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娶了个美女老婆,我却只能躲厕所打飞机自慰

叶芽刚出生的时候就是个美人胚子,圆润的脸蛋,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卷而翘,睡着了还不时牵动嘴角露出无邪的笑容,让父母喜爱不已。更让他们开心的是,小时候的叶芽特别乖巧,很少哭闹,吃饱了就一个人玩玩具,睡醒了没人来抱就睁着眼睛静静地躺在那儿等着大人过来,这更让他们相信这个天使般美丽可爱的女儿是上天赐予他们的最宝贵的礼物。

然而长着长着叶芽却性情大变,温柔的脾气在两岁以后全然消失。该吃饭的时候不吃饭,该睡觉的时候不睡觉,疯了一样地玩,大人一管就扯着高分贝的嗓门大哭大闹。在两周岁生日那天,她把爸爸买的     蛋糕从桌上推到了地下,气极的妈妈照着屁股甩手给了她一巴掌。一屋人都愣了,这是妈妈第一次打她。大家都准备捂耳朵等着她放声大哭时,她却一声没吭,扑闪着眼睛怔了一会,低头走到妈妈面前对妈妈说叶芽错了,妈妈不要生气了。妈妈彻底向她投了降。

接下来叶芽上了幼儿园。在幼儿园里她更是飞扬跋扈,有恃无恐,攀上所有能攀上的地方,弄坏所有能弄坏的东西。经常在课堂上违抗老师的指令,上学第一天就打了四个小朋友,其中两个还是个子比她高的男孩子。一段时间后一个班的小朋友几乎被她打了个遍,学校没办法只好向她父母下了通碟:再这样下去将把叶芽拒之校外。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父母这下傻了眼:到底哪里才能管得了这样一个“活宝”?妈妈非常认真地跟叶芽“谈”了一次,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听进去,接下来她却真的老实了一段时间。这期间还出了一件让人哭笑不得的事:老师让小朋友们报名参加兴趣班,有学音乐舞蹈的,有学绘画书法的,当问到叶芽时,她大声说要学习探险,然后去神农架捉野人。至今她的这段故事还在亲戚朋友中传为笑谈。

叶芽上初中后已经出落成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儿了。但此时也是她最反叛的年纪,骨子里更是桀骜不训。她有了自己的心事,和父母的关系也渐疏远。由于出众的外表,她身边总是围绕着一群男孩儿,每天疯玩,学习成绩就挂在了中下档。父母心里着急,却拿不出什么好的办法。正面劝说不起作用,反面激将又怕把她刺伤使情况更糟糕。但就在初三上学期发生了一件事,让叶芽彻底有了改变。

那时叶芽喜欢上了同班的学习委员,并满怀信心地以为投之以桃能报之以李。但不曾想到人家根本就不买帐,对自己送的那些本子卡片呀什么的也拒之不理。叶芽气极,她的观念中男孩子向来都把自己当神一样供着的,怎么遇着了这样一个不识抬举的?追问之下才知道原因:人家是嫌自己学习差。这深深刺伤了叶芽的自尊心,她发誓,一定要好好学习,考出好成绩让那个家伙瞧瞧。从此她就像变了一个人,按时上学按时放学,到家后学习至深夜,半年后她顺利升入了重点高中。父母也没想到,一个小男孩的拒绝竟能给叶芽如此大的激励,看来以后真得加强对她的挫折教育了。

