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穿内裤的女孩,喝的半醉的老婆回家居然连内裤都没穿

“喂,你给我醒醒,听见了没,听见了没……”,她睡得像个死猪似的,我大喊了三声根本不管用。看她那幅烂醉如泥的狼籍相,估计若不是司机小王送她回家,很可能就要露宿街头了。

就在准备睡觉时,我给她脱下裤子,里面居然没有内裤,让我顿感惊惶失措。明明早上起床,她还穿着我上周给买的那条粉色花边的,怎会不见呢?

瞬间,我突然失去了理智,光溜溜地拉起她朝脸就是左右开弓,她的鼻子打破了,流出了血,可她依然垂着头醒不了,反到因为我刚刚的那一番折腾,她开始吐酒了,几乎会把肠子快要吐出来,我把她推到了一边,给她盖好了被子,我依着床头抽起了闷烟,一支接一支,一直到天亮。

不穿内裤的女孩,喝的半醉的老婆回家居然连内裤都没穿

她醒了,被满屋的烟雾呛得开始咳嗽起来,我抬眼看了下表,已经是凌晨5点钟,再过1个小时,天就要亮了。她向我要水喝,我没有理她。她躺着就开始又骂我想干吗?竟然把家搞成这样,还像平时那样凶巴巴的对我。

我没理她,她就起身把我手中的烟扔掉,同时也看到了她晚上所吐的那一滩污垢。她还是那样责怪我,干吗不快点收拾了?说这屋子还能住人吗?这次,我没有同她争吵,心平气和的对她说,“我们离婚吧……”,她愣在了床边,用被角捂住了赤裸的上身。

停顿了约十几分钟后,她急忙穿上了睡衣,赶紧起了床先打开窗户,又拿来拖把赶紧收拾干净,这是近二年来,唯一一次她亲自下手收拾家务。屋内的烟消了,地板干净了,屋外清冷的空气吹进屋子,我突然感觉有一种心明眼亮的爽快。

她没有再进卧室,独自在客厅的沙发上喝着泡好的浓茶。我坐在了她的身边,我问她,你的内裤呢?她根本就没反应过来,她说在里屋呀。我说你去找找。她翻遍了秋裤和羊毛裤连高筒袜也看了,随后,我看她在衣柜里找出了一条当即就穿好了。

我说我上周给你买的那条?透过她复杂的神情,而我看出她正在酝酿谎言。她说,昨晚在外吃饭前洗澡了,因为觉得内裤很脏了,就没穿,扔了。我说:“是吗?你不是没有在外洗澡的习惯?你是跟谁在洗呢?”她问我这话是什么意思,说我是在侮辱她。我说:“你应该比我更清楚你都做了些什么?”她并没再接茬……

她的沉默更坚信了我的疑心!我再次给她说了那句话,“我俩离婚吧”,她依旧不吱声,她的脾气突然变得好了起来。
自从她任X信用社主任以来,她就没有按时回过家,还学会了喝酒,而且酒量还很大,她对我说那是业务需要,她说挺烦每天有推不完的饭局,可她却乐此不疲的应酬着,白天在上班,下班后不是这个请就是那个请,大都是企业老总想要货款。

我知道她的工作能力很强,她对业务也非常熟悉,很会周旋各种人际关系,也为家里挣到了钱,可自从她升职后这个家还能叫个家吗?原先她在信贷科,做业务员时,是个贤妻良母,可为什么只做了两年小官,脾气大变了,家务不管了,孩子也不辅导了,这都成什么样了?

孩子在全封闭式学校初初中,每半个月休息一次。我在污水处理厂工作,也没啥事。就这样,生活中我和她彻底换了个角色,成了典型的男内主,女主外。我脾气本来挺好的,性格也较内向,从来不跟她争这些,谁吃亏谁讨便宜,夫妻间能算这种帐吗?她却得寸进尺。

虽没有明说嫌我窝囊,可也总在显摆她的那点儿出息。这我都能忍,我也知道,在一个家庭中男比女弱,注定很多事情在外面抬不起头。我是好好过日子的,从来不计较别人说长道短。我也相信我们的感情,结婚都14年了,爱情早就成了亲情。

我说真心话,我是老实本分的男人,虽然年轻的时候也曾对别人想入非非,终究是有贼心没贼胆。我对老婆也很放心,因为她长得就不是那种骚相,是很憨厚的那样一个女人,矮胖型的,再说她家教也挺好,我老丈人原先是局长,丈母娘是老师,她会校毕业后就直接进了银行工作。

我对她说:“我不知道你在外面每天都做了些什么?我也不想知道。但是,我想通了,我可能不适合你,你也可能不适合我。你有你的理想和追求,我也有我自己的生活方式。咱俩分手吧,还给对方各自的自由和选择。孩子也长大了,他应该能理解大人间的一些事情了,我会尊重孩子的选择,跟我跟你都行。”老婆默默地流下了眼泪。她说,随我便吧,等孩子下周回来跟他商量一下。

我很纠结,我该怎么办呢?为了家,为了孩子,我该原谅她?可我说服不了自己。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