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

  丈夫有了外遇     男人有了钱就找情人玩感情的事情,以前总有耳闻,现在,竟然发生到我自己身上来了。

大多女人眼里容不得沙子,但现实让我无法不容。特别是女人到了40岁这个年龄,对婚姻的要求随着自己皱纹的上升而下降。丈夫倪波在外面的事,我早已心知肚明,但我并没有和他争吵,藏起尊严,委曲求全。

倪波是一家单位的领导,42岁的男人,长得帅,事业出色,我们一家人坐好车,住豪宅,无论在亲戚朋友还是同事眼里,绝对是让别人羡慕的一家人。

我忍,是因为我不想打破这个华丽的婚姻外壳。它撑在那里,是个门面,也是个资本。倪波无论怎么玩,只要他顾家,对这个家有责任心,对我和孩子尽到做丈夫和做父亲的责任,我对他也不苛求。但是有一点,他在外面不能玩得过火,弄得人尽皆知。我对此事的极限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但是,去年年初,他让我知道了一些具体的人物地点和事件,这让我沉不住气了。

对方是他的下属,一个年轻漂亮的大学生,我在他单位见过。那女孩能力不错,有点水平。倪波不是随便男人,漂亮女孩多的是,他喜欢她的才,这点我太了解倪波了,好歹,我们已经是十五年的夫妻了。     是倪波的反常引起我的注意。下班回家,我的手机随处可放,可他不同。他的手机随时都拿在手里,上厕所,洗澡,都拿出拿进的。我躲在卫生间门外听,他边洗澡边和对方通话,哈哈哈地笑得爽朗,我说你也不嫌累!爱得这么委琐,你是有品位的男人,要讲点美感!

这些有智慧的调侃,他以前极喜欢,现在却被他说成是尖刻。“你少管闲事!没事打你的牌去!”他丢下一句,不再理我。     

我和“第三者”通了话     最先提醒我的是倪波的一个下属。小伙子是从农村考到城里来的,在这里举目无亲。     有时他帮倪波来家里出出进进的拿些东西,我对他像对弟弟那么好。有天他偷偷告诉我,要我把丈夫管紧点,只说了个半头话,另外半头,是倪波另一个下属告诉了我。我平时热心快肠,丈夫虽然当了多年的领导,但我在他的下属面前从不摆谱,并且极乐善好施,所以落得好人缘。

这好人缘却用在了揭露丈夫的婚外情上,我不知是喜是悲。想了想,还是给那女孩打了个电话,好言好语地跟她说。唉,40岁不想离婚的女人,面对丈夫的情人只有“轻言细语”了。

我说,你那什么的,你知道我是谁吧?好,知道就好。我也不找你扯皮。她说你有么事?我说是关于我老公的事……她说顾大姐你放心,我绝对和他没任何关系。我说那我就放心了。那麻烦你以后不要和他那么频繁地通话了,他的手机费可以报销,你个小伢,刚参加工作,估计工资不会太高吧,吃饭都成问题,哪有那么多钱打电话……感觉她的声音里有些尴尬,连声说,好好好。我心想倪波要是看到那样子,不知道会是什么感觉。     大学生?我也是大学生哩!只是年龄大了些,我没什么比你差,我心里恨恨地想。

当天晚上倪波回家,不动声色。我当然也不会主动提起。感觉这婚姻,从此有点像打一场仗,谁胜谁负?我整晚没睡着,一直想到窗外有了鱼肚白。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

丈夫搞烦了     两个月后,“内线”告诉我,那女大学生调走了。去了另一个城市。我高兴是高兴,心里还是有些于心不忍,特别是看到倪波那些天没精打采的样子。我爱他,不想看到他难过,可我没办法,要我爱到把自己的丈夫推给情敌,我还没到那境界。

也许正是因为这份“于心不忍”,对倪波那段时间的经常出差我没太在意。他每周末就出去两天,现在想来,他不是出差,是坐飞机去另一个城市和那女大学生约会去了。他在飞机上,我在牌桌上。

倪波这两年一直冷淡我,他的冷淡把我逼向了牌桌,也把我逼得不再关心他。所以后来他要他妹妹带话给我,说他在外面有女人,是因为我太不关心他了。我说那他也得检查检查自己,一个女人老是拿热脸贴你的冷屁股,谁受得了?

