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女子私密会所接客过程,我在女子私密会所接客经历

这家会所虽然身处繁华路段,但外表看上去一点不显山露水。会所是将一幢临街的商住楼的一层商铺和二层住宅买下。一层商铺外表装修与一般的商铺无异,招牌上写着“**女子美体美容休闲中心”。虽说是会所,却很少看到有客人出入。原来,会所的客人一般都是由专车接送,直接进入地下车库,然后从车库来到会所。因此,居住在这里的业主没发现这家会所有任何异样,即便是路过的行人,也因会所临街的落地推拉门常常窗帘闭,还有“男士莫入”的提示而视而不见。这一切,就让这家会所淹没在众多的美容美体街边店之中。
会所采用的是会员制,入会的硬条件是须由两名老会员推荐,然后需要缴纳2万元的会费。这2万元的会费不做消费抵用,收据的名称也是管理费,来会所消费还需另交费。也就是说,2万元就等于买个会员资格。     会所虽然从外表看上去很一般,但进入会所,就会感觉别有洞天。会所上下两层虽然面积不是很大,但经过精心的装修和布置,整个环境也显得非常奢华而富有情调。会所一层是几间分割的房间,分别以几种花草命名,功能分为棋牌、茶水、KTV、视听以及健身等,当然还会摆放几张美容的床,权作摆设。

会所的二楼也是一间间独立的房间,但每个房间都不大,打造成闺房一般,华丽的灯饰,异域风情的摆件,质感极为顺滑的沙发,宽大、蓬松的卧床,还有绒毛长度达到十几公分的地毯……当然,缺少不了的还有双人冲浪浴缸以及情趣椅等。走进来,扑面而来的是神秘、性感、兴奋和惊艳的气息。

会所虽然仅针对女性服务,但老板却是一个40来岁的中年男性。来到会所,几乎看不到有工作人员和客人,因为,这里都是一对一的服务,如果有多人的聚会,那么参与者彼此都非常熟悉,人数一般也控制在3、5对之内。     其实,会所的玄机就在二层,这里每天都在上演着活色生香的情色大戏。凡是缴纳会费的会员一般由专有客服用电话联系。会员要来会所消遣,首先与客服预约,因为,会所一般是一对一的服务,提供服务的技师都是人中极品,为保证每次服务的质量不打折扣,一般一位技师每天仅接一单活。

这里,就要说说技师了。     会所的技师都是清一色的年轻男子。究竟有几位技师,本文中的主人公阿泽也不太清楚,因为他在会所仅做了三个星期,见过其他三位和他年纪相仿的技师,虽然阿泽在这三个星期里挣了他在酒吧大半年的工资,但由于尿血,去医院检查前列腺充血,医生说在这么下去有恐让生育能力受到影响,阿泽才21岁,他才不得不选择离开会所。当然,这是后话。

阿泽来到会所还是个机缘巧合。阿泽竟是通过会所的一位会员介绍的。阿泽是哈尔滨人,他自小热爱体育,考取了南方一所重点体育专科大学之后,毕业后就留在了南方这座城市。     毕业后,阿泽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工作,一段时间阿泽竟在一家同志酒吧做表演,表演的内容是内衣秀,但是,一场秀下来不过30、50元,有客人给点小费也是杯水车薪,因为,阿泽有原则,他绝对不会跟客人去开房,因为,阿泽喜欢女生,在大学期间还曾经谈过2次恋爱,虽然无果而终,但却给阿泽留下十分美好的回忆。

后来,阿泽觉得在这样的酒吧没什么前途可言,特别是每天面对那些色迷迷、醉醺醺的男客人,阿泽就不厌其烦,最后,阿泽又应聘到一家健身中心,做起了私教。     本来阿泽就具有良好的运动天赋,再加上本人刻苦自学,很快考取了几个涉及健身方面的认证,购买阿泽私教的会员也络绎不绝,但是,尽管如此,每月3、5千的收入对于阿泽来说,想购房,想过上更加舒适的生活还是力不从心。

