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XEBEC的修行年代——足立慎吾专访(二)

在XEBEC的修行年代——足立慎吾专访(二)

作者:高濑司

封面来源:足立先生为Anitama的签名

采访日期:2016年3月18日
采访地点:A-1 pictures 阿佐谷工作室会议室

【受访嘉宾资料】

足立慎吾(Shingo Adachi)

动画师,角色设计师。毕业于大阪艺术大学后进入动画公司XEBEC。之后转为自由之身,现在主要在A-1 pictures进行创作活动。于《洛克人EXE》中首次担任角色设计,在《流星洛克人》、《迷糊餐厅》系列、《刀剑神域》系列、《伽利略少女》等人气作品中担任角色设计和总作画监督,引来热议。此外还在《洛克人EXE BEAST+》、《流星洛克人TRIBE》OP、《今天的五年二班》OP、《分形Fractal》等作品中担任分镜。


■XEBEC的修行年代

——您在XEBEC应该是从动画开始做起的。想请教一下足立先生您对于动画这个部门的职能和工作内容的理解。

足立 首先简单来说,动画就是把原画和原画之间的空隙用画补上,以完成动作的职位。但是同样是做动画补间,随着时代变迁,工作内容实际上也在发生变化。比如说现在已经成为传说的金田伊功先生等人所活跃的1970年代,那个时候的原画其实是非常潦草的。为此,当时的动画工作需要判断对于草原中线条如何选取,选出线来描、来补间,这实际上对于动画的绘画技术要求是非常高的。但是要求高归高,那个时代动画中的动作操作权实际上很大程度上掌握在动画的手里。

但是在某个时期之后,整条作画流水线,包括作画监督、原画、动画等等,各个环节的要求开始向着“照章办事”倾斜,画什么都要根据“指定”。而总作画监督制度的实施同样也是这个方针的一环。我进入业界的时候,动画的工作已经从掌控动作降格成了单纯描原画。

举个例子说,有一张角色站着不动的原画,我在加动画的时候希望给他头发画一个摇晃的效果,结果就被告知“这原画已经通过了作画监督和演出的检查,你不能随便改动”,于是被打回重画。所以说现在这个时代对于希望发挥个性的动画师而言实际上是非常憋屈的,这导致我个人也并不是很喜欢动画补间这项工作(笑)。

——您提到的这个转变大概是在哪个时期发生的?

足立 大概是在TV动画的商业模式开始转为依靠影碟回收利益的那段时间。由于商业模式依靠卖碟,导致那个时期的观众们对于作品的“完成度”的期待值逐步升高。所以说,如果作品中不同集数不同场景如果出现画面效果的参差不齐,消费者们是无法接受的。而这也造成了整个作画系统的改变。因为负责补间描线的动画师是动画行业金字塔的底层,动画与动画之间的实力差距比起原画与原画之间会更大。所以为了不让这份实力差距显现在画面之上,作画系统做出的改变就是减少动画环节出问题的机会,把更多张数交给水平相对平均的原画师。而动画作业变得单纯而不需要创造力,只需要照着描原画就够,而单纯作业自然相对不容易发生问题。

我举一个例子,在80年代的时候,原画画完“坐在椅子上的原画”和“站着的原画”这两张后,整个“从椅子上站起来的镜头”是由动画来接班负责完成的。但是作画系统发生变化后,现在原画阶段至少要画四张原画——“坐着的原画”、“为了起身而调整重心的原画”、“起身起了一半的原画”“站着的原画”,只把描线和简单动作的补间衔接留给动画。

——原来如此。说来动画成长为原画的途中,有些人可能会担任动画检查,不知您有没有经历过?

足立 我也当过动检,而且我是被派遣去韩国当动检。当年XEBEC制作的TV动画《四驱兄弟》系列(1996-1998年)和剧场版动画《机动战舰黑暗王子》(1998年)的动画都是发包到韩国做的。但是成千上万张原动画靠邮寄的话成本可也不低,所以我们动画师亲自上阵,扛着一坨坨原画飞去韩国。然后留在韩国外包公司现场,做一些确认动画、打回重画这些动画检查做的工作,同时顺带指导一下韩国动画师的技术。最后再把完成的赛璐珞画带回日本。

当时我们在韩国的签证只能滞留两周。所以我在汉城的工作室和韩国动画师们一起工作两周,到了期限我就回一次东京待一天,然后再赶往韩国。这样的作息持续了整整三个月。然而这回到东京的一天可也不是就能随便休息的,XEBEC的工作室里照样有《新世纪福音战士剧场版》(1997年)的活儿在等着我。当时还发生过下了飞机不回家直接去公司帮忙干活,熬夜干活一整晚后第二天一早直接赶去成田机场的惨剧(笑)。

——一般而言日本公司都是直接给海外动着公司发包,像您当时这样,动检直接被派往国外的做法是不是比较少见?

足立 是的。虽然也有些别的公司采取类似的做法,但确实不怎么普遍。当然了,网络普及后这些工作基本上都变成了依靠“电送”来交换扫描数据,现在估计基本已经没有公司这么做了吧。实际上在《迷糊餐厅》和《刀剑神域》的制作现场,我作为总作画监督都是在数码环境下修正电送过来的动画文件。

——现在的作画现场,总作画监督修正动画是很普通的情况吗?

足立 原本算是比较少见的,但最近恐怕在很多现场已经成为了常态。特别是赶着要V编前那段最紧张的时间点,根本就不存在什么在纸上修正、然后再扫描再描线再上色的时间。所以光从我在A-1 pictures所看到的情况来说,无论是《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见的花的名字。》(2011年)中的田中将贺也好,《GATE奇幻自卫队》(2015-2016年)中的中井准也好,他们作为总作画监督,都有进行直接修正动画的作业,为的就是在最后时刻再挣扎一把,努力把成片的质量再往上提升哪怕一丁点。老实说这工作量是相当可怕的。不过现在A-1 pictures社内开始逐渐冒出一些有希望胜任这些作业的年轻动画人,我期待将来能够把补间修正等作业托付给他们。

(未完待续)
在XEBEC的修行年代——足立慎吾专访(二)

本文仅供Anitama发表,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刊载本文的部分或全部内容。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