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钱给发廊妹开发廊,没想到是做卖淫的肉体生意

  她来自我曾挂职扶贫的地方     我是去年春天认识她的,那天我在街上巧遇老街坊,他说要请我去做保健,我也没拒绝,就一同前往。

老邻居带我去了一家不大的休闲中心,还介绍了一位小姐云云给我按摩。她人长得很清秀,按摩得很舒服,很到位。见她没说话,我就问她是哪里人,她说是鄂西房县人,我一听就有了兴致,因为几年前我曾在那里做过挂职扶贫干部,知道那个地方很穷,但人都很质朴善良。我忍不住问她家里情况怎样,她告诉我她父亲有病不能干活,家中还有两个弟弟在上学,为了养家糊口她很小就出来打工了,因为文化水平不高也只能做些按摩之类的活,工资很低,现在扁桃体发炎厉害,身体发烧说话都蛮痛苦也没有钱去看病。 听了她的话,我很同情她很想帮她,就跟她说我带她去看病,她听了很高兴,对我说了好多感谢的话。

第二天我就带她到一家市立医院检查,医生说拖的时间太长需要开刀做手术。我问要多少钱,医生说最少得2600元。我有点犯难,钱我有,但感觉自己跟她非亲非故的,还真有点舍不得。(情感口述www.xiugif.com)见我不开口,她就跟我说这里太贵了,在她们县城最多也就800元。我说,那好我就借钱你回家看病吧,病不能再拖了,听我这么说她很高兴的答应了。

过了几天,她就告假拿着我给她的钱回房县老家看病了。临走前我给她留下了联系方式,叫她以后有困难还可以来找我。     

再见时我认她做了干女儿     去年大约中秋的时候,她又回到了武汉。由于没有住的地方,我让她在家住了三天,为了让她尽快地安顿下来有一个新的开始,我在一家大超市给她找了一份营业员的工作,一个月600多元的工资。

她非常感激我,要拜我为干爸爸。我自己有一个独生女已成家,老伴在南方,两地分居。见她这么说,我也真切地感受到一种助人的快乐,于是就答应了。从此我们便以父女相称,在各方面我也以一个父亲的职责和义务照顾她。
借钱给发廊妹开发廊,没想到是做卖淫的肉体生意

云云到超市工作没多久,就对我说营业员的工资太低,她每个月交完房租水电就没什么钱了,家里还指望她寄钱回去呢。她停顿了一会对我说,江滩一家电影院附近有一家发廊转让,她有熟人,只需5000元就可以租下来。问我能不能借她钱。我有些犯难,虽然她是我认的干女儿,但钱毕竟是一个敏感的问题,并且是开发廊——万一是做不正当的生意,岂不是损坏我的名誉,思虑再三,我对她说借钱可以,不过得约法三章,给我写份保证书。她满口答应,保证书中的主要内容有:不得违规违纪,不能敲诈勒索,不做有损人格尊严的事。此外我还要她打了一个借条,对我的要求她一一答应,并签了名。

发廊很快开张了,但我从未去过,她也不怎么来看我,偶尔电话跟她联系,她都说很忙。     春节临近,她要回家过年,走前到我家将发廊的钥匙交由我保管,要我有时间就去看一下,我答应了,并要她安心回家过年。     

我在发廊看到了不堪的一幕     大年除夕这天,我想起她的托付,就去了发廊,我摸出她给我的钥匙,打开门,屋里有些暗,我抬头看到屋里贴满了性感、裸露的女郎画像,顿时浑身紧张,有种不祥的预感。发廊有两层,楼上住人,楼下洗头、按摩,我打开灯走到楼上,发现床头放着避孕套避孕药。“她怎么能骗我!拿着我的钱去干这种勾当呢?”当时我只觉心里憋的慌,恨不能马上找到她问个究竟。

整个春节我都在不安和焦躁中度过,真是没想到一大把年纪了居然被一个女孩子给骗了!

终于等到她在家乡过完春节回汉,那天她拿着家乡的特产跟我拜年,我抬头看看她,挺秀气的一个女孩子,怎么会这样呢。等她坐下来,我严厉地责问她开发廊到底是做什么?见我这么问她感觉有些不对劲,但还是满脸堆笑地对我说:“洗头、按摩呀。”我拿出在发廊找到的避孕套问她“这是什么?”满以为她会就此招认,谁知她矢口否认说什么这跟她没有关系。听她这么说我简直气得不行,就跟她说把我借给她的钱还给我,从此一刀两断,她说了句“没钱”就扬长而去。

她走后我左思右想,感觉必须跟她说清楚来个彻底的了断,于是我找到她的发廊,再次要她还钱,她对我的要求仍然置之不理,后来干脆躲到房间把门给关了。趁她不在,我偷偷的问楼下帮忙洗头的小工:她每天都在干些什么,是不是经常有男人出入?小工说是经常有的士司机送人来,来了就到楼上把门给关上了不知道在做什么。看来事实果然不出我的所料,走前我跟小工说待会等她出来就跟她说我要她还钱,把事情说清楚,否则我就叫派出所来查她。

听我这么说,她从房里冲出来很爽快地向我坦白了,说她就是做男人的生意,赚男人的钱的。“你们这些人过得这么好,不愁吃不愁穿,怎么能理解我们生活?父亲一直有病,家里还有弟弟要上学,我十几岁就经熟人介绍到温州的发廊打工,没多久就被老板娘逼着接客,从此就一直做这行。你也不想想我一个初中都没有毕业的乡下妹子,举目无亲,不做这又做什么呢?”

听了她的话,我对她又升出了几许怜悯之情,但同时又感觉她很可怕,临走前还是坚持要她还钱,断绝我们父女关系。

之后不久的一个晚上,听小工说有警察来检查,她就连夜拿着东西跑了,我试图跟她联系,但怎么也联系不上,她的手机号码被取消了。

最让我意料不到的是,她在临走前居然跟周围的邻居说我是想她的心思想不到才要她还钱的,真是好心没好报,不说我身体上的原因,凭我这身份和条件,要找个女人过日子也不难。唉……如今,真是好人难做呀!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