在一次阿泽给一位女健身会员做了舒展按摩之后,女会员对阿泽说,像阿泽这么优秀的人才,不仅按摩手法好,外表也如此完美,在健身房做事,每个月挣区区几千块钱的确是大材小用。健身女会员问阿泽,想不想换个工作挣更多的钱?阿泽问能挣多少钱,对方的回答令阿泽大吃一惊,一个月5万很轻松。     以为是说说而已,几天后的一个晚上,阿泽竟接到一个男人打来的电话,这个男人就是前文提到的会所老板,老板说电话里说不清楚,希望面谈。阿泽就与会所老板见了面。     “

原来,是做这个!”其实阿泽之前就猜到了七八分。老板说,现在挣什么钱最容易?当然是女人的钱。而阿泽既然拥有天赋的身体条件,为何不趁年轻多挣点钱,挣足第一桶金,然后洗手不干另谋出路,到时候起点也大不一样。     老板对阿泽说,会所干得最长时间的技师也不过一年,到时候即便会所挽留,技师本人也不愿意继续做,因为,这个行当完全是吃青春饭,来消费的会员也是喜新厌旧,久而久之失去新鲜感,技师渐渐没了生意,也不愿意继续留下来。

老板说,曾经有一位神仙级的技师,一年的时间,就开上了一辆30多万的宝马,在家乡不仅为父母换了新房,自己还在这座城市买了房。现在,这位技师已经交了女朋友,正谈婚论嫁。还有一位技师,离开会所后,竟然来到会所会员老公的公司做起了行政秘书,月薪超过7千。另一位技师,还和会所的会员共同投资开了家健身房,这位技师投资了30多万,在多个股民中,份额仅低于那位会员。

老板还对阿泽说,做他们这行就是完全满足会员的一切要求,投其所好,尽可能地让会员们满意。因为,来这里消费的会员非权即贵,她们是为了寻求刺激,放松减压。老板说,陪会员聊天,倾听会员倾述,为会员做按摩,如果会员有其他需要,也要一一满足。老板说,让会员满意了,服务一次挣个7、8千块钱轻松加愉快。

阿泽说做什么可以挣这么多钱?老板说,终极目标是陪会员上床。
口述:女子私密会所接客过程,我在女子私密会所接客经历

阿泽的第一次上单是会所为一位会员举办生日派对。除了阿泽还有另外一名技师,来了三个妆容精致,衣着华贵的女性,大家在一起唱歌,喝酒,吃东西,最后,三位会员要求阿泽和那位技师表演内衣秀。那位技师非常娴熟地脱光衣裤,只剩下一条底裤,在这位技师的示意下,阿泽也如此照做,然后,两人在会员面前摆着各种造型,身体的每个角落也被几双饥渴的手抚摸个遍,甚至那位技师还将奶油涂抹在乳头上让一位会员吮吸。

疯狂到最后,阿泽和那位技师都褪去了底裤,并且,那位技师非常敬业地令下体勃起,这让阿泽有些紧张甚至难堪,但那位技师示意阿泽也如此,阿泽才勉强地展示了他傲人的下体,令现场的会员们惊叫、呐喊。

阿泽最后理所当然应该陪过生日会员渡过充满激情的夜晚,其他两位会员和那位技师走进另外一间包房。还好,需要阿泽陪伴的会员最后接到老公打来的电话离开,阿泽甚至有些庆幸。这位会员给了阿泽3000元,之前和三位会员的消遣老板给了3000元,阿泽有些不敢相信,轻轻松松就有6000元入账。那位技师后来对阿泽说,他那晚挣了12000元。阿泽更是惊讶无比,他最后得知,和会员上床过夜一般收费5000元,快餐也有3000元。喝酒、聊天、表现内衣秀,脱光是下限,会员每人3000元。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