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口述:淫荡的妈妈和我老公上床,淫荡的妈妈给女婿当情人

这件事,一下子捅到了我的痛处。因为我也曾有过此类经历。如今事隔两年了,虽然我跟老公离了婚,也远离了自己的生母,可仍然难以释怀。我先是有一个不幸的童年,再有一段不幸的婚姻。所有的不幸,怎都让我赶上了呢?我该不该去责怪老天爷,为何让我前半身的命运如此悲惨。到底是谁的错。

在我10岁,才刚读小学二年级的时候,爸爸就因病离开了我们。那时候,我对“死亡”的概念还很模糊,只是搂着爸爸那冰凉的脸,喊他快些醒来,然而他却永远的纹丝不动。姐姐大我三岁,显得比我懂事,她也曾哭过,但她很快就没事了,非常坚强,记得她一再不断地安慰我,说爸爸没了,还有妈妈和她两人照看我。

与姐姐比起来,我从小到大都很稚嫩,或许是老二,或许是性格。总之,我从来都是想着依靠别人,思想上从未有过独立,那怕是挑选一件衣服,也是姐姐说好看了,我才去买。我相信姐姐的眼光,做啥事我也一直指望着她。这些年来,她确实像父亲一样,呵护着我。

姐姐的性格跟爸爸像极了。雷厉风行,直来直去,敢做敢当,坚强不屈。而我的脾气,到是随了妈妈,遇事总是拿不定主意,只会不停地哭鼻子,擦眼泪。我和妈妈都是那种比较“软”的女人,到是姐姐的强势和霸气,有时还真像是个男子汉。

父亲走后,家里的经济负担全落在妈妈的身上,包括父亲治疗期间所欠下的一部分债,因此姐姐和我都只是勉强读完了初中,便走上了社会。我永生难忘,妈妈当年的节衣缩食,曾有三年时间,家里一个月吃不到一顿肉,妈妈有时买不起蔬菜就去捡菜叶,再不每天就吃“盐水煮豆”。以至于,我现在,看见豆子和豆芽就想吐。

早些年,有很多人劝妈妈改嫁了,就连爷爷奶奶也是这个意思。然而,姐姐却坚决不同意,我也投反对票。所以,妈妈整整活守寡了十五年。爸爸走时,她才35岁,正值风韵之年,如今,她也才刚步入50,可已经花白头发,身体佝偻,像是60岁的老太太。

也许是我和姐姐长大了,都成家了,也理解了妈妈。近两年来,我俩一心想给妈妈找个老伴,让她今后的日子,在我们姐妹不在她身边时,有人能陪伴着说说话。可惜通过亲朋介绍也牵线了两三个人,都不太合适。主要,可能也是妈妈没了那份心思。妈妈总说,年轻的时候,我们姐妹俩不让,现在她老了,那还有如此心情,这是让她去丢人,丢脸。也是给我们抹黑。

妈妈的这些心理话,让我和姐姐,很心酸。我俩确实,因为妈妈带男人回家的事情,跟她吵过架。也曾拆散过,她和一个叔叔的感情。在爸爸逝世2年后,妈妈跟同车间的一位叔叔,好上了。那位叔叔小妈妈5岁,也曾离过婚,也有两个孩子。妈妈和他亲密接触持续了足有一年之久,那时候我准备要上初中,姐姐就要毕业。

当年正值青春叛逆期,为妈妈的那件事情,我和姐姐还偷偷离家出走了三天,差点儿快把妈妈急死,妈妈还报了警,其实我和姐姐就住在一同学家里。后来是同学妈妈看到了地方电视台滚动的寻人启示,才亲自送我俩回家的。姐姐的同学和那位阿姨还向我妈妈道了歉,事后,妈妈就跟那位叔叔便彻底断了。

在我初中毕业后,姐姐已经在饭店打工三年多了,还学会了做菜,做小吃。听说她还谈了男朋友。那年我在姐姐的朋友帮助下,我去超市做了服务员。此后,我家的生活条件开始慢慢提高了,家里还换上了新彩电,还给妈妈买了洗衣机。妈妈也说翻身的时候快到了。
情感口述:淫荡的妈妈和我老公上床,淫荡的妈妈给女婿当情人

