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隔壁老板一夜疯狂性爱的故事 冲动之后的疯狂一夜情之后遭报复

  冲动之下的一夜情     汉正街里有一条街叫大夹街,这条街里除了本地的批发商以外,还有一批长年在此的外地商人,他们专门观察服装款式,然后订购打包,再转手批发。

我就是这个群体中的一员,来自遥远的贵州。

我老公在贵州打理生意,我自己就长年呆在大夹街。两年来,我每天都在不同的店里找如意的服装款式,几乎认识了整个大夹街的老板们。

杨华是其中一家店的老板。他老婆在大连做生意,几乎长年不在武汉。我长年在他那里批发衣服,因此,我们是熟得不能再熟的好朋友了。

有天下午,我到杨华店里闲聊,知道杨华因为一批货赶不出来正着急,几个大客户都等着要。刚好我也定了一大批货,我说:“先把我的货给别人,等货赶出来了再给我。”杨华连连摆手谢谢我,说:“那怎么行呢,你还比他们先预订呢,当然先给你。”我说:“没关系,我的货不用急。”其实,我是看上了另一家的服装款式了。可杨华听完之后很感动,一再坚持要请我吃晚饭,我只好随他来到三阳路的湖锦。

那一天,杨华和我谈了很多。他告诉我他老婆是一个事业心非常强的女人,她眼里只有钱,他每天回家都是独自下面条,因此他感到很孤单。说着说着,也许是酒精的作用,这个40岁的男人,声音低沉得似乎要哽咽起来。我的心随着一动,突然有些心疼。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一个中年男人痛哭,我完全可以理解杨华所说的这种生活的无奈,因为我也是一个和老公分离两地的人,而且我每天也是独自下面条吃。

我和杨华互相安慰着,那顿饭吃了两个小时,买单之后杨华提议去歌厅唱歌,我欣然答应。歌厅里,杨华又一次叫了两瓶红酒,说是不醉不休。我阻拦了几次,都被他挡住。后来,我和杨华在酒精里渐渐失去了理智,互相慰藉的心灵很快碰撞在一起,水深火热之时,杨华搂着我温柔地说:“今晚去我家吧,我需要你。”那时候,我甚至没考虑什么,就迷糊着跟杨华来到他的家。一进家门,杨华与我很快越过了最后一道防线。
和隔壁老板一夜疯狂性爱的故事 冲动之后的疯狂一夜情之后遭报复

他的躲避激怒了我     第二天早上,杨华6点起床去店里。我坐在他车里的副驾驶位上,车子在人流之中缓缓驶进大夹街。突然,杨华要求将车窗关上,还严肃地对我说:“等会你先下车,我再下来去店里。”我一愣,他解释说:“免得我们一起过来影响不好,很多人都认识我,这事传到我老婆那可不好”我当时非常气愤,没料到他会这样说。以前合作了两年,我经常坐他的车,莫非,真的发生了那事,什么东西都变味了?我说了一句“你很过分”便离开了。

从那以后,杨华总是对我保持距离,还特别害怕我到他店里。我提醒他,我可是他的大客户,可没想到,杨华居然对我大肆介绍说谁家的款式好卖,谁家又到了新货等等。总之,他的种种行为都在告诉我要远离他。我愤怒了。

从第二天开始,我就很大方地以老板娘的身份出现在他店里。我几乎每天都会对营业员指手画脚。只要他们有一丁点事情没做好,我都会很严厉地批评。杨华想让我离开,但他心虚,不敢说,这更让我明白了:原来我是可以制服他的。

时间长了,生意上的朋友就用一种很复杂的眼光打量着我们。终于有一天,杨华忍不住了,他郑重对我说:“我们还是注意点影响,免得别个说闲话,对你对我都不好口沙,”我没做声,这是我预料之内的。杨华有点着急,但他又不敢得罪我。其实,我没有什么意图,只是不喜欢他将一个女人玩到手了就甩开的行为,这对我来说,是一场打击,要么,你就不要和我有开始,有了开始,你就要为你的行为负责任。可是,杨华不愿意,他甚至对我发了很大的火。

从那时候开始,我想到要报复他,真的,之前只是想到刁难,现在才是报复。于是,我将他店里好卖的款式都挑出来,让营业员给我打包发回贵州。第一天,营业员给我发了;第二天,她还是给我发了;第三天,营业员突然对我说没货了。怎么会没货呢?那是因为杨华不让营业员给我发货了,因为我一分钱都没给他。杨华催过几次款,我说让他再等等。其实,他心里很清楚,我说的“等等”是没有尽头的。

为一夜疯狂付出代价     我每天都如此疯狂地从杨华这里发货回贵州,杨华终于按捺不住了,他严肃地对我说:“你得拿钱来,我都让你白白发了这多货回去了,你还想么样?”我也就不再顾及彼此的情面了,掏出早已准备好的计算器,同样严肃地说:“行啊,既然你开口要钱了,那我也不客气了,咱们先来算清楚,到底谁差谁的?”(情感口述www.xiugif.com)说完,我将计算器往桌子上一丢,他吓得睁大眼睛沉思了几秒,又说:“算了算了,你想发多少就发多少,我不管了!”于是,我继续往贵州疯狂地发货。其实,我并没想到要存心去伤害他,这些都不是我想要的,可如今,我也不知道是该继续还是该收手。

正当我犹豫的时刻,再去店里却意外地没看见杨华,而是一个中年女人坐在店里。我知道这个女人是杨华的老婆,因为我在杨华家里看到了他们的合影。第二天,还是他老婆在店里;第三天,仍然是。杨华失踪了,他老婆回来了,肯定另有原因。

我打电话给杨华,结果总是关机。我知道杨华是在故意逃避。其实,如果他对我倾心长谈一次,我什么都不会做,如果他对我的态度没有之前的那些变化,我也不会对他如此疯狂报复。可是现在,一切都发生了,我在这种情况下很容易受到刺激。

我径直来到杨华的店里。刚刚踏进店门,杨华老婆就上来给我一巴掌,这是我没预料到的,我不知道她会认识我。但这一巴掌也打出了我所有的怨气,我和他老婆厮打起来。他老婆一边动手一边大骂我,骂得很难听。

我愤怒了,撕破了杨华老婆身上的衣服,让她在众人面前出了丑,她才松开手就此罢休。等了很多天,杨华都没有回来,每天都是他老婆守在店里。无奈之中,我陡然想到了他们夫妻共同珍爱的服装加工厂。于是,在一个夜深人静的午夜,我请了三个人帮我放火烧了他们的工厂。后来,我和杨华都受到了应有的惩罚,他一再扇自己的耳光,表示后悔。而我的人生里,却从此装满教训。尽管如今,我仍然在大夹街里寻找新款服装,可愿意和我合作的老板越来越少,也许不久后的某一天,我将会永远离开。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