高中时代叶芽相安无事,只是在选科上跟父母发生了冲突。叶芽喜欢文科,理想是当一名记者。而父母却让她选读理科,到时可以报考当时比较火爆的计算机专业。叶芽坚决不从,并离家出走相要挟之。父母最终败下阵来,顺从了她。     叶芽考取了理想中的那所外语院校。进校不久就被选拔为学院广播站的播音员,并参加了院排球队。很多人没想到,这个外表温柔脱俗的女孩却有着直率爽朗的男孩般的性格。     进了大学叶芽无疑又成了众人追逐的目标,有人点歌,有人送花,有人请吃饭,有人约游玩。叶芽似乎没有把心思放在这上面,依旧上课播音打球,有空就背着爸爸送给她的专业相机学习摄影,生活过得多姿多彩。     大学三年级时,由于频繁接触和交往的加深,叶芽和同在广播站的工作编辑小葛产生了感情。小葛来自偏远农村,性格内剑沉稳,脸上线条硬朗,说话铿锵有力,给人感觉非常靠得住。而叶芽天使般的面孔,爽朗洒脱的作风,自信向上的心态也让他的生活点缀着趣味和欢笑。但谁也没有主动捅破这层窗户纸,就这样心照不宣地过了一个学期。

叶芽就是叶芽,她在经历了一个寒假的相思之苦后毅然向小葛表白了内心。小葛不曾料想她会这么主动,虽也能感觉出叶芽对他有意,自己也非常喜欢这个女孩子,但他却一直很犹豫,觉得自己的物质条件和家庭背景与叶芽相差太远,叶芽的父母会不接受。叶芽诧异小葛会有这样的想法,郑重表态: 英雄不论出身,她叶芽接受的人父母肯定也能接受。于是不久后她就把小葛带回家去跟父母摊牌。

父母很早就和叶芽谈过感情的问题,他们也不会横加干涉,但一再告诫她第一要重人的品性。看到小葛后对于他个人条件父母表示了默认,但还是顾虑他的家庭,如果真要善始善终的话,担心叶芽会因为文化差异生活方式价值观等等不同与小葛起冲突。叶芽认为这一切的考虑纯属多余,她是和他结婚过日子,不是和他的家庭。但妈妈立刻更正她说,你嫁给了他,就嫁给了她全部的社会关系。对于这句话叶芽当时是半知半解,也没往心里去,一再向父母保证自己的选择肯定不会错,父母也就应允了。

毕业后叶芽选择了考研,而小葛表达了想留在省城的意愿。叶芽求父亲帮忙,动用了父母的社会关系,将他安排进了一家事业单位,成了国家公务人员。小葛工作很卖力,也很会左右逢源,再加上叶芽父母的关系,在单位深得领导赏识。小葛的家人更是欣喜异常,为儿子能留在城里工作,更为了有一个漂亮能干优秀不凡的城里媳妇而自豪。

就在叶芽考研准备的差不多的时候她突然发现自己怀孕了,面对这个意外她不知如何应对,就找到了妈妈。妈妈劝她打掉孩子,不能因此打乱了全盘的计划。而小葛却持反对意见,他央求叶芽把孩子生下来,因为在农村像他这么大的男的早就当爹了,而且父母也表示了想早抱孙子的意愿,他渴望有个温暖的小家庭,家里有贤良的妻子和可爱的孩子,一起生活一起玩耍。叶芽被他描绘的美好图景陶醉了,决定听从小葛,把孩子生下来。

在叶芽的强烈要求下父母给他们买了一套房子,并选了一个日子结了婚。结婚当天小葛的父母不选千里也赶来了,那是一对普通的农村老人,脸上沟沟壑壑,身材瘦小佝偻。当主婚人向大家介绍他们时,叶芽看到小葛脸上有一丝不易觉察的尴尬和不快,随即脸也红了起来。叶芽向公公婆婆行礼敬酒,老两口激动的杯子都拿不稳,小葛的母亲更是激动的眼泪直流,用粗糙的老手抓着叶芽,语无伦次地说着些她听不懂的方言。在人们的祝福声中叶芽开始了她的婚姻生活。
口述:娶了个美女老婆,我却只能躲厕所打飞机自慰

