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一男战三女共处一室 长租居民楼卖淫 小伙被宰五倍钱

视频站爆料:95后小伙子潜入城北一老小区居民楼,一男三女共处一室。面对第一次盘查,小伙子一句“来朋友家玩的”,把警察蜀黍挡了回去。可细心的蜀黍越想越不对劲,直到第二次盘查到一塑料袋的套套,还有卧室床边可疑的垃圾桶......
原来,小伙子玩包夜来的...女的比他大,还宰了他五六倍的价...
7月9日,星期六,因为那场可能登陆的“尼伯特”台风,很多人早早地回了家。晚上9点多,模样清秀的小伙子小杨(化名)出现在城北某小区里,左右顾盼一番,趁着夜色进了某幢单元楼。
一个小时后,和睦派出所接到一起举报:有人在小区居民楼里卖淫嫖娼。派出所民警卢辉随即与同事赶到报警人所指的某单元楼。
“你好,派出所民警,请开开门。”连等了近十分钟,屋内毫无动静,正当卢辉怀疑报警人搞错的时候,门忽然开了。
三室一厅的大户型,几间卧室门半开,里面有点凌乱,一男两女正分别坐在客厅沙发上玩手机。男子正是小杨,脸上看起来更显稚嫩;其中一名女子染一头黄发,看样子也挺年轻,另一名女子年纪要大很多。
杭州一男战三女共处一室 长租居民楼卖淫 小伙被宰五倍钱
杭州一男战三女
卢辉对三人进行询问得知,屋子就两名女子居住,小杨是年轻女孩的朋友,今天顺道过来玩的。看起来再正常不过的回答。
回所里的一路上,卢辉心里总觉得有点儿不对劲,难道报警人真搞错了?“年轻人床铺有点乱也正常,但怎么好像每张床边上都配一个垃圾桶?”卢辉脑子里还在想着刚刚瞥见的细节。二十多分钟后,带着怀疑,他与几个同事再次敲开了那扇门。
大家都愣了一下。此时,屋子里又多了一名穿白色连衣裙,顶个蘑菇头的年轻女子。
“你在这里是做什么?”卢辉问。
女子脱口而出:“我住这里的啊!”
一句话让空气都凝固——原先那一男两女脸都黑了,头慢慢别过去。
“我们要查一下。”这次卢辉走进房间仔细看了一下,垃圾桶里没有袋子,很干净。床上扔着几包湿巾,床头柜上的塑料袋里装了二三十只避孕套……几个人一同被带回了所里。
很快,男子小杨就坦白了。小杨是一名在杭务工的95后,山东人,当天来到小区里也不是看朋友,是包夜来的。几天前,他在QQ上加了一个好友,对方提供了一个号码说是可以“享受服务”。而这个号码的主人,正是前面出现过的大妈蒋某(50岁左右,化名)。小杨通过联系蒋某以后,来到了蒋某常设的“上班场地”(该小区居民楼内),并与黄头发女子李某(90后,化名)发生了关系。
小杨交代,当晚他与李某云雨一番后没多久,碰上警察来敲门,两人一时慌乱,急急忙忙将散落的避孕套、湿巾等物胡乱卷进垃圾袋里,从窗外丢了出去,并临时商量了怎么回答。
而小杨不知道的是,这位李某已是一个妈妈;他还不知道,因为自己年轻,这场“包夜”他还被合谋多宰了近五六倍的价钱。
民警调查发现,大妈蒋某其实就是这套房子的“管家”,当晚又多出来的那名穿连衣裙的女子蔡某(化名),正是刚好来“上班”的“员工”之一。蒋某常年住在这套房子里,一方面看护场地,另一方面负责联络嫖客。@xiugif/zhidao/
民警在蒋某手机通讯录翻出了其它嫖客,通过电话联系,已有多名男子主动投案自首。
警方在进一步调查中发现,这是一个有组织、分工的卖淫团伙,除了文中述及涉事人员,已有其余相关人员相继被抓拿归案。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