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哥不在家的日子里 我帮寂寞的色嫂嫂解决生理需求

我叫宋培宇,生于一个平凡的小康之家。家父任职银行经理,家母担任小学老师,上面还有个大八岁的兄长。我十岁时,大哥就赴外地求学,毕业后于k城找到一间食品公司的工作,便在当地安身落户。     两年前,大哥突然到法院办公证结婚。事前毫无征兆,完全出乎家里意料之外。之后,他趁着一次假期把爱妻带回家,我也度见到大嫂:原来她是大哥公司的同事,长得面目清秀,五官端正;身形体态婀娜多姿;个性温柔贤淑,应对进退颇为得体。     没多久,父母就对这媳妇感到十分满意,我也羡慕大哥能娶到美娇娘。虽说婚姻成立已是定局,但传统礼数仍不能免。于是,就在农历新年前,挑一个黄道吉日,补办婚宴款待亲友。     等到一切都忙完,年也过了,大哥、大嫂返回工作岗位。身为学生的我则继续拾起书本,努力课业。终于,皇天不负苦心人,十八岁那年我以优异的成绩考取历史悠久的名校─l大学,父母为此高兴了一番。     更巧的是,校区就在k城近郊,离大哥家不远。 母亲特地打电话通知大哥,要我之后就住他们家。所幸大哥家里空间宽敞,所以当我拖着沉重的行囊来到他家,一间空房早就整理好了。     这时再见到大嫂,已怀孕近七个月;而为专心生产,她向公司请了产假。 等学校开学,开始崭新的大学生活后,我的活动重心除校园外,就是大哥家了。

在大哥不在家的日子里 我帮寂寞的色嫂嫂解决生理需求

放学回家,大嫂会不辞劳苦,准备好丰盛菜肴,等待我和大哥享用。平时生活起居大小事,她也会特别关照我。 我相当感谢大嫂,想自己毕竟给人家添麻烦,总不好意思成天就只“茶来伸手,饭来张口”;加上大嫂挺着大肚子,行动不甚方便。因此只要有空,我便会帮忙打理家务。     某周六早上,大哥人在外地工厂出差视察,我和大嫂两人在家打扫环境。因为怀孕的缘故,大嫂每做一阵就要休息一会,额头上早已汗涔涔。她抖抖宽松t恤领口想让自己凉快些,但不断冒出的汗水浸透了衣服,粘腻地贴在身上。大嫂交代我收拾善后,便回房间换衣服。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