新婚之夜碍于身体情况他们没有洞房花烛,而是各自躺着想着各自的心事。许是太累了,小葛很快鼾声如雷。而叶芽却怎么都睡不着,脑中哄哄作响,理不出头绪来。突然她就和小葛走到了一座高楼前,小葛提出要捉迷藏,叶芽高兴应允,于是就跑到了最高处,等着小葛来找她。但等了半天仍不见人影,她心里不安就下去找,下去一看底下已没有小葛,到处都没有小葛的踪影。她大慌,就开始大声喊,喊着喊着就哭了起来。这时身边的小葛用力把她推醒了,定神一看原来是做了一个梦。小葛揪了揪她的耳朵亲了她一下,她仍在迷怔中,并突然生出一种陌生感,环顾了一下周围才意识过来:她已经结婚了。然而结婚第一夜就做了一个扫兴的梦,叶芽第二天心情非常不好,打不起精神来。

怀孕后叶芽贪睡,早上还在迷迷糊糊中小葛就起床上班了,一个人吃了东西收拾了屋子后就看书散步,然后对着菜谱学烧各色菜肴等着小葛下班吃晚饭。而腹中一天天长大的胎儿更让她觉得甜蜜和幸福,脑中时时浮现出小葛向她描绘的美好图景,就期待着宝宝快快降生。

小葛的工作也干的得心应手,由于年轻有为,被单位纳入干部人员的考核之列。这更激发了他的上进劲头,不管是在单位还是在家里都是一副春风得意的模样,对身怀六甲的叶芽却少了些关怀。叶芽觉得他每天已经回来得够晚了,回来后还要上网至深夜,问他他回答是学习找资料。一次叶芽起身去卫生间,特意走到书房看看到底小葛在做什么。这一看让她傻了眼:小葛在对着一幕不堪的画面呻吟不止,显然已经到了高潮。顿时她的头“哄”地一下,一种说不出来的厌恶感涌上心头,迅速跑回了房里。她不能接受平日里意气风发的小葛竟然会做如此污秽的事情,那张英俊的脸庞顿时变得丑陋无比,越想越觉得委屈眼泪止不住刷刷滚落下来。过了一会小葛走了进来,躺下后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掩饰不住的疲惫。他随后把手搭在了叶芽的肚子上,叶芽触电般嫌恶地把他的手猛地推开。小葛疑惑不已但没说什么,不一会就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叶芽向妈妈说了这件事。妈妈笑着劝她不要太往心里去,你现在怀着孩子小葛也委屈呀,他自己解决也就算了,总比到那种不正经的场合好的多吧。但妈妈也提醒叶芽多长个心眼,男人在自己老婆怀孕期间最容易出状况的。叶芽笑笑却紧紧记在了心头。

还有一个月叶芽就要生了,也正逢小葛单位正忙的时候。每晚忙到深夜不说,有时连周末都要加班,叶芽一天中都不能和他说上几句话。她倍感孤独和委屈,只好住在妈妈家里。一天正在浇花时,她接到了一个高中时代的追求者大毛打来的电话。

大毛一个朋友在闹市区经营了一家比较有规模的夜总会,每天迎来送往什么人都有,其中也不乏以公务为由吃喝玩乐的公职人员。大毛告诉她,他看到小葛了,在包房唱歌,怀里还搂着小姐。叶芽对这种俗套的电视剧情节哑然失笑,她不相信小葛会低俗到出去找小姐,但妈妈的提醒又让她半信半疑。大毛还告诉她,小葛已经去了不止一回了,唱歌完了以后干什么就不清楚啦,说完就是一阵坏笑。叶芽大骂他不正经,遂后就挂了电话。但越想越觉得气愤,便又重拨了大毛的电话,让他再看到小葛时告诉自己一声,自己要亲眼求证。大毛连说没问题。

