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操小妹妹经历,我和小妹妹的激情性故事

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成为一个情圣,直到前年。     高中时期,其他朋友不亦乐乎投身早恋行列的时候,我还沉迷于电子游戏。大学同学双双成对的时候,我忙着挣钱养活自己和我的宠物LUCKY。毕业后,在每个工作单位我又是年龄最小的男性,丝毫没有发生浪漫的资本和机会。慢慢的变成了一个24岁的处男,习惯了扮酷,也习惯了看着A片手淫,习惯在女孩面前当个正经人。     终于有一天,我在一个我曾经看不起的荡女面前,冷静的说出了“操了你好吗”,我才结束了可怜的处男生涯。那天晚上,我觉得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原来女人都是喜欢不要脸的男人啊!走到镜子前,发现几年的时间,我已经从一个娃娃脸的少年长大成了还能一看的帅哥。我清楚的记得那天早上,我对自己说——投身欲海吧,淫荡生涯开始了!!     对女人的心思敏感一些,脸皮够厚些,长的好看点,性格阳光点,确实也构成了对很多女人的杀伤力,虽然有过一些失败,但不断的成功总让我对自己感觉良好。上一次的成功又适时的给了下一次行动的心理优势,人不得不承认,越成功越容易成功,越失败越容易失败。     这年7月的一天,我的同事给我发了一条短信,说要给我发个漂亮姑娘,我回了电话,问是什么类型,什么背景?我的同事说,那姑娘是他的网友,交往有半年了,终于在上个星期拿下,为报答我代他加班之恩,他和那姑娘说我是个好玩伴,要我自己打电话给那姑娘,剩下的事情就看我自己了。这家伙以前也给我介绍过几个妹妹,我对他的品位是很不屑的,所以放下电话后很快就忘记了这事情,心想还是自己到酒吧去混一个周末好了。
口述:操小妹妹经历,我和小妹妹的激情性故事

晚上9点,我正在酒吧和一个刚认识的妹妹聊天。手机短信息提示响了,开了一看——'你是断翼吗?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啊',我心里很纳闷,手机号码不是我熟悉的,但万一得罪一个不太熟悉的朋友也不好。我就回过去问——你最近好么,我在酒吧呢。过了一会,短信回过来问,你在哪?我回是在三里屯,又告诉是在南街的生于70年代,对方接着说也在南街呢,在离我这里很近的乡谣,我说那你过来吧,我请你喝酒,过了5分钟,对方发短信问我穿什么衣服说已经在生于70年代了。我猜可能是QQ上哪个网友妹妹,今天兴致高想起我来了,想毕,站起来大声喊——我是断翼!谁找我?     酒吧门口的一个妹妹笑着向我走过来。当时我的呼吸就停止了。这妹妹穿一条牛仔短裤,一件廉价的T-SHIRT,长头发,没化装,清秀可人,正是我爱极了的那种类型。坐下来要了一杯扎睥后,妹妹笑盈盈的对我说——我是布丁的网友,你怎么没给我打电话呀?我才明白过来,心里暗骂我那个委琐同事:你他妈真是癞蛤蟆吃了天鹅肉!身边那个马子一看对手太强大,知趣的撤退了,临别还不忘恶毒地亲我一口。     妹妹告诉我她叫HALEN。才从北京XX学院毕业,正在找工作,我怎么看也不象是能和我那同事上床的那种女孩,无论气质和谈吐,她也不该看上那种家伙,心里又暗暗可惜了一把。妹妹说第一眼看我就觉得我象她在学校时候的初恋男友,现在觉得行为和说话也很象。我最讨厌有人说我和谁谁谁相像了,于是告诉她,我肯定比她那个破烂男友要坏很多。她微笑说她早看出来了,HALEN笑的时候右边有一个很深的酒涡,露出两颗尖尖的小虎牙,以至于我在酒吧里就有和她拥吻的冲动。     在酒吧,我们乱七八糟聊了很多,但没提一句成人话题。其实我也在想:今天能不能顺利拿下,就地正法?刚好邻桌有个人要了一杯特饮,好几层颜色,喝的时候还点上了火。 HALEN很好奇,我说那我请你喝一杯吧。找老板要了酒单,HALEN的手指犹疑了好久,最后在——去你那住——停下了,用两只大眼睛征求我的意见。我心里暗叹了一口气,这种叫去你那住的特饮是这里最贵的特饮,但又让男孩不得不心甘情愿地为女孩买这种酒。生于70年代的老板可真TMD会做生意啊!骂归骂,我还是毫不犹豫地让酒保调了一杯。     酒端上来了,看的出来,HALEN喝这种鸡尾酒很不熟练。烧坏了三根吸管才喝完,证明了她是个不经常出来混的女孩。想到这,我又把那个同事骂了一把。特饮就是特饮,老板也没吹牛,5分钟后,HALEN的脸就红的可以滴出水来,说话的声音也至少大了20个分贝。我一看时候差不多了,就说我们走吧。她犹豫了十几秒钟,坚决的站起来大声问我——是去你家么?周围人都微笑地看着我。我赶快搂着她说,妹妹,去你家和我家一样,都行。她又用那种可爱的声音大声说——还是去你家吧!我男朋友在家呢!这下周围人可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我们两个了。我用最快的速度扶着她出了酒吧,简直象逃离战场一般敏捷……     在回家的出租车上,HALEN慵懒地趴在我怀里,喃喃不休的说,你是不是他的哥哥啊,你怎么和他那么象啊!说实话,再可爱的女孩烂醉后,对男孩的杀伤力都减少了至少30%。何况我从小到大都习惯被别人照顾,本想浪漫激情一个晚上,谁料弄巧成拙,现在居然变身成男保姆了。还好妹妹没吐,我抚摸着她的长发,轻轻在她胸口搓揉,突然有一种希望这车开一个小时不要停的欲望,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妹妹,不知不觉开始了培养我对女孩的耐心。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