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办公室偷吻,上司强吻我让我欲罢不能

看着药水里泡着的那薄薄的两片,忽然觉得,自己不就是他的隐形情人吗?他享受着隐形情人的甜蜜,却无法给我阳光下的快乐。隐形情人有几个能守得云开见月明?

大学刚毕业的时候,我单纯得像块透明玻璃,让人一眼就看穿。

我家在外地,毕业后我不想再回到那个小城市,就托在济南的表舅帮忙找工作。表舅在济南与人合伙开了家公司,本来他想让我到他们公司去上班,却又担心让自己人当会计不太好,于是就把我介绍给了他的一个朋友。

那人就是敏浩(化名),一个给我带来诸多快乐,也带来巨大伤痛的男人。

敏浩比我大11岁,是一家公司的副总,他也不是本地人,娶了个本市人的妻子,有个活泼可爱的女儿。他有车有房,事业顺利,算得上是个成功人士。

当时敏浩他们财务处走了个人,正好让我过去填了那个空缺。他对我很照顾,专门找了个老会计带我,跟人家说我是他的亲戚,一定要好好帮协。因为他和表舅是朋友,所以开始的时候,他确实把我当孩子对待。

我工作非常认真,一是觉得现在找工作这么难,我的工作环境和待遇都不错,我要对得起这个机会;二是觉得敏浩这么照顾我,我得做出点成绩来,不能给他丢人。其实,第一次见敏浩的时候我就对他很有好感。

平时敏浩也没什么领导架子,他是在职工食堂出现最多的领导,喜欢和我们说说笑笑,单位里不少女孩都喜欢他。对我来说,敏浩简直就是完美的化身,他高高的个子,偏瘦,黑黑的皮肤,细长的眼睛,完全是我心目中白马王子的形象。

但那时候对他只是仰慕,根本没想到日后我们会有那么多扯不清的情感纠葛。

工作半年后,我第一次参加了单位的新年聚会。因为工作进步大,我那年被评为“优秀员工”,发了一笔对我当时来说为数不少的奖金。而且作为新人,我在那年的聚会上还表演了一个节目。

我的嗓子不错,就报了个独唱。我近视,平时大多戴眼镜,加上不太会打扮,所以平常在大家眼里基本上就是一只“丑小鸭”。联欢那晚,单位帮我们租了晚礼服,我摘掉眼镜,戴上隐形眼镜,还化了妆。     后来,气氛热闹起来,大家纷纷拿着酒杯到处敬酒,我不会喝酒,就傻傻地在那里坐着,看着别人嬉闹。

敏浩坐到我旁边,要跟我喝酒,我觉得应该好好感谢他,就跟他喝了两杯。他带着酒劲儿说:“微微,我发现你还挺漂亮的。”也许是喝了酒,也许是害羞,我的脸很烫。

聚会结束后已经深夜了,敏浩开车送我回住处。路上,他一直歪着头看我,看得我心慌,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他笑,说:“你长得像我的初恋女友。”
口述:办公室偷吻,上司强吻我让我欲罢不能

好容易到了我租住的地方,我赶紧下车,谁知敏浩也跟了下来,他把我送到楼洞,忽然抓起我的手放到嘴边吻了一下,说:“做个好梦。”只有在电视中才见过的镜头居然发生在我身上,我紧张死了,连再见都忘了说,匆忙跑上楼。

那晚,我失眠了。     从那以后,再见到敏浩我心里就会有异样的感觉,总觉得我和他之间不再是单纯的上下级关系,他也不是我表舅的朋友,对我来说,他只是个男人,一个危险的、充满魅力的男人。     我时刻留意他的一举一动,每晚他都会走进我梦里,每次在单位碰到他,我都会紧张得手足无措。而他,对我也是一如既往地关心,时不时到办公室看看我,嘱咐我一些工作中要注意的事,让我有什么事尽管找他。

我不知道那个算不得吻的吻对敏浩来说有什么意义,但对我而言,那个吻就像一只蠢蠢欲动的小手,叩开了我的爱情之门。我开始每天都渴望见到他,如果他出门不在单位,我一整天都会闷闷不乐。     根本不懂得掩饰的我,哪里能逃得过敏浩的眼睛?不久,他开始单独约我,并且,在我们单独约会过几次之后,他在一次送我回去的路上吻了我。这个吻和第一次的吻手截然不同,初涉爱情的我深深地陷进了他的柔情中……

还没有正式谈过恋爱的我,成了敏浩的情人。我知道这份感情不应该发生,但我根本控制不了自己,就像受了蛊惑,身不由己地跟着他往前走。

敏浩把我接到他一套闲置的房子里,说这里就是我们的爱情小窝。他给我一笔钱,我把这套两室一厅的小房子布置得温馨美丽,为了让他吃得更舒服,我特意买来好多菜谱,从未做过饭的我不久就练出了不错的厨艺。

有三四年的时间,每天中午我和敏浩都会回我们的“家”,我做饭给他吃,吃完要么靠在一起看会儿电视,要么他搂着我睡一觉。中午那两个来小时是我最幸福的时光,我们就像夫妻那样,甜蜜地享受着爱情。     敏浩很少陪我过夜,有时候他晚上也会和我在一起,但10点左右就要回家。几年来,每次他一出家门我就飞快地跑到阳台,看他从楼洞出来,他会冲我挥挥手,然后钻进车里。

直到他的车再也看不见,我才黯然地从阳台回到屋里,一个人守着无边的黑暗度过寂寞的夜晚。偶尔,他也会在我这里留宿,每当这时我总不舍得睡去,很晚了还要和他看电视、上网、聊天、吃东西……不舍得让美好的夜晚在睡梦中飞快而逝。

不是没说过未来,敏浩主动跟我说过好几次,让我给他时间,他找合适的机会跟妻子摊牌。(情感口述www.xiugif.com)他说过,当初他留在济南,他妻子家帮了他很大的忙,结婚这么多年来,她一直是个贤妻良母,他找不到合适的理由说离婚。

我从未主动跟敏浩提过他的家庭,也从不逼他离婚娶我,我只是全心全意地爱他,尽我所能地对他好,希望他能明白我是这个世界上最爱他的人,让他这辈子再也离不开我。

时间在我的付出和等待中悄悄溜走,算起来,和敏浩在一起已经四年了。他说过无数次要离婚,可直到现在他的婚姻还是和四年前一样,他说他们没有感情了,可他依然很少在我这里过夜。

我控制着自己不去问,不去催,可前几天过生日的时候,喝了点酒的我实在忍不住,第一次问他:“你打算什么时候离婚?”他愣了,沉默许久才说:“每次我说离婚你都没反应,我以为你喜欢这样。”     我知道他在找理由,我心里怎么想他不会不知道,“如果我告诉你我不喜欢这样,我希望你尽快离婚,你会怎么做?”他还是沉默,最终还是那句话:“给我时间。”

晚上睡觉前,我摘掉隐形眼镜,忽然觉得,自己就像是敏浩的隐形情人。

他已经习惯了我做他背后的女人,根本没打算把我公开在阳光下。无论我多么温柔体贴,也不过是他隐形的情人……

我告诉自己:戴隐形眼镜对眼睛不好,明天,还是把这副隐形眼镜丢了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