那时,他每三个月和我才有一次夫妻生活,我问他怎么回事,他说他有病,“前列腺!”我说那我陪你去看吧,他说不用。

我知道他在躲我,我劝自己别逼他,便退了一步,可他那里又进了一步。那女孩调走后不久,他干脆抱着自己的被子睡客房了。我们家房子大,三百多平米的复式楼,房间就有六个。他说和我在一起睡不着。     那时母亲生病了,七十多岁的她在床上瘫痪了五年,我前前后后往医院跑了三个月,没心情顾及夫妻生活,倪波要单独睡,我也没太拦着他。直到今年五月份母亲去世。

母亲去世的那个月,我夜夜以泪洗面。那天我梦到母亲,猛然哭醒。恍惚里,我在床上到处找倪波,想寻求一个拥抱,却突然想起,他已不在枕边,他在客房。

我穿着睡衣,抽泣着推开客房的门。倪波睡得正熟,我躺在他身边,从背后轻轻地抱住他。他惊醒,欲抽身离开。我抱紧他,哭着说:“我想妈妈,我受不了,你让我抱一抱吧!”他不动,只任我在他背后抱着他哭。好久,我抽泣着睡去。半夜醒来,我一个人在床上,倪波离开客房,又抱着他的被子去了卧室。     丈夫发火了     四十岁的正常女人,生理和心理的需求都日渐旺盛。下班做完家事,忙完孩子,倪波一般还没进家门。     累了一天,我只好去睡。但是每天睡到半夜都会醒来,一醒就睡不着了。

我去客房找倪波,他睡觉越来越惊,像随时都提防着我的入侵一样。我刚一沾他的床,他就惊醒起床离开。我跟在他后面,从客房到卧室,又从卧室到书房。三百多平米的复式楼,6个房,我们没有用作相亲相爱,却用作逃避和追赶。     那真是滑稽的一幕!

夜里不开灯,我们两个人一前一后跟着,走着,不说话。怕惊扰另一个房间里的女儿,我们沉默地在偌大的房子里追撵和较量。我问自己,这样好吗?不好!没有尊严的夫妻生活我不要。但是,你是我丈夫,法律规定你对妻子有过夫妻生活的义务。你有这个义务履行!你不喜欢?没关系!只要我喜欢就行!我干嘛总为你考虑?我是和自己的丈夫睡觉,又不是和别的男人做不正当的勾当,我不丑!     这样一想,我更加气愤,也更加强势。结婚十多年,我从没骂过倪波,可是那次我对他却动了手,因为他做我的“思想工作”。他对跟在他身后的我说,“你这是何必呢?你还年轻,单位又好,又不缺钱,你怎么就想不开呢?你要睡觉,可以找别的男人睡啊……”

我一把拉住他的衣领,五官因为屈辱和气愤变得扭曲,这守活寡的日子,我再也不想让它冠冕堂皇地演下去!我大声骂倪波,我骂他无耻:“自己想跟别人睡,还要自己的老婆和别人睡……我们离婚!离!”     倪波马上接下我的话:“离吧,你开个价!”我大惊,我是一时气话,我从没想过和他离婚,可他居然要我“开个价”。我们是大学同学,彼此的初恋,结婚15年的夫妻。这么多年的相守,他已经不仅仅是我的丈夫,他更是我的亲人,我生命里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我浑身瘫软,抱住倪波嚎啕大哭,我说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你和孩子!没有你们,我要这么大的房子干什么?我要那么多的存款干什么?

流泪的声音     爱情没了,我的哭声打动不了丈夫。     我们的状况越来越差。在一个屋子里住着,我们每天几乎见不到对方。倪波每天大约凌晨一点才回家。他估计得对,那个时候我已经睡着了,而早上我起床上班的时候,他客房的门还关着。     有时丈夫回来时,我还没睡着,我默默躺在床上等他。虽然我知道不能去“看”他,但我可以用耳朵去“听”他。我听他用钥匙开门的声音,在玄关换鞋的声音,放下皮包的声音,推开孩子的房间去看孩子,打开卫生间的灯洗澡,直到他最后回到他的客房……

我在“听”里体会着他,想像着他,直到无奈地睡去。

为了尊严,我强忍着自己不找他。一个月过去了,三个月过去了,我要忍到什么时候?我做不到像有些女人那样,城里不足城外补。我爱倪波,也尊重倪波,不想用背叛去报复他。

我不愿意那么做。我是倪波的妻子,很不争气的女人,他明明讨厌我了,不愿意碰我了,我却还是这样想着他,恋着他,忠于他。却不知道,自己的忠,在他眼里早已成了纠缠。

那天半夜醒来,我又忍不住去客房找倪波。我知道我一上床他就会醒,我默默地抱着他,对他说:“别跑!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我不强求你!就让我这样从后面抱抱你,好吗?我就抱抱你!”

他听了我的话,没起床跑。他静静地让我抱着,从背后轻轻抱着他。我听到流泪的声音,泪水落到枕上,像花朵一样碎成了花瓣。是夜晚太静,让我听得那么清晰,我清楚地听到,那是他流泪的声音。倪波,我的丈夫。已经不爱我的那个男人。我拥抱他,他却和我一样哭了。爱和不爱,都流泪。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