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误入色诱骗局,老婆雇小姐当保姆色诱我出轨

留念嫌我工资低,为人呆板,兼有间歇性的神经分裂。一直有和我离婚的念头,我不觉得我有什么地方对不住她。吃穿不用她发愁,虽然档次不高,但都是干净的衣服、味道可口的饭菜。女人的心思一旦变了,十头牛都拉不回来。离婚的争议从去年开始,一直持续到现在,仍然被留念拿出来晒。

半年前留念自曝离婚后有人要她,于是又拿离婚说事。饭桌上谈的不开心,不免又打闹。这是常事,我已经习以为常了。晚上依旧争吵、甚至撕咬,互相对骂。她骂我窝囊废,没骨气,不知进取。而且还诅咒我一辈子发不了财,买彩票不中,即使中奖,也不超过十块。

自从留念让我看了她口中要捡二手的傻瓜,我便开始想女人。尤其是女人的腿,因为留念的腿又粗又弯,没有观赏性。每当干那事,一看到她的双腿,就没感觉了。缺少情趣。

上个月,留念雇来了一个小保姆。其实家里根本不需要请什么保姆,留念非要弄,只得吵一架随她去。小保姆是四川人,说话一口辣椒味,让人食欲大增。不光声音好听,长的也漂亮。搔首弄姿,眉目传情,她都在行。只是转瞬即逝,刹那间的事情。本来就在想女人,忽然间来了这么个人儿,真是撩拨人。
口述:误入色诱骗局,老婆雇小姐当保姆色诱我出轨

相处了有一个多星期,发现小保姆属于会勾引人的那种。能让人的心里防线直接下降、瞬间崩溃。偏小保姆又具有我想要的那种美腿,时常在我眼前晃动,惹的人心里火花乱窜。一天留念买车票回了娘家,晚上房子里只剩下我和小保姆。两个人单独起来,眼睛中所占据的都是彼此。我脑子里全是她那双修长的腿,美妙又不缺乏生机,而且又在眼前。

夜里一点多,小保姆房中传来尖叫声。口中大喊着有蟑螂,还有老鼠,后面跟着我的名字。我瞬间来了精神,慌张中忘了穿裤子,全身上下只一件三角,跑到她的房里。只见小保姆身着睡衣,身体暴露了很多。见我来了,上来便抱。我劝她不要怕,问她老鼠在哪儿呢?蟑螂在哪儿呢?她说蟑螂被老鼠撵走了,老鼠又被我吓跑了。我们互相抱着,我能清楚的感觉到她的心跳,还能闻道她诱人的发香。我终于彻底被她征服了,脑子里全是小保姆美丽修长的腿。毫无疑问,我们接吻、抚摸。现成的床,双双倒在床上,及至翻滚……     兴致正旺的时候,小保姆说要去厕所。我在房中耐心的等待着下文,睡在她温暖充满香味的床上。五分钟后,她回来了,熄了灯,开始了我们的激情。我们正浓烈的时候,留念却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我们的面前。结果是悲壮的,我羞愧的无地自容,心里却在纳闷,留念什么时候不知不觉得来了。

留念说小保姆刚才打电话给她了,说我在房间里xx她,便赶来了。我再神经也知道,丈母娘家离我们这儿要坐八个小时的火车,她往常回娘家总要呆上个把月。留念下午六点走的,怎么可能会出现在家呢。很明显,这是一个骗局。

我对她说,你究竟想怎么着吧,是离婚,还是离婚,还是必须离婚。留念说,是的,必须离婚。离婚协议,在抽屉里放了半年。留念拿了出来,我签了字。保姆自然无须去管她,我再傻也能够知道她在充当什么样的角色。其实我们彼此都知道,我们在试图挽留这段婚姻,但是终究没有留在怀里,继续相处下去。我们心里很清楚,两个人需要的是什么,既然婚姻是自由的结合,也无须霸道的强迫它善始善终。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