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丈夫性需求不满足,我换各种做爱姿势满足他

我和雪剑是在西餐厅认识的,那时我一个人在吃冰激凌,还要了一杯热咖啡,两块巧克力,正处失恋期,唇干枯舌寂寞,这种冷热刺激很管用。他走到我面前,坐下,微笑地问:“很冒昧,你点的东西有点儿矛盾,不过,很有趣。”我不太喜欢轻浮的男子,但因为百无聊赖,有个长相英俊的男孩儿与我套近乎,我还是不反对的,便冷冷地回答:“是吗?只要喜欢有什么不可以?”

他专注地看我舔吮着冰激凌,那时,已是初冬,突然他问:“冷吗?”不知为什么仿佛是他触到了我的痛处,我竟双眼湿润,哽咽地说:“是的,有人背叛了我的初恋。”忽明忽暗的烛光改善了他那粗犷的脸,他温柔地掏出打火机,打着火,有点儿诗意地说:“我给你一点儿温暖,不是借的,我愿意。”那一刻,我已没有任何心理设防,我们聊天,一见如故,那一夜,我们成为最后一对客人,他送我回家,开门进屋,才发现身上披着他的西装外套,忘了还给他,开窗找他,他已打车离去,这也为我们的爱情与婚姻留下了一个伏笔。

我和他的西装睡了一夜,一种淡淡的烟草味道和古龙水的余香,令我想入非非,我是闻香识男人,做了好多梦,一觉醒来,我明白过来,这个男人对我意义非凡。以那件西装为媒,我们有了第一次约会,之后便一“约”不可收拾。他是进攻型的对手,而且很容易“激动”,我无法拒绝他种种冲动后的“积极行动”,因为令我陶醉,一个情感空巢期的女人,需要这些男性的花草抚慰,我成为他的爱情俘虏。有种冒险走钢丝的感觉,令我神采飞扬,除了他,我别无选择。

我们很快就偷吃了禁果,他带领我一步一步走向一个冰激凌般美妙的悬崖边,然后跳进他汹涌的激情里,沉溺其中。那夜,我们依旧两人分享一支冰激凌,在所有的“恋爱小吃”里,他最喜欢挑冰激凌给我,理由只有一个:“你吃冰激凌时非常性感!”并且坦承最初被我迷住走向我,也是缘于我一脸茫然地吃着一支鲜艳的冰激凌,舔着如血的草莓泥,莫名地令他想起一个名字,叫“血腥玛丽”,他觉得这很刺激,并冲动地靠近我,想不到我接受了他温暖的一切:赞美,打火机的火苗,一件黑西装……
口述:丈夫性需求不满足,我换各种做爱姿势满足他

雪剑没羞没臊地问了我很多性喜好,我半嗔半羞地回答着,令他炽热。我喜欢看他燃烧而无助的样子,很有男人味。多少次问他为什么会爱上我,他很坦白地重复:“因为你吃冰激凌的样子很性感!”这个答案对所有女人而言都不是最好的,因为它不涉及爱情,只点到性,但他的解释是,男人被女人吸引,最初的感觉纯粹是一种性向往,爱情是“性”的美丽后缀,很多男人在两性交往方面,实施投机主义的策略,对女人撒谎,把爱一个人的理由上纲上线,无限夸大,其实,最初的爱情是很简单的,甚至没有崇高理由。

我最终信服了他的答案,也许对一个男人而言,他们最初感兴趣的真的是你的容颜,身体、嗓音,之后才是个性心灵,以及所有内在美。雪剑的一句口头禅:“你是我永远的兴奋剂!”半年后,我们结婚了,本以为婚后生活他会务实一些,但他仍花样百出,这里,我指的是性生活。不过,有一点没变,他还是最喜欢看我吃冰激凌,并且称我是“冰激凌形象小姐”,表示单单看我的吃相,就会热血沸腾,斗志昂扬。所以,我们家冰箱里一年四季都装满了各式各样的冰激凌,我害怕吃多了会致胖,而我丈夫的回答是:“我就是喜欢丰满女人,你再胖,我都抱得动!”由此,我们发明出一个新词,即把做爱戏称为“吃冰激凌”,一个暧昧的暗语,只有我和他知道它的含义。

很多次,我丈夫拥着我动情地说,娶到我真是三生有幸,因为我给了他全世界。他说他是个性欲强的男人,一直渴望找个像我这样一个外表淑女内心狂野的太太,我极大地满足了他,而且我也乐此不疲,这是一种高浓度的知音,有巧克力的味道。我则自嘲,我们两人臭气相投,是“先性爱后恋爱”。我曾担心这一切会不会只是过眼云烟,但“七年之痒”过后,我们仍激情澎湃。

终于有一天,丈夫有点儿怯生生地问我,是否可采用克林顿与莱文斯基的做爱方式满足一下他,我明白他的意思,故作无知。他不好明说,便文绉绉地打了一个比方:“就是让我做一回冰激凌……”我笑纳了,但又警告说:“下不为例!”他则撒娇说:“偶尔为之,好不好?就权当你高兴时赐我的奖赏!”这种也许不为人称道的有点儿另类性爱方式,便成为我们的性爱新选项,慢慢地我也不觉得有什么不洁之处,是的,我爱他的全部。

我们夫妻俩都有体面的职业,工作很忙,但一般情况下,我们都力争回家吃晚饭,夜晚是我喜欢的“去处”。我曾问丈夫:“你会不会在外偷吃冰激凌?”他难得严肃认真地说:“不会的,在外头情感走私的男人,他的婚烟内部一定出问题,或者夫妻性爱没有真正满足他,我应付你都有点儿吃力,难道长了三头六臂不成?”可我还是有点儿不安,对性这么酷爱的他,很难说不会被其他诱惑所牵引。(情感口述www.xiugif.com)不过,如果他对性喜好没那么强烈,我想,他的魅力肯定会被大大减分。

我们仍然相互欣赏、取悦,并不时做些性游戏,开点儿性玩笑,客厅里他听我的,卧室里我听他的,各尽所能,同甘共苦。这个肉欲男人,很坦白,甚至有点儿顽童习性,但我疼他,也需要他。我知道,性爱绝不是生活的全部,但有了它才有鸟语花香,每当他手臂环绕着我说出一些肉麻的话时,我都情不自禁。     这是一个行动的男人,他用性证明自己的忠诚与爱意,我们趣味相投,我们都很快乐。但偶尔我会把我们的关系与我父母的婚姻模式作对照,后者的夫妻关系,虽平淡无奇,但维持一生一世;而我与雪剑的这种充满性趣的婚姻之旅,会不会只是一种短期行为?真的,我们很不同,我们是把性放在首位的,但性能永恒吗?居安思危,我打电话向心理专家咨询,想弄明白我们的关系是否正常。8年夫妻生活,很纯粹,我们还没要孩子,以后的路还会这么激动人心吗?其实我们都想要个孩子,但又担心这会破坏我们彼此的“性”福,也许我们是太珍惜现在的状况。总之,我们的幸福,是因为首先“有冰激凌吃”,然后才有其他派出生来的种种快乐与追求。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