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宝石箱的人——东地和生谈P.A.WORKS作品的背景美术

打造宝石箱的人——东地和生谈P.A.WORKS作品的背景美术

作者:怠心客

封面来源:《来自风平浪静的明天》

东地和生,曾经担任过《樱花大战 活动写真》、《攻壳机动队S.A.C.》、《红辣椒》等众多有名作品的美术监督辅佐,如今则以P.A.WORKS的作品为中心担任美术监督。如《Angel Beats!》、《花开之色》、《TARI TARI》、《来自风平浪静的明天》、《夏洛特》等动画美丽的背景美术,都出自他的笔下。

日前,KAI-YOU网站对东地和生进行了采访,请他讲述动画中美术工作人员的工作、背景美术在动画中的作用和创作方法、以及东地关于创作背景美术的思想。


东地和生自幼喜欢绘画。虽然动画看得并不是特别多,但宫崎骏执导的《鲁邦三世 卡里奥斯特罗城》给他带来了不小的影响。哥哥爱看的《宇宙战舰大和号》和《银河铁道999》等剧场版动画也曾令他沉迷其中。

不过,少年时代的东地,并没有想过要去画动画之类的背景。在他高中时,美术老师曾经肯定过他绘画的才能,东地也因此开始学习画素描,并在之后顺其自然地继续绘画,念了美术大学,学习油画。

然而,到了从美大毕业的时候,东地不得不思考自己的出路。他问自己,对自己影响最大、令自己感动最深的是什么?仔细一想,绝对不是什么世界名画,反倒是初中时看过的剧场版动画《王立宇宙军 欧尼米亚斯之翼》的世界观,令他受到了强烈的冲击。

打造宝石箱的人——东地和生谈P.A.WORKS作品的背景美术

《王立宇宙军 欧尼米亚斯之翼》DVD封面

我也想要做出那样的作品,想要成为能给别人带来冲击的人。想要让现在的孩子们也感受一下当时自己感受到的心灵的震撼。带着这样的原动力,东地进入了动画界。


那么,美术监督这个职位究竟要做什么呢?这要从背景美术的构想阶段说起。

创作一部作品的时候,作品的世界观是由以监督为首的主要Staff开会决定的,之后监督会向美术部门提出“想要这样那样的画”,再由美术设定遵循监督的指示,画出设定画。

设定画是没有上色的线图。例如东地担任美术监督的《Angel Beats!》中登场的大食堂的设定画,就是下面这样的。

打造宝石箱的人——东地和生谈P.A.WORKS作品的背景美术

《Angel Beats!》设定画(大食堂 外观)

一部TV动画,需要超过150张设定画,数量非常庞大。这是因为在后面分镜的阶段,分镜师要一边解读脚本,一边看着美术设定来安排角色的位置,来绘制分镜。如果不画这么多设定画,可能有的场景就不知道背景会是什么样子,无法继续作业。

而美术监督的工作,要等美术设定完成之后,才进入正题。美术监督要看着美术设定,描绘美术板——等到绘制动画中实际出现的背景时,美术板将会成为美术Staff的指针。

打造宝石箱的人——东地和生谈P.A.WORKS作品的背景美术

《Angel Beats!》美术板(大食堂 外观)

打造宝石箱的人——东地和生谈P.A.WORKS作品的背景美术

《Angel Beats!》美术板(大食堂 外观 夜1 有照明)

打造宝石箱的人——东地和生谈P.A.WORKS作品的背景美术

《Angel Beats!》美术板(大食堂 外观 夜2 Live中)

即使是同一个场所,也可能根据时间点和场合的不同,呈现出不一样的风景。美术板要考虑到所有的情况进行上色,建立起“夜晚是这样表现的”“阴影是这种颜色的”的种种标准。

美术监督先要埋头画关键的美术板,等到世界观基本确定之后,还要画每一集不同场景的美术板。接下来,他要以此为基础,与背景工作人员开会,针对每一个场景,给实际画该场景背景的工作人员做出指示。

打造宝石箱的人——东地和生谈P.A.WORKS作品的背景美术

《花开之色》喜翠庄周边的道路

美术监督和背景要确认演出的一连串指示,比如说在这个场景,“车辆急转弯发出‘吱吱’一声之后,路面上要留下轮胎的痕迹,所以请制作出轮胎痕的前景(Book,重叠在背景上面的背景素材)”,或者“这个镜头要从这里开始嗖地一下拉近,到这个地方停住”,如果遇到问题就找出解决方案,这样一路推进会议。

背景接受了美术监督的指示开始画背景。虽然根据作品,需要的背景数量也不同,但基本上TV动画一集是300卡前后,所以要交的背景文件也大概是300个。完成之后,接力棒又交到了美术监督手中,美术监督要一卡一卡地检查背景,调整色彩以取得平衡,如果有需要的话还要增减细节,再安排好对应顺序。全部结束之后再接受检查、交给摄影。这就是美术监督的工作。

