畸形变态婆婆不让老公和我做爱,规定只有周末才能同床

  婆婆当我是“敌人”     我是在一次聚会上认识钟宁的,他给我的印象是个很快乐的人。但是当他谈到他母亲的时候,就变得伤感起来,原来他父亲早逝,是母亲含辛茹苦把他和姐姐拉扯大,姐姐嫁到外地去后,一直就是母子两人相依为命。说这些的时候,钟宁的眼睛里闪着泪花,我有种说不出的感动。于是我们便来往了。

后来我去钟宁家,第一次见到婆婆,婆婆是那种干净利索的老太太,很和善的样子,只是言语不多。也许因为知道了他们的故事,所以对婆婆我有一种说不清的感情,总之很想靠近她,希望她快乐。于是每次去我便帮婆婆干很多家务。

钟宁见我们这样,也非常高兴。那时钟宁都快30岁了,我年龄也不小了,所以结婚的事很快就提到日程上来。婆婆也忙里忙外的,很欣慰的样子。我觉得好幸福。结婚的时候,钟宁忽然告诉我,说他以前其实还处过几个女朋友,但都因婆婆不同意而告吹。我说为什么不同意呢,钟宁也解释不出。那为什么同意我呢,钟宁说可能是缘分吧。

婚后,我和钟宁依然住在婆婆这里,虽然钟宁单位上分了房子,但钟宁说不能让妈一个人住在这里,他不忍心。对此我也没什么意见。

当我们真正生活在一个屋檐下以后,我明显感觉到婆婆对儿子实在太上心了,早晨就会熬钟宁爱喝的小米粥,出门前会问钟宁这个带了没有那个带了没有,真是千叮咛万嘱咐。有天下雨,我去找雨伞时,发现婆婆早把雨伞放到钟宁车里了。

婆婆还千方百计做钟宁爱吃的菜,饭桌上,婆婆更是不断地给钟宁夹菜,好像钟宁是需要人照顾的小孩子一样。我觉得好笑。还有,钟宁换下来的衣服,婆婆会抢着去洗,我说妈让我洗吧,婆婆竟然说我洗得不干净,她不放心,他一直都是穿我洗的衣服。这让我哭笑不得。

我对钟宁说起这些事,钟宁就笑,说一直以来妈妈就是这样照顾我的,她习惯了,不让她照顾她会感到闲得慌。如果说事情仅仅如此,我倒也可以接受。但后来我发现婆婆对我慢慢冷了下来,有时候竟拿我当外人。

有一天我参加一个朋友聚会,回来时已是晚上了,一进家门就听见婆婆和钟宁在说话。可是听见我进门,婆婆的声音却明显小了,还将门轻轻地关了一下。我径直去了自己的房间,那一刻我懊恼极了,心里也很乱,觉得这个家好陌生,就连钟宁也陌生了。

我忽然想起了钟宁前几个女朋友的事,都是婆婆不同意,难道她是担心儿子有了媳妇忘了娘?如果不是,那又该作何解释呢?也许是我的到来打破了他们平静的生活?更甚者,也许在某种感情上婆婆已当我成了“敌人”?

但是,我又觉得其实婆婆也希望我和钟宁好的,只是当看到我们很相爱,她好像又很失落,我想她也许觉得这样会失去儿子吧。有一次我和钟宁手拉手回家,在院子里正巧碰到婆婆,她看都没看我们就转身回家了。等我们一回去,她就对钟宁说,这么大人了还手拉手,叫别人看成了什么样子。钟宁就笑着嗯了一声,我则满肚子火,心想管得也太宽了吧。有一次出门时我故意去牵钟宁的手,钟宁却不动声色地甩开了。
畸形变态婆婆不让老公和我做爱,规定只有周末才能同床

我的位置在哪里     因为这些事,我对婆婆渐渐有些看法,甚至有了反感。钟宁也感觉到了什么,面对这一切,钟宁的态度是,你不要和我妈计较,她那么大岁数的人了,就算有错,也不好改了,你去适应她不好吗?