果然,一个周末她又接到了大毛的电话,让她过去“看好戏”。叶芽匆忙出门打了车赶往夜总会。到了门口就看到了大毛,大毛瞪着她的肚子似乎有些不忍,但叶芽此时已经怒火中烧,拉着他要去找小葛。到了包房后眼前的一切让她如坠冰窟:小葛喝的烂醉,怀里搂着一个浓妆艳抹衣着暴露的女子,手在她的身上到处寻摸。叶芽只觉得头好晕,晕的站不住了,很想找个东西靠一下,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醒来后叶芽发现自己躺在四面都是白的一间房子里,仔细一看竟然是医院。她赶紧摸自己的肚子,肚子却平平的,宝宝没有了!她一时想不起来是怎么回事,当终于费力想起来时,放声大哭起来,歇斯底里。这时妈妈跑过来安抚情绪激动的她。她早产了,剖腹产下一个男婴,还好母子均无大碍。而小葛已经在病房外坐了一夜,没有勇气进来看她。

叶芽提出要见小葛,妈妈出去了。两人一对面,叶芽只觉得从未有过的陌生,她要重新认识这个人了。她没有大吵大闹,表现出了不正常的冷静,对昨晚的事只字未提,只是问着宝宝的事。(情感口述wWw.xiugif.com)小葛不知道她要怎么办,只是颤颤惊惊地回答她。末了叶芽问,我想让孩子随我姓,可以吗。小葛有不详的预感,但为了安抚她的情绪,就答应说好。叶芽客气地说了声谢谢,就让他出去了。     叶芽没有回自己家,在妈妈的精心照料下做月子,照顾孩子。小家伙长的很像小葛,眼睛却像叶芽。面对孩子,叶芽身上的母爱充分释放了出来,每天就平静安详地看着宝宝。妈妈也觉察出了一些异常,但叶芽不说也不敢问,就忐忑不安地一天天过着。

孩子满月这天,叶芽很开心,亲戚朋友的夸赞让她非常满足。晚上一家四口聚在了一起,气氛非常凝重,而小葛脸上是掩饰不住的不安和尴尬。沉默了半晌叶芽拿出了一张离婚协议书,让小葛签字。虽然多日以来一直担心吊胆等着这事有个了结,但还是没想到会是这种结果。小葛一下子就跪下了,流着泪让叶芽看着刚出生的儿子的份上乞求她原谅。父母也急了,劝叶芽要考虑清楚,不能凭一时冲动意气用事,毕竟这事还不到非要离婚才能解决的地步。

但所有的劝告对叶芽都不起作用了,她没有流泪,平静地一字一顿地说,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她已回不到最初的生活了,她无法原谅小葛的这种过错,这婚肯定是要离了。

离婚后孩子归自己,她带着孩子离开那个家。小葛此刻才明白,叶芽为什么要向他请求孩子随她姓了。     小葛没有同意离婚。他不忍心叶芽一个人带着孩子,更害怕来自社会的舆论压力,年迈的父母也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但叶芽是铁了心,查阅了相关法规,女方在生完孩子一年内男方不能提出离婚,但女方提出离婚的人民法院酌情可以受理。僵持了许久他们最终走上了法庭。

当初一段美好的恋情,大家看好的一段婚姻就这样仓促结束,父母伤透了心。他们更心疼叶芽,年轻的女儿一个人带着孩子,以后的人生她该如何走下去?而经历了这一切后叶芽表现出的坚强和淡定更让他们心酸,她明显像变了一个人,并决定等孩子断奶后就出去工作。父母相信她说到就能做到,从小叶芽就刚直不阿不会委曲求全,而现在的选择完全是为了保全自己的尊严。

叶芽心中,“爱情”也渐渐淡去。此时她体会到,爱情原来是最经受不起打击的,当初就是对爱情寄予了太美好的想象,才容不得它有一点点的瑕疵在里面。这就像她喜欢的一个景泰蓝花瓶,被她不小心打碎了,后来找人粘合起来,乍一看还是原来的模样,但细一看裂纹清晰可见,再也恢复不到当初的完整了,而且以后一看到它心里就别扭,就狠心把它重又摔碎,埋在了妈妈家的花坛里。她要么就珍藏着完整的瓶子,一旦碎了只能把碎片埋藏,她别无选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