打造宝石箱的人——东地和生谈P.A.WORKS作品的背景美术

《花开之色》第26集背景。

要完成一张背景,需要美术设定、美术监督、背景三个职位的合作。为了便于理解,可以认为他们分别是创造形状的人、创造颜色的人和具象化的人。大家齐心协力,装扮舞台装置。

然而,如今的动画业界处境艰难,工作时间日益紧张,往往很难保证质量,这也是有时需要直面的问题。业界的技术进步比起提高质量,更重视缩短时间。然而就算使用机械,终归还是要靠人的手来画,无论如何还是需要时间。在这种困境下,要怎样才能做出令观众满意的作品,也是东地等美术工作者的苦恼。


回顾东地和生的工作,实际上,在因为《Angel Beats!》第一次与P.A.WORKS合作之前,他很少参加所谓美少女动画的制作。

东地认为,在90年代之前,动画业界有一种“剧场版作品才是最高级”的风潮。人们觉得一流的Staff不是那些做TV动画的,而是能屡屡参加吉卜力作品、《AKIRA》、《王立宇宙军》等剧场动画的。所以他自己从二十多岁开始做动画背景起,就一直想要参加剧场版动画。

然而,到了本世纪00年代,动画业界的风向稍微发生了变化。美少女动画虽然古已有之,但在这一时代,却成为了业界的主流。

东地不得不面对现实:观众想看的东西,和自己一直深信不疑是最高端的那种斥资重金的剧场版动画,完全不在一个维度上。三十而立的他,感受到了剧场版才是最上等这种文化已经告终,开始心生迷茫。

而青春不再,也是另一个需要面对的问题。在动画业界,有很多人二十多岁就当上了美术监督。但是东地比较大器晚成,35岁了还在做辅佐。眼见着自己再过5年就要40岁了,按现在这个干法,只怕等到那时候自己还是一次美术监督都当不上,这是不是有点不妙啊?

为此而苦恼的东地,不得不接受现实,心想:哪怕是萌系动画也行,哪怕是美少女动画也行,我想当美术监督啊!——现在回想,他自己承认,这说法也是够傲慢的。

就在这个时候,P.A.WORKS社长堀川宪司向他伸出了橄榄枝,邀请他参加《Angel Beats!》美术监督的竞赛。然而要想要参加这次竞赛,他必须得退出当时已经参加的别的工作室的剧场工作组,而且可能再也回不去了。东地为此也再三犹豫,但想要做美术监督的念头最终占了上风,他向竞赛提交了画作,接下来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他不仅当上了《Angel Beats!》的美术监督,而且之后为P.A.WORKS作品当了好几年的美术监督。

打造宝石箱的人——东地和生谈P.A.WORKS作品的背景美术

《Angel Beats!》教学楼

当时的东地非常地拼命,一心想要得到认同。或许正是因为这个缘故,《Angel Beats!》的背景被人评价“锋芒毕露”。

打造宝石箱的人——东地和生谈P.A.WORKS作品的背景美术

《TARI TARI》白滨坂高中走廊(普通教学楼)

谈起创造背景美术时的讲究,东地表示,根本在于一切都是光和影构成的。不画阴影,就无法表现光;不画光,又无法表现阴影。他认为,这种用理所当然的法则来表现背景,就是自己的工作。

如果人看到一张全白的画面,他不会觉得“这光好亮”。但是如果换做全黑的画面中间的空间有一点光芒,就会显得非常炫目。东地在背景美术中始终贯彻着这一观念。画好阴影,和画好光是同义词。虽然画面上会对角色也产生影响,所以创作时必须格外小心,但东地认为,正因为艰辛,才有做的价值。

打造宝石箱的人——东地和生谈P.A.WORKS作品的背景美术

《Angel Beats!》主题曲单曲《My Soul, Your Beats!/Brave Song》CD封面。

对背景反射光也是一样。东地认为,凡是人眼看到的事物,都是受到其他物质的影响,才会呈现出这样的颜色。这些都不是什么特别的东西,也不是他有意认为不这样表现不行,而是要创作背景就自然会变成这样。

比如说,画面上可能会反射出窗外的风景。东地认为,虽然观众可能不会意识到背景中有这样的细节,但通过背景的描绘,也会传达到观众的感官里,在他们的脑海中浮现出周围的风景。

打造宝石箱的人——东地和生谈P.A.WORKS作品的背景美术

《剧场版 花开之色 HOME SWEET HOME》中的场景

《花开之色》中登场的喜翠庄也是一样,画面右侧,来自庭院的光照出了里面的走廊,这是因为从窗外照过来的光的反射。所以通过描绘反光,可以让观众想象出画面上没有直接出现的内部的情景。美术必须对这种地方也意识到才行。

