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弟媳妇帮我借腹生子,我怀疑儿子不是我亲生的

  荒诞人生的开端     我所经历的事,可能是你们根本没听说过的,也许是我命不好,所有的不幸都落到我头上。     从小我读书很聪明,写得一手好字,年轻的时候,我还是很有抱负的。高中毕业后,我在城里找到一份广告设计的工作。可工作没多久,父母就把我叫回去了,说是要我结婚,快点生个儿子,免得再受大伯他们的欺负。他们连媳妇都已经帮我找好了,只等我回去办喜酒。心里虽然不是太愿意,但是父母的心意我是理解的,他们为我找的媳妇也是我们城里的。     虽然我和老婆没有什么感情基础,但婚后过得还行。不久,老婆就怀孕了,那年12月底就生了孩子。令人失望的是,生的是个女孩。那时,我又回到城里做广告,而且做得也不错。岳父知道我去了城里很不高兴,口口声声说是因为他女儿没有给我生儿子,我才走的。他天天到我们家去闹,我怕父母受欺负,只好放弃城里的工作,回到村里干起了养猪的事。     生儿子依然是我们的任务。我们是土家族,按照政策我们可以生第二胎。可是天有不测风云,正当我们准备要第二个孩子的时候,老婆怀不上孩子了。到医院检查结果是双侧输卵管堵塞,根本不可能怀孕,除非做试管婴儿。但我们哪有那么多钱,这可把我们一家人急坏了。     弟媳答应为我生儿子     父母发话了:三年之内一定要见到孙子,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其实,他们是想让我离婚。离婚再娶,那我的女儿怎么办?一个好端端的家就被拆了;不离婚,父母的愿望就不能实现。我左右为难,就这么烦恼地过着,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我还是常常偷偷掉泪。     正在这个时候,岳父找到我。他知道我的处境,当然他最怕的是我和他女儿离婚。他出了个主意——借腹生子,让他的儿媳帮我生个儿子。这在你们看来可能是不可思议的事,但我们那儿不算是新鲜事。刚开始我不同意,后来仔细想想,也不失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岳父提出了条件:事成后,我要将自家的田地分他一半,我同意了。那年冬天的一个晚上,我们开了个家庭会议。岳父、小舅子、弟媳和我老婆达成共识。可我父母却不同意,他们说这是个陷阱,因为这种事在上辈人身上曾经发生过,结果很惨烈。父母和岳父从小一起长大,了解他的为人,说事情绝对没那么简单。但我想要儿子,也有自信和他较量。协议都达成了,可结果小舅子突然改变主意说不要田,要2000块钱,还要先交,而且还限期两个月。如果两个月没怀上,那就过期作废。我非常气愤:这简直是敲诈嘛。一气之下,我揣着两万多块钱去浙江打工了。
口述:弟媳妇帮我借腹生子,我怀疑儿子不是我亲生的

在浙江的日子,我左思右想:他们能怎么算计我,只有生了儿子才行啊;如果不是儿子我就不认,是儿子那也值得。有了这种想法,两个月后我就又回家了。岳父和他儿子见我回来,好像故意给机会我,出去修铁路了;钱的事大家都没提,事情就这样模糊进行着。弟媳知道我回来以后,主动跑来跟我说很同情我。老婆因为自己不能生,也很无奈。一天,她主动把弟媳找到我们家来,跟她做工作,当天我们就发生了关系。     不久弟媳真的怀孕了,2004年2月21日,弟媳要生了,我赶了过去,结果真的就生了个儿子!当晚岳父跟我摊牌:给两万块钱,儿子就是你的,否则把儿子送人。我一时拿不出那么多钱,又舍不得把儿子送人,就恳求岳父宽限一段时间,让我想办法筹钱。这样儿子就一直放在弟媳家养。     对于小舅子来说,这毕竟是个没面子的事,他跑到广东打工去了,家里只留下弟媳一个人,带着他们自己的儿子和我的儿子。本来他们家条件就不好,这样就更困难了。