐往别的方向发展,并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因而冈田在写作时的关注点也在不断发生变化。这就是为什么观众们刚开始感觉剧情重心在于纳鸣村的谜团,之后却逐渐演变成了登场人物间的心理剧。

冈田分析自己此前虽然写过很多所谓的“心伤剧”,主人公们的内心阴影也的确成为推动剧情的要素,但是她最为擅长制造的是人物情感碰撞的戏剧冲突,而并非描写伤害本身。然而该剧中心理创伤作为一项关键指针被单列出来,人物的心结并非是证明其思想行动合理性的佐证,而是将角色符号化的一种手段,以便产生更多的娱乐性。在次序上也变成先交代伤害的内容,再通过人物的点滴表现加以印证。这种先因后果的顺序,有别于冈田一贯风格,让她在感到不适应同时又体会到某种新鲜感。

在谈到给水岛努写本子的总体印象时,冈田说水岛要求的脚本页数普遍偏多。通常她写剧本都会控制在每话75页左右,但到了水岛这边,超过100页是家常便饭。虽说对话的节奏把控归水岛管,但冈田在下笔时多少会担心影片出来的效果,可等她看到了成品,感觉水岛并没对原稿进行大的删改,却能将对白处理得快而不乱,并把所有内容刚刚好全部塞进,真是不得不佩服其掌控演出的功力。

心之迷途——冈田麿里谈《迷家》脚本

相信观众肯定对全体旅客依次在巴士上做自我介绍的第1话有印象,只不过短短几句话就带给人种种不详的预感。其实在该话的处理上,冈田原本还打算在中间穿插一些其他场景。但水岛主张只出现车内的镜头即可。至于自我介绍的内容,冈田以为只要报个名字就没事了,水岛说还需要在后面再加一句,这时她立即会意导演是要她弄出点小小的火药味。

因为《迷家》讲述的是一群逃避现实的年轻人的不寻常之旅,水岛经常对冈田说希望她的故事能够传递一种“逃避也未尝不可”的讯号。剧中的年轻人虽然有不太愉快的过去,但还是具有积极能动的一面,至少他们的初衷是想在一个新的地方同新结识的人们重启人生,所以说这样的逃避本身不能算百分百的消极行为。当然他们中的一些人会产生自暴自弃的念头,另一些则会借机释放负能量,甚至由此引发新的需要逃避的对象,但冈田在刻画时没有太过强调阴暗面,而是在人物的可取之处下了笔墨。

随后聊到了有印象的角色,冈田说真咲很有趣,但由于受访时还未播映完毕所以她不便透露具体理由。她还说南子在剧中算少见的从长相到性格都中规中矩,但是个好孩子。当然还有山内这样的平凡人。通常在动画作品里的这类角色不是被描绘成“过分温柔”就是“滥好人一个”,但内山那种普通到醒目地步的平常举动反而更具冲击力。另外冈田还说本片给人一种不同动画作品的登场人物齐聚一堂的感觉。这群性格各异的配角们组成了一支别具特色的“杂牌军”。

心之迷途——冈田麿里谈《迷家》脚本

当讲到如何塑造男主光宗的话题时,冈田说身为主角肯定会背负更多的东西,但同时希望把他写得更游离一些。想写出心灵受伤的孩子去到一个陌生新环境时,那种彷徨无措的状态。还有,既然已经将各自的不愉快经历符号化了,那么置身于一群相对张扬配角中间的主人公会显得更加起眼。在冈田看来光宗对人对事都比较逆来顺受,但又会在意想不到的方面做出正确判断。他应该属于大人眼中坚强懂事的好孩子。但她也指出,越是这样的’听话的好小孩‘越会让大人们在伤害他们时无所自觉。

冈田总结说,剧中人物始终处在矛盾纠结的心态下,一方面他们对现实的人际关系感到绝望,另一方面又在心底渴望与谁建立关系来消除内在的孤独与不安,因此才会选择和并不熟悉的人一起做同一件事。但进入纳鸣村后,却发现自己最想逃避的过往却以另一种形态朝自己袭来。虽然大家在“被畏惧的事物袭击”这点上有着共通之处,但具体来犯的东西却因人而异,没有共同敌对目标的一群人自然无法同仇敌忾。到头来,无论是战是逃,每个人都必须自己做出抉择,并孤军奋战。由此得出的结论听上去像是一个悖论,即:如果不能独自直面并战胜心魔就无法真正走到一起生活。也许这就是《迷家》最想表达的观点吧。
心之迷途——冈田麿里谈《迷家》脚本

本文仅供Anitama发表,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刊载本文的部分或全部内容。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