这一点在《花开之色》中贯彻得尤为彻底,从朝阳升起是在哪个位置,到夕阳落下是在什么地方,在全片中都绝对不能出一点差错,必须在脑海中建立起站在什么位置看到的是什么样的风景的构想。

打造宝石箱的人——东地和生谈P.A.WORKS作品的背景美术

《TARI TARI》白滨坂高中音乐准备室

而从《TARI TARI》开始,东地稍微改变了自己的意向。有些时候,可能光从某一个地方打过来会让画面更好看。在这种场合,东地会觉得不那么拘泥于真实的方向不也挺好的嘛。

这种对光的演出的执着,不是东地的专利。在如今动画业界的体系中,不仅是背景,摄影也会特别注意。在别的片场,入射光之类往往是由摄影而非美术来负责的。

不过,东地一般都是和监督在同一个工作室里工作,而摄影却和监督在不同的地方,所以有时候监督的意向不太容易反映给摄影。所以由东地来听取监督的意向,制作背景的方案,如果得到采用就让背景来实际工作。有些时候,还要他来向摄影细致地传达监督的意图。

打造宝石箱的人——东地和生谈P.A.WORKS作品的背景美术

《花开之色》第一季度OP中的场景

比如说《花开之色》OP里的这个镜头,虽然就是电车开过去而已,但是构造上非常复杂。

最里面是阳光直射下的实景。后面的背景虽然基本上不动,但往前一层的楼宇却要跟着电车行驶变换,所以得准备好前景素材。往前一层是电车的内壁,再往前才轮到角色们的赛璐画。

扶手吊环也是会晃动的,所以同样需要不同的前景素材。往前一层是窗户上倒映的天空和楼宇,不必说,这里的楼宇也会移动,需要制作前景素材。最后,东地还要指定在合适的时间点加入太阳的炫光。

出现时长只有区区数秒的一个镜头,需要如此之多的素材,需要如此之多的工序。如果东地不是在监督旁边和他直接沟通合作,是无法实现如此复杂的工程的。

对于背景的概念设计,发言权最大的当然是监督,美术监督的工作是实现监督的愿望。不过,东地说,参加P.A.WORKS动画的监督总是会给他比较大的发挥空间。

打造宝石箱的人——东地和生谈P.A.WORKS作品的背景美术

《花开之色》第18集中的场景

比如这一幕,就是东地向监督和演出提案的产物。东地想象着动画中的角色菜子一定非常努力地试图把信箱装点得可爱,画了这个门牌。然而信箱自身已经老旧,上面的亚克力板也已经破破烂烂,还能隐约看到信箱里面的传单。

实际上,一开始菜子的家人名字都没有设定,是东地在画这个门牌的时候和演出一起决定的。

信箱上面已经剥落一半的贴纸等等细节,当然也不会画在Lay-out上,背景美术也大可不必去画。然而,东地希望能够用这些细节,向观众传达更多的信息。正是这些细微之处的积累,充实了一部部作品。


打造宝石箱的人——东地和生谈P.A.WORKS作品的背景美术

《来自风平浪静的明天》碰头的十字路口

《来自风平浪静的明天》虽然如今已经受到了一定的评价,但东地表示,在动画播出之初,这算不上一部成功的作品。这令他在播出结束时在心中感到了败北感。

打造宝石箱的人——东地和生谈P.A.WORKS作品的背景美术

《来自风平浪静的明天》波路中学外观

平时,东地都是站在不投入感情的立场来创作背景美术的。作品的价值是由观众决定的,这是他的信条之一。观众不在乎你带着什么样的感情、倾注怎样的心意来画画,只会评价做出来作品。所以东地也不对画面代入感情,精神上站在客观的立场工作。

然而,在《来自风平浪静的明天》中,他却打破了自己的规矩,投入了感情。

实际上,一开始东地并不想给《来自风平浪静的明天》做美术监督,因为他不擅长奇幻作品。东地认为,人之所以会为影像感动、从中感受到空气,是因为影像和自己的记忆相对照,给人带来了同感。如学校、教室、放学时的风景、街道、寺庙,都常常被作品用作主题,这是因为这些场景更容易和观众分享意识。

打造宝石箱的人——东地和生谈P.A.WORKS作品的背景美术

《Angel Beats!》体育馆

比如说《Angel Beats!》中的体育馆,不管怎样度过学生时代的人,都会有体育馆的记忆。只要看到体育馆光滑的地板,运动鞋和篮球落地的声音、气味和记忆都会在那一瞬间复苏,所以在制造舞台装置方面是非常有效的手段。

