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老公玩双飞,晚上玩我白天玩二奶

这个春节,我们家的气氛很不好。姐姐带着孩子文文回家住,她和姐夫的离婚官司即将开庭。     姐姐反复神经质地叮嘱我:“亚男,千万要跟紧文文,别让他爸爸带走他。那个没良心的。最好不要带文文出小区。”我很痛心,曾经洒脱独立的姐姐现在变成一个不折不扣的祥林嫂。

爸爸一直忙着和律师讨论如何为姐姐这个“无过错方”争取更大的利益,妈妈安慰着文文,责怪姐姐一开始就不该嫁给姐夫。姐姐情绪很不好,很容易就和妈妈吵嘴:“当初你嫌他没钱不让我嫁给他,后来他有钱了你怎么不嫌了?”姐姐说她看到了故事的开始,却没猜到故事的结局。
口述:老公玩双飞,晚上玩我白天玩二奶

精心“培养”出能干老公     姐姐大学毕业时有很多人追,那时我还小,经常看见一些男生在我们家楼下转悠。姐姐不顾家人的反对坚定地嫁给当时一无所有的姐夫。姐姐对我说:“嫁人要有眼光,虽然姐夫现在没房没钱,但是有发展潜力。”

姐姐和姐夫举办婚礼的时候,爸爸妈妈没有去,自家亲戚们也就不方便去参加婚宴。我作为新娘家惟一的代表,给姐姐送去了诚挚的祝福。

姐姐在一家报社做经济新闻记者,认识很多业内人士。在姐姐的努力下,姐夫开了家小园艺公司。随后,姐夫的潜力也确实发挥出来了,他的生意逐渐做大,姐姐没几年就住进了新房子。姐夫的生意已经做到省内其他城市,经常带着员工在外地接些绿化工程。而姐姐则一边继续在报社工作,一边带文文。有时候忙不过来,我们家就帮着照看文文。每次姐夫出差回来,都会请我们一大家吃饭,还会准备一些礼物送给我们。     这两年,我们见姐夫的次数越来越少,听姐姐说,姐夫的生意更好了,又买了两套房子作为投资。     

费心揪出第三者     我一直以为姐姐一家过得很不错,直到国庆期间的一天晚上,姐姐很着急地给我打电话。姐姐告诉我,姐夫在外地打电话过来提出想离婚,但没有说明原因。姐姐打听到姐夫和一个年轻女孩好上了,可姐夫不承认。

无奈之下,姐姐动用各种手段查到了姐夫拨打最频繁的手机号码,那个号码和姐夫的号码显然是情侣号。再追查下去,那个号码的资料也是姐夫的。

我照号码打过去,是一个讲A地口音的女人接的电话,我借口打错电话挂掉。之后,姐姐又动用关系查到了姐夫拨打最多的A地固定电话的详细资料。女人的直觉告诉我们,那一定是姐夫情人的家庭住宅电话。我们托在A地的朋友了解了姐夫情人部分资料。姐夫的情人叫阿媛,今年25岁,有过短暂的婚姻,据说在外地打工,很少回家,以及以前名声不好云云。     

婚姻不是为了感激     姐夫一直不肯回家,只是在电话中要求离婚。姐姐说出阿媛的名字,希望姐夫能清醒。姐姐说:“我知道你和一个叫阿媛的女人好上了,那种女人你怎么能要呢?她中专文化,嫌老公没钱离了婚,跟过好多男人,在他们家一带都抬不起头!我对你有这么多恩惠你还不感激我?”姐夫恼羞成怒地骂姐姐,说她当记者当成精了,深入调查起来比侦探还神。既然姐姐什么都知道了,他也不隐瞒了,三套房子都是他买的,房产证都是他的名字。儿子是随姐夫姓,就是他家的人,姐姐也不能带走。最后,姐夫说:“这么多年了,你一直以我的恩人自居,动不动就在提醒我我的一切是你带来的,我受够了!”     姐姐傻眼了,回想过去,丈夫的事业开始有起色后,她的确怕他飘飘然,经常有意无意地说有她才有他。可能姐姐习惯了优越感,很多时候在朋友聚会中,姐姐会故意抬高自己说:“要是没有我,他哪里有今天,还不是没房没车的穷光蛋!”这些话轻易地拐几个弯,再被人有意无意的添油加醋,传到姐夫那边就非常难听。印象中,姐夫还为这个和姐姐冷战过。

姐姐的收入做日常开销,姐夫生意上的收支一直是独自处理。我问姐姐:“你知道姐夫现在赚了多少钱吗?”姐姐摇头。我又问姐姐:“你知道姐夫有情人多久了?”姐姐还是摇头。我还问姐姐:“你知道姐夫为什么要为那个看起来任何条件都不如你的情人和你离婚吗?”姐姐不服地说,她是姐夫事业成功的基石,她给姐夫生下了可爱的儿子,她独自工作带孩子,还附带着照顾姐夫老家的老人。她这么贤惠,怎么能落到这个下场?而且还是被这么一个不入流的女人抢了丈夫!

我数落姐姐:“姐姐,所有爱情都有竞争者!不要以为你做好了母亲,做好了儿媳,就等着姐夫来感激你。不要觉得你在事业上推了他一把,你就该稳稳地吃他一辈子。感情是要经营一辈子的。不要吃着过去的老本,就坐等着长久的幸福。”     姐姐似乎有所醒悟,可惜她的醒悟唤不回老公的心。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