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好哥哥用力,哥哥用力啊,用力干我

“哥哥,你饶了我吧,饶了你的慕晴吧!我快要死了。”风艳女慕晴呻吟道,她真的受不了了,此时已是欲火浑身,双峦已经高高翘挺而且,还有女人的神秘也早已泛滥,小小的豆豆也早已坚硬不已,她早已不堪再忍受林昊然的激情挑逗了。     “你不会死的,等一下哥哥会让你,让你好好享受一下。”林昊然笑着抚摸着风艳女慕晴。     “可是我现在都快要死了,等一下等么能够承受住哥哥的鞭笞呢?”风艳女慕晴喘息着诉说着,声音十分低沉,浑身脱力。     我都快要死了,他怎么还能忍受得住啊,我想要他的硕大啊,现在自己私密的水都快要流光了,继续下去我一定没有力气去享受接下来的鞭笞了。     “你都丝了,你真是荡啊。”林昊然的一双手探入了风艳女慕晴的超短,入手满是湿滑。     “你竟然没有穿?里面是真空的?你真是风啊?”林昊然慢慢地发现自己怀抱中的女人是多么地荡风,竟然连都没穿。     水上人家包房一个长相阴柔的绝美男人,结束了刚才的通话,抬起手,在半空中打了个指响继续。
口述:好哥哥用力,哥哥用力啊,用力干我

原本鸦雀无声的包房里,气氛又在瞬间高涨了起来,男人妖娆一笑,随手扯过身边一个娇美得不逊色于任何一个女子的男孩进入舞池,劲爆的音乐和两人的火辣的舞姿就像一颗强效的兴奋剂,全场沸腾。     此刻,男人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都会给人带来高(河蟹)潮来临时的快(河蟹)感,妖冶、魅惑,他用最魅惑的眼神和无比清醒的理智看着他的舞伴在他的眼神中迷失,再一步步沦陷,他就像是散发着惑人香气曼陀罗,绝美但却满含致命的剧毒,可人们依旧无法抵挡他的。     最后的一个音符落下,男人将男孩一把拉到身前,亲密无间的样子,唇舌,所有人的脸上都涨着情(河蟹)欲红潮,却只有男孩脸色瞬间雪白。     只有他知道,眼前这个绝色倾城的妖冶男人正用最缱绻的方式说着最绝情的话。     最后一支舞。     他,是在告诉他,他们之间到此为止。     就在所有人都沉浸在这活色生香吻戏时,男人在众目睽睽之下扬手甩出一张支票,毫不留恋的推门离开。     这时,人们才如梦方醒,原来这个男人,又一次以完胜赢得了一场爱情游戏,他的战利品是是另一个男人的爱情。     走出水上人家,男人望向已经放亮的天空讪笑,满含讽刺的自语着说叶净,你还真是一活生生的畜生。     包房里那个原本取向正常的男孩,也许以后再也不会喜欢女人甚至是再也不会相信爱情了吧,而这一切全拜他所赐,只因那时他一时兴起,发现男孩竟和那个女人一样,有着一双好像半月似的眼眸,微微含笑的样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