在后来的几年时,妈妈也有过带男人回家。可姐姐一当听说后,就跟妈妈吵架。骂妈妈不要脸,姐姐总说,她现在正谈对象,正准备找婆家,如果男方听到妈妈的流言蜚语后,对她肯定有影响。还说妈妈是成心想害她嫁不出去。每逢姐姐和妈妈为此争吵后,妈妈总是一个人独自流泪,姐姐却像是有气无所撒。

我虽开始一直支持姐姐,可每当看到姐姐总以此欺负妈妈的时候,心里也常不是滋味儿。在我18的时候,我跟第一个男友上了床。后来,接而连三的跟他在一起同居着。直到20岁那年,他竟喜新厌旧,狠心把我甩了。我开始懂得了感情,懂得了珍惜,懂得了失去,懂得了女人。

也就是在那年,姐姐嫁人了。本来,妈妈是有心让她招上门女婿,可姐姐不同意,妈妈也没办法。姐姐嫁去了外地,离我们很远。姐夫的家境还算不错,姐姐说对她也挺好。姐夫是一个厨师,现在跟姐姐在他们那里,开了一家餐馆,姐姐也成了老板娘。因为路途遥远,姐姐不常回家。自姐姐出嫁后,我便和妈妈相依为命。     那些年在妈妈当家的日子里,我完全服从于妈妈。她实在太不容易了,我绝不能像姐姐那样不听她的话。在我第一次失恋后,我很悲观,也很绝望。妈妈一直在我身边陪伴着。

一年后,我又开始了一次网恋,在网上认识了一个同城小伙子,感觉他很真诚,对我也非常好。相聊一个月后,便见了面。他给我的印象非常好,他阳光,帅气,工作也很务正、踏实,网恋一年时间里只觉得他挺真实,对我更是执着,并未发现他有什么坏习惯,可能是他家里太穷了,想“花”也“花”不起来吧。     我给他说了我家的情况,他听后非常的感动。甚至于他愿意为了我入赘到我家。这点正合了妈妈的意。当我跟妈妈谈起他的情况时,妈妈显得是一百个同意。妈妈并不嫌弃他家里穷,妈妈总跟我说,找男人只要人品好,心眼好,做事务正,这类男人最让女人放心,今后肯定不愁没有好日子过。

妈妈的支持,更助长了我和他在一起。我们才算得上是真正意义上的裸婚。他娶了我,算是白捡了一个媳妇。包括,婚礼的开销,还有他的衣服,一切都是用我这些年来攒下的钱。

结婚那天,他父母和哥嫂都没来参加。可能是骨子里反对这门婚事吧。在农村,只有家里娶不到媳妇的男人,才会做上门女婿的。公婆即使再穷,也不愿意让儿子做上门女婿,好有心让我嫁过去。可是,我去他们家图啥呢-要吃没吃的,要住没住的,三间破瓦房,遇到下雨天,外面大下里面小下。

这种日子,能过吗-我家即使再没钱,起码也有房子住。况且在县城里面生活,找工作也方便。老公跟我是没意见的,当然,他选择做了上门女婿,可能也没得到父母的同意,而是玩性子。不过,我俩感觉还是有感情基础的。他在市里是做临时工,我在县城里做服务员。各有工作,而且结婚我们也有打算,想租个店面做水果生意。

我这些年在超市,积累了经验。他之前又跟水果批发商之前有交往,对这行比较熟悉。在各方面条件成熟之后,婚后半年,我们的水果店便开张了。因为店铺开在生活区,销量很好。我们一年时间就把投资收了回来。他也表现出了很自信,也很有经验。

