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我听不到声音——Anitama新声

因为我听不到声音——Anitama新声

作者:谢枫华

封面来源:《声之形》

讲述听力残疾人在歧视和欺凌下度过的青春的剧场版动画《声之形》,在上映剧场数量较少的情况下,仍然获得了喜人的票房,观众也纷纷给出高分好评,可谓叫好叫座。然而在媒体和舆论对《声之形》赞不绝口的同时,日本的听力残疾人群体自己,却迟迟无法观看这部以他们为卖点的电影。

《声之形》在上映之前,就曾经宣传过将会进行有日语字幕的上映,以方便听力残疾人观看。这也为它博得了舆论的称赞。但实际上,所有上映剧场,要到第二周才会开始带字幕的上映,并且每天只有一场字幕上映。并且,第三周之后是否还会继续进行字幕上映,官方迟迟没有给出明确答复。也就是说,听力残疾人能够观看这部电影的时间,实际上极其有限。一旦错过这一周,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因为我听不到声音——Anitama新声

(http://koenokatachi-movie.com/news/?id=4)

身患听力残疾的网友佐々木あやみ在推特上积极表达他们的述求,希望得到听力健全者们的理解。

佐佐木自己身为一位听力残疾人,在电视上最初看到《声之形》的广告的时候,甚至连那是什么东西的广告都看不出来,直到最后画面上出现电影的标题,她才知道“啊,这是《声之形》的广告”。由于广告没有字幕,广告里讲的是什么,佐佐木也完全无从知晓,只能看懂最后女主角西宫硝子用手语打出的一句“谢谢”。

因为我听不到声音——Anitama新声

由于广告的最后,西宫硝子用手语表达“谢谢”的时候并没有配音,所以很多听力健全人都无法理解手语的含义。这令不少听力健全人深受感动,觉得可以通过自己无法理解手语这种体验,来体会听力残疾人听不到声音的不便之处。

因为我听不到声音——Anitama新声

这种自作多情的感动,在听力残疾人看来,却十分可笑。佐佐木说,他们残疾人想要的,不是让健全人了解自己听不到声音每天有多不容易,而是和健全人一样便利的生活。就算健全人知道了“哎呀你们过得真不容易呀”,但只停留在这一步的话,就毫无意义。健全人在体验了听力残疾人的苦处之后,将这种体验落实到“保证听不到的人也能获得信息”的行动上,才算有意义。然而这个CM搞得不管是听力残疾人还是健全人谁都看不懂,除了增加不懂的人之外,没有带来任何正面价值。

因为我听不到声音——Anitama新声

至少据佐佐木所知,他们听力残疾人一直以来都在争取“请增加日语字幕上映的场次”“请在广告中配上字幕”。却从来没听说过有谁提意见说“为了让那些能听见的人也理解我们有多不容易,请不要给手语场景配翻译或者字幕”。

因为我听不到声音——Anitama新声

而听力残疾人抱怨《声之形》字幕上映场次太少的呼声,也没有得到一部分听力健全者的理解。在后者看来,影院都好心好意给你们残疾人安排了字幕上映了,残疾人还有什么不满的呢?

这种观点更是令残疾人们怒不可遏。佐佐木说,你们觉得“不是‘也有’字幕上映嘛”,那完全是因为你们可以随时选择观看电影的日子和场次。而在听力残疾人们自身看来,现实却是“‘只有’场地和次数非常有限的几场字幕上映‘而已’”。这种决定性的差异,没有经历过残疾带来的不自由的健全人,是体会不到的。

因为我听不到声音——Anitama新声

有人认为“来看字幕上映的客人太少了,所以不能增加字幕上映的场次”。佐佐木反驳说,这是因为健全人可以自由选择去看有字幕或者没字幕的场次,所以不会特意去选有字幕的场次。想想看,如果你们要看的电影所有场次都有字幕,难道会有人因为不想看字幕索性就不去看那电影吗?

还有人主张“有了字幕太碍事没法好好看电影了”。佐佐木觉得这种观点更是不值一驳:既然可以让没有字幕就看不懂电影的人为了健全人而忍受没有字幕的上映,为什么不能让有字幕会觉得不愉快的人为了残疾人而忍受有字幕的上映呢?实在不行的话,把没有字幕的上映场次“也”设定成期间限定不就好了嘛——当然,佐佐木自己也承认这话说得有些极端了。但是她觉得上映期间里至少有一半场次配上字幕,应该不算过分。

因为我听不到声音——Anitama新声

实际上,《声之形》和其他日本电影相比,字幕场次已经算是多的了,但是因为涉及了听力残疾人这一题材,才会引来密集批评。换做别的日本电影,除了几个大都市之外,搞不好一个县里只有一家影院会提供字幕上映,上映时间也往往只有2~4天,而且绝大多数都是工作日,一天也只有一场。例如佐佐木很想看的《你的名字》,她所在的县要等到10月才有字幕上映,而且只上映4天,其中3天是工作日。这就是日本电影“也有字幕上映”的现状。

因为我听不到声音——Anitama新声

(https://twitter.com/ayammin)

围绕字幕上映的讨论,暴露出了健全人对残疾人权益的漠视和不理解。但同时,也有不少健全人对听力残疾人们的呼声表现出了关注和支持。演出家西村大树便提出,既然日本政府补贴民间拍电影,那么作为无障碍建设的一环,更应该对字幕制作也提供补贴。

Galgame品牌Overflowぬまきち告诉西村,实际上,日本是有字幕制作费补贴制度的,但是他听说要拿到这笔补贴,必须得提交一大堆的文件,而且审查也非常严格。由于手续实在是太麻烦,一部电影与其去管政府要补贴,还不如自己掏钱把字幕做了得了。所以这一政策形同虚设。

更糟糕的是,这本来就没有起到实质作用的字幕补贴政策,近年来不但不见改善,反而补贴还在逐年减少——预算都被分到安倍晋三的“Cool Japan”政策里“宣扬日本食物之妙的宣传费”上去了。

因为我听不到声音——Anitama新声

(https://twitter.com/taiki_nishimura)

讲到这里,不妨再说一段题外话。我上学时曾经参加志愿者活动,去养老院探望一位有听力障碍的老人。当时适逢老人的女儿也来养老院看望她。老人的女儿在和老人对话的时候,一边打着手语,一边嘴上也在出声说话。

老人的女儿临走前,我问她:“老人家耳朵又听不见,您为什么还要对她说话呢?”她回答我说:“我不是说给妈妈听的,是因为现场有你在。我要是只用手语和她说话,你看不懂我们在说什么,这不是很不尊重你吗?”

和这些残疾人、残疾人家属对健全人的顾虑相比起来,我们对于残疾人,实在太缺乏体贴了。
因为我听不到声音——Anitama新声

本文仅供Anitama发表,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刊载本文的部分或全部内容。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