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口述:做医生的表姐夫舔下面我受不了,我躺着让姐夫舔逼

春节前开始,我的下身就一再流不干净的恶露,很臭、很恶心。我也不知道怎么了,老公过年在家的那些天,他根本就不愿意和我同房,每次夫妻亲热他还非得带套,让我感觉很没面子。可我除了这点不好之外,身体并没啥毛病,能吃能喝的,一直就没在意,心想过些日子,吃几片消炎药就挺过去了,以前刚生完孩子那会儿也有过,女人常有妇科炎症是很正常的。

因为是在过年期间,我不愿意去看医生,再说医院里就只是些值班医生,我总觉得好大夫,好专家啥的都在家呢,后来就没了那个想法。老公过了初六就要走了,临走时,他还反复叮嘱我别在大意,一定去查查。即使这样,我还是想等等看,说真的,主要是怕花那份钱。现在我去医院都害怕了,生孩子的时候我难产,差点儿生不了去做剖腹,后来接产医生强把孩子拉了出来,孩子可能又受了伤,第二天就去了儿科,输了住了半个月液。当时我血压也有些偏高,产后又发了烧,也是做了治疗。结果出院结帐时,就花了9000多,孩子过满月了我还心疼的难受。

主要是家里没有钱,老公一年在外累死累活的顶多挣个2万多,刚够家里的开销。孩子发烧、感冒、咳嗽之类的小病,每次去医院找医生,必须先做血常规,最后再开一大堆药,每次都是一百多。唉,说实话,我和孩子二人在家买菜吃,一个月也花不了一百,生病真是生不起呀。大人能说,知道那疼那痒,我孩子才二周岁,他什么不会说,有病了非得去医院看,花多少钱也得去花,可我自己却怎么也舍不得,我怕查出个什么病来,又得让老公回家,花多少钱又不知道,万一没大病,又白扔了一大堆,为此,我时常矛盾着。     老公很关心我,元宵节那天还打电话问我去查了没,我撒谎说去了,没啥事,他就很放心的挂了电话。可毕竟这是我心里的一个结呀,再说那几天,外阴有些开始发痒发痛了,我每天都洗两三次都不管用。我就悄悄的跟我姐姐说了,姐姐骂我也太不当一回事了,当天就要陪我去医院检查,我说不行呀,那天其实我里面穿着一个旧秋衣,破内裤,我怕医生笑话我,再说那会儿感觉正流着,肯定臭死了。

我跟姐约好第二天去,就在当天晚上,我妈从老家打来电话说,我外县的大姨刚做了一个阑尾手术出院在家,让我们姐妹俩明天替她去看看。其实,我和姐也知道妈的意思,她是嫌我俩今年没去大姨家走亲戚,因为远了,过年时正好又下了两场雪,坐车也不方便,我和姐就说隔一年不去,等天暖和了抽个时间再去看看她,这样我决定就和姐商量着第二天去看看她。
情感口述:做医生的表姐夫舔下面我受不了,我躺着让姐夫舔逼

我姐突然想起来了什么,她说,明天去还是个机会,我说什么机会呀?她说,我大姨家姑娘和女婿都是医生,大姨家离当地医院并不远,再说大表姐肯定要去看大姨的,说不定正好就在家呢,那样我的事就能问问她,姐说记不得是表姐还是表姐夫就在妇科,我说你别多嘴呀,这个事就在咱们医院看看就行了。主要是隔得远了,平日里我和大表姐也不怎来往。表哥在外省工作,见得更少了,记得还是前年腊月,姥姥去世十周年烧纸,他们都去了老家,我们才遇上了一次。

我和姐第二天上午8点早早就坐车去了外县,孩子让我小姑子先看着。我们去了大姨家,才刚11点,大姨看到我姐妹俩是很高兴,她70多了,看起来精神都挺好。姨夫见我俩去了,也是非常高兴,急着要出门去买些肉和菜,又给表姐打了电话,说是我俩来了,医院如果没啥事了,能早些回家,就早些回来。

表姐接完电话后,没多久就回来了,也买了很多菜,毕竟是姐妹们见了面要好好的唠唠家长话。我们边做饭,边说。我在陪大姨说话,姐和大表姐在厨房做饭。

我姐什么时候嘴都松,她果然把我的事情告诉了大表姐。吃过饭后,大表姐拉我到里卧,问我多长时间了,我说有一个月了吧。她说我也太粗心了,一定要注意珍爱自己的身体,妇科病也是很可怕的。她说下午上了班,她领我姐夫那里看看,她说她是在耳鼻喉科,我表姐夫就是妇科主任。

下午2:30去了医院后,我俩去了姐夫的办公室,他当时在门诊,表姐正要跟他讲我的事情,接了电话就走了,他说领导下午要检查,她得先去准备,让我把情况跟姐夫说清了,她等会儿来看我。这些年来我和这个姐夫见面总共有五六次吧,相见了也都认得。

我把生理情况都给他讲了,他说得去检查一下,就领我去了检查室。本来我向他说生理时,心里就跳得不行了,羞死我了。没想到,他让我躺下后,让我脱了裤子要亲手为我检查下身。(情感口述WWW.xiugif.com)我犹豫了片刻后,最终还是在他眼前脱了下来,我就用手臂挡上了眼睛,脸上一阵阵的发烫,心想真不该来这里的,如果在我亲自找医生,肯定要选女的,打死我都不会让男人检查的,况且这还熟人、还是亲戚。可能也是我想太复杂了吧,我是病人,他是医生,可我除了只在老公面前赤裸过,他确实是第二个男人。

五分钟的检查,就像是过了五年一样漫长。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虽然我是闭着眼睛,可我却能感觉到,他拿着很多冰凉的铁器,塞进了我的下身,又撑开很大,又涂药水,又做化验。就在检查完之后,他让我穿上裤子时,他竟摘了手套,手还在我的小腹上摸了一下,说我产后肚皮恢复、保养的很好。真的快要羞死我了,这真是我一辈子难以忘怀的、无地自容的,后来他走出了检查室,我才快速的穿起了裤子,我想妇科医生都这样检查吗?为什么妇科还会有男医生呢?别人女人遇到男医生检查也会有我这样尴尬吗?为何检查完还要摸下我的肚子?我不想了,我再想就疯了。

好在,检查结果出来后,他说没啥大事,好在他说当时怀疑的那个坏病,不是真的。他为我开了一些药,还是大表姐出了钱,我看着她花了二百多。我非要硬塞给她,她怎么也不要。她还要上班,让我先回去,让我多住几日,我说孩子在家,家里也挺忙的,我再回到大姨家时,又给大姨买了很多保养品。那会儿我的心情是很好的,虽说经历了刚才的尴尬,可我知道自己没啥事,就放心了。

姐没跟我一块去,有大表姐在陪我,她是放心的,听说我没事了,她也非常高兴。可我检查的过程却没敢向她说,她的嘴简直太松了,我怕有一天她又吐露出来。

事情过去这些天了,我吃了三天药就基本上好多了,一周后我就彻底好透了,可到现在,每每想来表姐夫检查的那个黑色五分钟,我仍旧脸红,我清楚这辈子要忘掉绝不可能……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