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我和干姐姐的性爱故事,我干了姐姐

干妈的家里这么不利,先是干妈的女婿一年前不幸遇车祸身亡,尔后上个月才满月后的小外孙又夭折,这段时候以来,干妈的女儿全日以泪洗面。我的家在外埠,因为念书在龙阳市,所以就寄宿在干妈家。其实自从读小学以来,因为这里的讲授质量很好,所以怙恃就一向把我送到这里念书,可以说,到此刻读年夜学,根基上都是干妈一向在赐顾帮衬我。干爹在沿海经商,也发了不少的财,就是很忙,一年就过节才回趟家,其余就是按期往家里寄钱。     干妈是国有企业职工,因为加入工作早,所以才43岁就退休在家。     泛泛不是约伴侣打牌,就是和一群姐妹去登山玩。经常听见别人说:“哟,惠姐看你多享清福啊,女儿出落的这么标致,还有这么一个帅气鼓鼓的干儿子,老公又这么会赚钱,真是纳福啊!”干妈每次听见别人这么说,嘴都快合不拢了。     也许就是前提太好吧,所以才会发生这些事。这段时候以来,干妈也很少出去玩了,就陪着小莹姐在家,脸上的笑脸也少了良多,原本以前有说有笑的家里,此刻变得很苦楚。
口述:我和干姐姐的性爱故事,我干了姐姐

我回抵家里也常帮着做做家务、煮烧饭,别看我一个汉子,做菜可最拿手,因为我老爸是个厨师嘛。看完功课,我也陪小莹姐聊天,还好我的嘴皮子厉害,再加上那么一点点诙谐,总算能让干姐姐微笑一个。小莹姐本年26岁,很像干妈,很是标致,尤其还拥有魔鬼般的身段,波年夜得像要失落下来了一样,我最喜好从后面看小莹姐,女人的曲线的确被她表示得极尽描摹。我最年夜的幻想就是能娶上一个像小莹姐如许的妻子。     这两天,干姐的表情也好了一点,时不时还到我屋里上上彀,听我说说笑,因为还有三个月的育婴假,所以也懒得去上班。干妈也最先有了点笑脸,常暗地里夸我,说仍是我的嘴甜会抚慰人,其实只是诙谐的力量罢了。     看见干妈又最先出去玩,小莹姐也振作起来,我也很是兴奋,家里又有了活气鼓鼓。     六月底的气候热得不得了,开着空调身上也满是汗,真想一向泡在冷水里。固然快学考了,可我当没事一样,因从来还没有我拿不下的课程。干姐姐也在看书,她预备来岁加入成人高考,一方面拿个本科文凭,另一方面也可以分离一下留意力。     我天然就成了业余家教了,有什么难题也就帮她解决一下。此日,干妈约了伴侣去打牌,估量晚饭又不回来吃了,我和小莹姐在家看电视,把空调开到了最年夜,仍是热得不可,看看外面的太阳,更没有勇气鼓鼓出去走,我恶作剧的说:“姐,今晚上有现成的吃了。     ”“什么工具?”“人肉叉烧包!这种气候,我们在房间里迟早要被煮成叉烧包的,到时辰刚好一人一个。     ”“噗嗤……要吃你本身吃!”“这可不可,我不克不及吃本身啊,可我如果吃了你,干妈回来我可交接不了,仍是等干妈回来吃我们两个叉烧包吧!”小莹姐眼泪都快笑出来了,两手忙着去擦,就在这一刹时,我从腋下看见了半个白白的乳房,兄弟一下就亢奋了起来,还好是坐着,不然穿戴球裤站起来,可糗年夜了。趁她笑得不可的时辰,我偷偷地端详了一下干姐,白色的坎肩体恤,胸前的肉球顶得老高,隐约有两个小凸起,难怪腋下的袖口会绷这么开,小碎花的超短裙,因为没穿丝袜,雪白的年夜腿像外面的太阳一样刺眼。我心里忽然冒出一个念头:“干姐她没戴乳罩,不知道穿了内裤没有?”妈的,心魔一开,真是一发不成收拾,兄弟胀得受不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