那年春天,钟宁出差回来的时候,在高速公路上出了车祸,婆婆一听就哭了,说要是儿子有个三长两短,那么她也不活了。后来才知是小腿断了,需要做手术,打钢钉,还要住院3个月。

做手术的时候,婆婆不住地哭,我就劝她不要哭,因为哭是没用的。婆婆很生气,说因为那不是你儿子!我一听很生气,多少天来的委屈一下子涌上心头,我忍不住要和婆婆理论。那时钟宁刚刚做完手术,他看到我们这个架式,就说求求你们,不要再闹了。我和婆婆只好闭嘴。

那时,本来钟宁的单位派了人来护理他,但是婆婆却硬让人家走了,她说只有她亲自照顾儿子才放心。我说还是我来吧,我照顾钟宁也方便些。婆婆一听就急了,说我是他妈,有什么不方便的?我站在婆婆的身后,那一刻,我问自己,这是不是一个畸形的家庭?在这个家庭里,我到底是什么位置?钟宁是我老公吗?也许他是婆婆的私有财产吧。

后来钟宁出院,他劝我千万不要和婆婆正面冲突,否则他会很伤心的。我只好暂且忍下。     但最让我无法忍受的是,那年冬天的一天,我想起来去卫生间时,忽然发现婆婆披着睡衣站在我们卧室门口,见我出来她也吓了一跳,她说担心儿子睡觉不老实蹬了被子,所以来看看。

天哪,难道以前婆婆也来过,只是我们没有发现吗?我想这真是太可怕了。也许婆婆感觉到不对,赶紧去她屋了。但是我却已经忍无可忍,这不是侵犯别人的隐私吗?我叫醒钟宁,问他知不知道这件事,你妈这样实在太过分了,你得和你妈好好谈谈,得让她明白我们的卧室对她来说是禁地。

开始时钟宁也有些吃惊,但见我的脸气得都红了,钟宁觉得未免有点小题大做,他说小时候我跟着妈妈睡,大了虽然自己一个屋了,但是妈妈还是半夜来给我盖被子。我说此一时彼一时,现在不同了,现在你都是别人的老公了。钟宁最后就说好吧,我会找个合适的机会婉转地和妈谈谈。

3天后我问他谈了没有,他说谈了。后来虽然我没发现婆婆再来,但是从那以后我就关门睡觉了。钟宁觉得我有些过分,他说请你站在我妈的角度上想想,她一直拿我为生活的重心。其实我也理解,但是我真的无法接受。     

更过火的举动在后面     我以为这只是极限,我想不会再有更过火的举动了吧?我万万没想到,更坏的还在后面。

有一天吃晚饭时,婆婆对钟宁说,你是家里的顶梁柱,也是妈的命根子,妈不能没有你,妈不能让你有个三长两短,否则妈去指望谁呀?你们年轻人血气方刚的,常在一起对身体不好,不如你周一到周五就在南边那间房里子睡吧,周末你们可以同房。

我一听,脸哗地一下就红了,我突然想起某个小说里,竟然和婆婆如出一辙。当时以为还是戏,没想到这种事居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其实婆婆这些话谁听不明白呢?(情感口述www.xiugif.com)后来婆婆又说了些什么我没有听见,草草地扒了几口饭离开了饭桌,钟宁在后面叫我的名字,说娜娜,就吃这么点?我没理他,径直去了自己的卧室。

我一躺到床上,泪水就下来了。那天晚上钟宁吃完了饭又去洗碗,后来又陪婆婆看了一会儿电视才过来。见我的眼红红的,他就坐下来,笑着说怎么了?妈也是为咱们好,顺水推舟算了,今天是星期二,我去那边住了。

说着钟宁就要卷铺盖走人。我一看火冒三丈,我站起来铁青着脸指着门说,钟宁,你今天要是走出这个门,我们明天就离婚!我想婆婆既然如此欺人太甚,也不要怪我不客气了。婆婆听见了,叫钟宁去她那屋,一会儿钟宁回来了,欢天喜地的,妈说让从下个星期开始。     

那天晚上的事算是结束了     后来钟宁果然听了婆婆的话,周一到周五去南边那间卧室睡。我暗地里和他讲理,但钟宁只是一笑而过,他也觉得婆婆的做法有些可笑,但是他说妈老了,老小孩老小孩嘛,有些做法就和小孩一样,你就宽容些好吗,娜娜?我这才知道,对钟宁来说,婆婆对也是对,错也是对。

我觉得自己都快崩溃了,每天下班我都有种如临大敌的感觉,是的,我不愿进那个家门,我甚至害怕进那个小区。

我想也许到了分手的时候了。但是钟宁依然故我。他也知道我不高兴,但他只是假装不知道。有一天我病了,半夜发起高烧。钟宁发现后,不顾一切地把我抱到车上送到医院。我很感动,在医院我拉着他的手说,我求你一件事,我们搬出去住吧。钟宁无奈地看着我,他说你知道这根本不可能,现在母亲只有我了,我不能舍她而去。

我搬出去的想法让婆婆知道了,这一次她像是感到了危机,婆婆去求儿子钟宁,说你是不是要和娜娜一起搬出去?那么妈妈还有谁呀?钟宁给我说这些的时候,他竟然说着说着就哭了,我说不出的难受,我知道他是为了婆婆而流的泪。我感到很绝望,我该怎么办啊?谁能告诉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