然而如果换做奇幻作品,那不就必须得去画见都没见过的场景了嘛。就算说要在这种地方带出来那样的情绪,海里能够勾起情绪的风景谁都没见过好吧?所以最初《来自风平浪静的明天》来找东地的时候他是拒绝的,然而实在无法推辞,他只能硬着头皮回想起自己青春期时的妄想和空想的记忆。

用自己十多岁时精神开始创作的结果,就是东地将自己的心情代入到了画中。这就好像是恋爱一样,自己满含的心意如果得不到对方的回应,当然要受到打击了。

打造宝石箱的人——东地和生谈P.A.WORKS作品的背景美术

《来自风平浪静的明天 原声带1》CD封面

犯下禁忌、爱上了《来自风平浪静的明天》的东地,投入了“这部作品应该会受到好评”这种极其个人化的感情。结果播出之初,观众的反响却比预想中平淡,这令东地愁闷了好久。没想到自己已经年过四十、有了这么久的资历,才第一次对作品倾注如此热烈的感情、还会有这样青涩的体验。


打造宝石箱的人——东地和生谈P.A.WORKS作品的背景美术

《夏洛特》海报图

在《来自风平浪静的明天》之后的《夏洛特》里,东地回到了一贯的客观立场。他认为,如果对《夏洛特》也投入感情,那自己可能就完全没法画下去了。

实际上,自《来自风平浪静的明天》以来,东地已经很难再绘画了。然而尽管如此,他还是被委托了工作。那么,作为美术监督要怎样维持背景美术的质量?《夏洛特》正是他贯彻了这一点的作品。

现实问题,《夏洛特》的日程要比《Angel Beats!》紧张得多。为了保持质量,东地很快舍弃了“想要展现自己的画作”的个人主义,请来了在《TARI TARI》中担任美术监督辅佐的宍户文香,请她帮忙画美术板,自己负责背景的修正。为了保证正片的背景不崩坏,两人严格地分工合作。

打造宝石箱的人——东地和生谈P.A.WORKS作品的背景美术

《夏洛特》OP场景

如果不这样两人分担美术作业的话,是无法保证每周300张的数量的。更何况,动画最终话角色满世界跑,给背景也增加了沉重的负担。因为场景分散在全世界,所以之前的集数的日本国内场景的美术板一张都用不上,必须全部画新的,实在是非常艰苦。

就这样,《夏洛特》的背景美术总算是保证了没有辜负观众的期待。

让东地投入感情的动画,《来自风平浪静的明天》是第一部,到目前为止也是最后一部。今后还会不会有那样的作品,由于和作品的相会要看缘分,所以东地也无法断定。不过,东地的根底中想要让人感动、让人产生同感的想法应该不会就此消失。所以如果能够再遇到一部让他觉得“只要能做完这部作品我死了也值了”的作品,那就再好不过了。

感动的点因人而异,十个人就有十种感动点、十种作品风格。东地自己的根源来自14岁时看到的《王立宇宙军》,所以他十分重视那个年龄段的感性。

青春期的感动的方法,只在那个年龄段会有。随着年龄增长,心灵如果始终保持纯洁就会无法应对。所以心灵会被有弹力的壳重重包裹,变得结实的同时,曾经纤细的感性也将荡然无存。东地认为,所谓大人,就是这样子的。

正因如此,有着一触即碎的纤细情感的青春期,才会拥有当时独有的感动。东地希望,自己也能继续描绘能够带来那种感动的作品的世界观。


打造宝石箱的人——东地和生谈P.A.WORKS作品的背景美术

《TARI TARI》第5集场景

在采访的最后,东地谈论了背景对动画而言的意义。动画基本上都是由角色才能存在,所以怎样展现角色的魅力,就是他始终思考的问题。不管背景画得有多努力,只要为了陪衬角色的魅力,有些时候也要毫不怜惜地淡化掉。

东地认为,背景之于动画,就好像守门员之于足球。得分的总是站在前线的选手,要是守门员也跑上去大显身手那这比赛必输无疑。但正是因为有守门员在后方严防死守,前锋才能安心地发起攻势。

换一个例子来讲,动画的剧情和角色就好比宝石,而背景就是装着珍贵的宝石的宝石箱。最关键的当然是里面的东西,但为了衬托里面的东西,宝石箱也必不可少。

背景也是一样,是否符合作品的世界观、是否能为作品增光添彩,就是其意义所在。

打造宝石箱的人——东地和生谈P.A.WORKS作品的背景美术

《花开之色》TV动画BD-BOX

打造宝石箱的人——东地和生谈P.A.WORKS作品的背景美术

本文仅供Anitama发表,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刊载本文的部分或全部内容。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