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8分钟”后,乐队“东京事变”或许将再度复活

东京事变——这个于2012年2月29日宣布解散的日本乐队,或许就要再度回归。

最初的惊喜来自于里约 奥运会闭幕式上的“东京 8 分钟”,担任音乐监督的椎名林檎在背景乐中采用了《望遠鏡の外の景色》和《ちちんぷいぷい》这两首个人作品。而东京事变最初的键盘手 H ZETT M 的作品《 Neo Japanesque 》和《 Get Happy ! 》也在配乐中出现。“东京 8 分钟”的音乐几乎成了东京事变的专场。

除了“东京8分钟”,还有更多的信号出现在了粉丝面前。

昨天,椎名林檎正式公开了两首新曲。一首名为《13 jours au Japon~2020 日本の夏》,而另外一首新曲《ジユーダム》的封面右下角除了她个人的苹果 Logo 外,还印有东京事变的 Logo。

令人惊喜的是,这首名为《ジユーダム》的歌曲由东京事变的前成员龟田诚治、刃田缀色、浮云、伊泽一叶共同参与制作。

同样在昨日,东京事变的全部作品开始在 Apple Music、LINE MUSIC、Google Play Music、AWA 等流媒体全面上线。

日本摇滚乐队Okamoto’s的成员Hama还在Twitter上发文希望东京事变能在2020年发一张名为《再放送》的专辑回归,东京事变的前贝斯手龟田诚治很快就在自己的Twitter上进行了转发。而在今天,其他的成员也在Twitter上发布了新曲公开的消息。

这一切都预示着:东京事变乐队将要再度回归。即便不是正式复活,乐队也很有可能将在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上来一次限定重组,进行歌曲的现场演出。

2014年,椎名林檎就和担任东京奥运会筹委会委员的蜷川实花在节目上进行了一次关于奥运会表演所要呈现内容的对话。

蜷川实花认为,国外对日本的认知到现在还是富士山、艺伎动漫之类非常固定的观念,还有很多其他的东西没有传达出去。同时,日本还有一种独特的新审美,那种在流行文化里的,堆砌再堆砌,混乱但又成立的加拉帕戈斯化(Galapagosization,即在孤立的环境下,独自进行“最适化”,最终对外丧失竞争力)的审美,简单来说就是“卡哇伊”文化。也有与之相反的,那种禅意的极简的审美,这之中还有传承上的联系。

蜷川实花想把这种新的审美展现给世界,而椎名林檎拥有的那种独特音乐性或许刚好契合了这一点:她很“日本”,但并不主流。

比起很多日文歌中所唱的爱情、梦想、眼泪,椎名林檎的风格可以说是相当大胆、多变,在“混乱”中充满了一种独特的个人美学色彩,激烈又敏感,病态又华丽。她可以一头短发,穿着和服,弹着吉他,唱着撕心裂肺的歌曲,也会用摇滚去讲述日本古代的爱情故事,传统的日本文化和现代工业在她身上交织出一种矛盾的美感。

而以椎名林檎担任主唱的东京事变,在她独特的嗓音和团员的演奏中,展现了一种独特而又更多元的音乐。但比起椎名林檎个人那种大胆的表达,乐队的音乐则更加收敛。2003年的秋天,在椎名林檎的演唱会中,东京事变正式成立,这也是东京事变第一次的演出。

2004 年 7 月,由于成员 H ZETT M 无法兼顾两个乐队,因此宣布退出东京事变,并介绍伊泽一叶加入东京事变。 而那个时候吉他手画海干音也宣布退出,椎名林檎便找到了以前合作过的浮云加入东京事变,第二代成员最终确定。

在成立的八年中,东京事变一共发行了六张原创专辑、七首单曲。2011年底,由于演唱了NHK晨间剧《康乃馨》的主题曲,椎名林檎和东京事变第一次站在了红白歌会的舞台上。

2012 年 1 月 11 日,也就是成立八年之后,乐队在官网上宣布了将于 2 月 29 日解散的公告,并展开告别演唱会《 东京事变 Live Tour 2012 Domestique Bon Voyage 》。但团体声明中,成员并没有排除今后会重组的可能,“我们虽死,但会因为你的再生装置而复苏,再见了!”

这次的“东京8分钟”是一个契机,或许在不久的未来,我们就可以看到这支风格独特的乐队再次站在舞台上。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