于是主动托人跟我说将二万降到八千。当我拿着钱去他们家时,岳父又不同意,说一定要等他儿子回来才行,那时我儿子已经三个月了。     既然如此,我就一心做我的桑蚕生意。我想早点赚到钱,把儿子要过来。哪晓得就在这个时候,由于朋友的背信弃义,害得我血本无归,所有的希望都破灭了。又过了几个月,他们家又找人来说,八千块也可以。我赌气说不行,要不就少点,不然我就不要了。我欲擒故纵,知道岳父他们养两个孩子难。最后,我终于以7580块钱把儿子接回来。     交钱时岳父说不能留字据,但为了大家面子上过得去,必须签个抱养协议,我都照办了。2004年10月25日,儿子以抱养的名义到了我家,那天我还请了客。真是奇怪了,儿子来后,除了我谁都不要,喂奶、换衣服都是我。天天晚上还要我抱着他睡,连坐都不让,只要我一挨板凳他就哭。尽管这样,我心里还是很高兴!     又生女儿老婆“中了邪”     就在儿子抱回来四个月后,命运又作弄了我一番——老婆奇迹般地怀孕了!这是好事,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于是我跑到计生部门去问,当然我没说借腹生子的事。他们说我抱养孩子不合法,当然如果这样再生一个也不合法,最好的办法是不要抱养的孩子。     一直对弟媳为我生儿子的事心存疑虑的父母,极力主张我们把孩子生下来,说还是亲生的好。他们说要是我小舅子在里面做了什么手脚,岂不是帮别人养了儿子! 这个问题曾在我脑子里掠过,现在想来也是有点可疑。在我还不知道弟媳是否怀孕时,她对我很热情,一有了身孕,态度就突然变得冷若冰霜,好象就是为了完成一件事。其实我对她一点好感也没有,她是那种很懒的女人,我不喜欢,事情过后,我们再也没有什么关系。     为了验证儿子的真正所属,我跑到血站验血。我是AB型,儿子是A型,医生初步判断亲生的机率是50%。经过深思熟虑,我还是决定忍痛把儿子送回去。岳父他们也同意了。送走儿子,我哭了几天,怎么说我也带了几个月啊,而且我心里还是觉得他是我的!     可老天真是不公平,2005年10月9日,老婆生了,却又是一个女儿。虽然有些失望,但我很平静,经历了这么多事,我已不太在意生儿生女了,我想这是命。可是老婆的思想压力却很大,孩子刚满月后的一天,老婆突然喝农药自杀,幸亏发现得及时,抢救了过来。     岳父第二天就跑到我家来找茬,说我们家的人嫌弃他女儿不能生儿子虐待她。老婆那几天像中了邪一样,一会清醒一会糊涂。一天深夜,她突然起床,拿了把刀就向自己的手臂连砍了四刀,刹那间血流如注,我吓得魂不附体。慌乱中我把老婆送去抢救,就在医院里,妇联的人来了,是岳父告我重男轻女所致。我百口莫辩,真希望老婆能开口说清事实,但她浑然不知,医生说是精神障碍。当地记者也来了,还写了一篇不实报道。这在当地引起了不小反响,给我造成了很大的伤害!     唯一能证明我清白的只有老婆,好不容易等到老婆清醒了。虽然老婆可以对她父亲说清真相,但恶劣影响已造成,我在家乡呆不下去了。今年春节一过,我就跟着一位远房叔叔来了武汉。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我干着最苦的活,为的是忘记那不堪的一幕幕,但根本不能,而且那个送还给弟媳的儿子,也总是我的牵挂,在我心里他永远是我儿子。我还希望有朝一日,能挣下足够的钱,把他接到身边来!     唉……要是当年不那么迫切地想要个儿子,很多事情就不会发生了。前两个月老婆已经到浙江打工去了,我也打算过完春节回去。我想一切重新开始,相信经历了这么多的坎坷,命运总会有些转机,老天也不会那样不公平。     本文地址:xiugifqinggankoushu/nanrenkoushu/5189.html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