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美术监督甲斐政俊谈《驱魔少年 HALLOW》

“绝色”——美术监督甲斐政俊谈《驱魔少年 HALLOW》

作者:izumi

封面来源:《驱魔少年 HALLOW》

《驱魔少年  HALLOW》的制作人片桐秀介(TMS Entertainment)在接受《Newtype Romance 2016  SPRING》的采访时曾表示,在将《驱魔少年 HALLOW》动画化时,他会想尽办法不破坏星野桂老师所描绘的唯美世界观。片桐的确兑现了承诺,7月《HALLOW》第1话开播就以其华美的视觉冲击牢牢抓住了粉丝们的心。而片中一幅幅精美绝伦的风景建筑离不开背景美术的强有力支持,本剧美术监督甲斐政俊在接受8月号《NewType》的专访时,谈了相关制作的细节。

“绝色”——美术监督甲斐政俊谈《驱魔少年 HALLOW》

《HALLOW》的动画是在甲斐和芦野芳晴监督为首的“较真派”的领导下展开工作的。在甲斐政俊眼中,漫画杂志上原作的彩页完成质量之高,几乎让观赏者生出想要顶礼膜拜的冲动,其本人作为原著的粉丝,为充分展示作品的特有氛围,作业时一直以原作的完成度为奋斗目标。

还需指出的是,除了两位监督,原作星野桂老师对色彩也有其独到的见解,星野曾经向甲斐监督提出教团本部画稿retake(返修)的要求,她将三角屋顶指定为橙色,墙壁的白色也选了更为醒目的白,因此,实际播出的动画的色彩相较原案更为丰富。

《驱魔少年》的时代背景是19世纪后半期~20世纪前半期,也就是夏洛克·福尔摩斯活跃的那个年代。因而片中的背景必须与历史高度吻合。例如,现今水蓝色的的伦敦塔桥据说建成当初是巧克力色的。并且,由于当年没有彩色照片,有些就只能依靠文献记录或是比照插画进行作画。类似这样的考据需要查阅大量史料,繁琐而困难。除此之外,当时塑料尚未发明,建材普遍以木材、黄铜为主。那时的玻璃虽然在透明度上不及现代,设计及制作工艺却是巧夺天工。另外,日常生活用具的黄金装饰比比皆是,为逼真再现奢华绚烂的器物,作画时参考了许多古董品。

“绝色”——美术监督甲斐政俊谈《驱魔少年 HALLOW》

用色上,大到阴影色,小到细节部分都十分讲究。当然,如果涂成单一色彩,操作步骤肯定会简化许多,但甲斐却选择了颇为费时费力的做法,通过不断叠加色层,以求达到最为理想的配色。据说为追求心目中理想的颜色,甲斐和芦野监督多次下达retake。这次《HALLOW》里的阴影色一律不使用黑色,表现暗部时,代之以多重叠加的钴蓝,以达到一种暗蓝色的阴森感。此外,天空的颜色同样是甲斐高度重视的一项。描绘夜空时,月亮的颜色会随场景改变。即便是同一地点,黄色月亮与蓝色月亮照耀下所显现的气氛截然不同。照明方面,考虑到维多利亚时代荧光灯还未得到全面普及,光源以煤气灯和火焰为主,所以夜间无论街道还是建筑的亮度都偏暗。

甲斐特别提到此次背景组的关键人物是担任美术设定的藤井一志。具体颜色和美术样板(为统一作品的样式、配色、总体感而制作的背景样板)由甲斐负责,但在此之前的美术设定都是藤井画的。藤井的设定画得相当出彩,甲斐说藤井遵循芦野监督的指示尽心尽力描绘背景,精确还原原作的各个细节,每根柱子、屋顶接缝等细枝末节都画得一丝不苟,上色也不敢有半点马虎。按说初稿只是草稿,但其精细程度绝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草稿。

甲斐尤其中意第3话里的黄昏景致。风景原型是巴黎著名的蒙马特高地,由于这里是故事开场阶段的主要场景,制作上花了不少力气。作画阶段,在参照现有照片的基础上将全体建筑物统一到故事发生的历史年代,上色时,着重刻画夕阳照耀下建筑物表面的漫反射,营造出美轮美奂的色彩效果。监督希望各位一定不要错过。

“绝色”——美术监督甲斐政俊谈《驱魔少年 HALLOW》

谈到本作魅力时,在美术制作上倾尽心力的甲斐却给出了令人有些意外的回答——登场人物。为突显角色的存在感,监督说自己最喜欢神田,理由简单粗暴,因为人家长的帅。《HALLOW》里有不少神田大显身手的戏码,监督个人很期待制作神田出场所需用到的背景。甲斐表示,为更好地体现剧中角色的风采,他所率领的背景美术组会用心绘制与时代设定高度匹配的景物,将最考究到位的背景呈献给观众。

“绝色”——美术监督甲斐政俊谈《驱魔少年 HALLOW》

本文仅供Anitama发表,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刊载本文的部分或全部内容。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