在我家里更是占有了一席之地,甚至于多次,当着妈妈地面敢训我。不过,也是善意的,我和妈妈从未在意过。反而觉得男人就得强劲一些,这样才能撑起这个家。

结婚三年,我们其实早就融入了一家,非常和睦,每年我至少也会二三次去他老家看看公婆,公婆也接纳了我,也给他争了些面子,唯一不足之处,就是我现在肚子还没动静,可是我们夫妻生活感觉还是挺有激情的。因为生意太忙,我们并没顾得上去查查。再说,妈妈总说女人各有情况,有的女人怀孕就较迟。     那几年,每天老公很早就得去批发水果,凌晨2-3时,从家里出门,4点左右到达批发市场,那个时间水果最便宜,也有选择。然后,回来之后就6点7点多了。我们家没车,老公去批发水果,每次只能是跟几个人,合租一辆小货车去的,长年累月,风雨无阻。他的辛苦,我和妈妈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每次,他把水果卸下来之后,放入店里,给我填好进货单,就回家里吃饭,睡觉。我每天早上8点进店里,然后整,清洗水果,一般9点左右准时开门营业。

妈妈如今退休在家。每天主要是给我们做饭,忙碌于家务。老公每天还是像往常一样,批发回来水果,放进店里,回家吃饭,到家时已经7点半了。妈妈给他煮了茶蛋,榨了豆桨,买了油条,就等着他回来吃,像是等亲儿子一样待他,我有时都没这种待遇。我一般,很少吃早餐,每天去了店里吃碰伤的水果,就吃饱了,其实我特喜欢吃水果,自己开店天天吃也没吃腻。

但是去年某天,竟让我发现了这一生中恐怕是最龌龊的一幕,妈妈居然跟我老公,她眼中的好女婿睡在一起。这事我能接受吗?可我也只能在耻辱与悲伤中泪奔。

那天,我去了店里。像往常一样,整理好了水果。然而在9时左右,工商和防疫、卫生联动突击检查。要查看我们的房屋的租赁合同以及的体检合检证,还要抽样水果。(情感口述www.xiugif.com)我的手续除了营业执照在墙上挂着外,其余都放在家里,平时都没用,也不往店里拿。这次,要检查,我就得去拿。本来想给老公打电话,让他送回来,可又怕他正在睡觉,影响到他,他昨晚,3点就从家里出发了,折腾了一整夜,我挺心疼他。也想给妈妈打电话,让她送回来,可是我放的地方,又怕她找不到,再说柜子里的钥匙还在我身上。只能是我亲自回去一趟,我要关门,他们也不让,还说让我放心,肯定店里少不了一个桃子。我知道他们在给我开玩笑,其实一进店,我让他们吃,他们也都不吃。我打车来回也就20来分钟,所以我就决定亲自去趟家里。

可我回家后,打开房门进了屋,却看到极度丑陋的一幕。妈妈和我老公赤身裸体睡在床上。听见门响后,已经来不及穿上衣服了。而我愣在原地10几秒钟后,然后转身摔上了房门,我跑下了楼。店铺我也不管了,在泪奔中,我搭乘上了长途汽车,我要去找姐说说,让她给我出主意,我该怎么办呢?从小到大,我除了听爸妈的话,再有就是听她的了。她能告诉我怎么走吗?

我什么都不要了,我要走,一定走得越远越好,越净越好。这是我这有生25年来,第二次离家出走,上一次,是跟姐姐反对妈妈谈恋爱,这一次,是撞到了妈妈跟我老公睡在一起。临走前,我在爸爸的坟头上,烧了香,磕了头,我也告诉了爸爸这一切。

在我走了之后,妈妈良心深处,恐怕也受到打击,她说再也无脸见我们姐妹了,几度还想自杀,幸亏我姐及时劝说,但她对妈也有责怪,后来妈也就想通了。在不久,姐和姐夫联手将我那老公,赶出门去。又逼他给我离了婚。至此,我也不知道,他是怎样勾引到我妈的,也不知妈当时怎样想的。总之,事情过去就算去去了,别追究太深,已经形成的伤口,何需再撒把盐呢?

不过,我无法原谅吗?这两年来,虽然姐和姐夫一再劝我,开导我。可我始终无法逾越那道坎,我根本说服不了自己的眼睛,也更无法说服自己的心灵。也许,过些时日,我会原谅妈的。可绝不是现在。

当我读到那则报道之后,虽然跟我的经历不相同,但性质或许一样。但我相信,如此母亲,将会是女儿心灵深处永远的一块黑洞。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