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口述:亲姐妹居然同嫁一个男人,我和姐姐同时爱上一个男人

  “恩爱夫妻”名不副实,妹妹成了姐夫的新娘     15年前,王伟和吴红梅曾经有过一次婚姻。在外人看来,两人是一对恩爱幸福的小夫妻,实际上,他们的婚姻早已破裂。1997年,吴红梅的妹妹吴小燕来到姐姐家,她无意间发现姐姐藏在书柜里的《离婚协议书》,上面盖有当地人民法院的大红印章。

吴小燕大为震惊。从小,她和姐姐的感情就特别好,对于姐夫王伟,她更是当成“大哥”看待,一看两人居然离婚了,她急忙把姐姐拉进房间,问:“你和大哥到底怎么了?”吴红梅躲闪着她的眼睛,装着没事似的反问:“啥子怎么啦?你问这个干啥?”吴小燕又气又急,说:“我看到你们的《离婚协议书》了!我和爸妈还蒙在鼓里。你说,这是怎么回事吗?”吴红梅沉默不语。“好,你不说是吧?我马上去把爸妈请来,一起去找大哥问个明白!”吴小燕生气地说。吴红梅有些心虚了,急忙阻止吴小燕:“不要,你听我说……”

原来,自从夫妻俩开办广告公司后,吴红梅经常陪客户打牌,慢慢地,她迷上了赌博,常常夜不归宿,屡赌屡输。王伟多次劝阻,见她实在不可救药,便愤然提出离婚。吴红梅起先无论如何不愿离婚,王伟便要将她沉溺于赌博的事告诉父母,她怕患有心脏病的父亲承受不了打击,在王伟同意不把自己赌博和离婚的事告诉任何人的前提下,答应离婚。离婚时,因害怕“家丑”外扬,也因为舍不得王伟及儿子,吴红梅一直没有搬出王伟家,与其保持着离婚不离家的特殊关系。

听完姐姐的讲述,吴小燕忧心忡忡。善解人意的她问道:“你现在还爱大哥吗?你心里想复婚吗?”吴红梅幽幽地说:“我当然想和他复婚,一日夫妻百日恩啊。”吴小燕听后,心里酝酿起帮姐姐复婚的计划。     一段时间后,吴小燕到王伟的公司上班。她一边为公司做事,一边充当起了姐姐和姐夫的“隐身红娘”。为了加深姐夫对姐姐的好感,她经常给姐夫送早点,说是姐姐的意思;姐夫生日,她送去一套西服,字条上的落款是姐姐的名字;听说姐夫最爱吃椒盐月饼,她特意吩咐一家蛋糕店,隔天给他送一盒精美月饼,告诉他这是姐姐订做的。

面对吴红梅突如其来的变化,王伟在开心之余也十分纳闷。他对吴小燕说:“自从你来了以后,你姐姐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体贴了?”吴小燕诡秘地笑着,压低嗓门说:“告诉你,我姐姐想和你复婚。”王伟信以为真,闭上眼睛,美美地笑了。

纸终究包不住火。中秋节前夕,王伟见订做的椒盐月饼特别好吃,决定在节日里给公司员工每人发一份,便向吴红梅要蛋糕店的地址。这下吴红梅慌了,支吾了半天也说不出。她的反应引起了王伟的怀疑,他又试探着说:“那套西服我很喜欢,你在哪儿买的啊?”吴红梅搪塞了一阵,也说不出个所以然。王伟一下子觉得特别失望,加上他一直听说吴红梅还在沉迷于赌博,对她的好感顷刻间化为乌有。

后来,王伟终于知道这一切都是吴小燕的安排,开始对吴小燕有了不一样的感觉。吴小燕生日时,他买了一条铂金手链作为生日礼物,并在贺卡上写上:“我爱你”。吴小燕看到卡片后又惊又喜又怕,在吴小燕眼里,王伟风华正茂、为人正直踏实,她也曾想,要是自己能找到这样的男人该有多好啊!可是当爱神之箭射向她时,她却胆怯了:虽然大哥已经和姐姐离婚,但他仍然是姐姐深爱的男人,自己不能横刀夺爱啊!     第二天,她找到王伟说:“对不起,我不能接受你的爱。”王伟问:“为什么?”她一脸无奈:“因为你是我的大哥啊!你不怕伤害姐姐,我怕!”说完,把手链塞进他的口袋后匆匆离去。

遭遇拒绝的王伟又难过又失落,很少喝酒的他,独自喝下了一大瓶烈性白酒,醉得口鼻流血,被救护车送到了医院。吴小燕听说后马上赶过去,医生说,王伟酒精中毒太深,幸好抢救及时,要不然会有生命危险。吴小燕吓得急忙打电话找姐姐,姐姐却关了手机,吴小燕叹了口气:姐姐一定又是在打牌。看着不省人事的王伟,吴小燕觉得姐姐不疼爱大哥,自己又如此伤害他,不由得黯然泪下。她捏了捏王伟的口袋,手链还沉甸甸地在里面放着。吴小燕拿出手链,想了又想,终于将它戴在自己手腕上。十多个小时后,王伟终于苏醒过来。吴小燕高兴地把戴着手链的手举到他眼前,王伟见小燕被自己的真心打动,激动地抱着她,泪水夺眶而出。

出院后,吴小燕把王伟与自己相爱的事告诉了姐姐。吴红梅又羞又气,大发雷霆:“我这是引狼入室,你马上给我滚!”吴小燕哭了:“姐,我们是亲姐妹,我不想跟你抢男人,可爱情是不能强求的。你一天到晚忙着打牌,谁来照顾大哥?”王伟也说:“红梅,你放过我吧!你就当我这次喝酒醉死了吧!”吴红梅听完,怒气冲冲地拿起一个茶杯砸在王伟脚下,然后绝望地跑到房间里号啕大哭……

几天后,吴红梅不声不响地离家出走,王伟和吴小燕四处寻找,也不知她的下落。这样一来,旁人更是对他俩指指点点,不知内情的人们骂吴小燕“横刀夺爱”、“伤风败俗”。但是相爱的人总是幸福的,王伟和吴小燕没有过多计较这些,1998年底结为夫妻。
情感口述:亲姐妹居然同嫁一个男人,我和姐姐同时爱上一个男人

灾难过后,她助老公“红杏出墙”     天有不测风云。2002年10月,吴小燕和王伟正在市区指挥拆除一块大型广告牌。霎时,狂风大作,广告牌像一堵悬空墙似的倾倒了。此时,王伟正聚精会神地接电话,眼看广告牌就要砸向他,说时迟,那时快,吴小燕一边喊着“快跑”,一边箭步飞身上前,一把推开了王伟。王伟肩膀受了轻伤,吴小燕却被重以吨计的广告牌砸倒!经过紧急抢救,她虽然保住了性命,却落下了终身残疾,阴道和肛门的括约肌全部断裂,阴道口的肌肉因磨碎而坏死,从此以后不能再过性生活

面对这一切,吴小燕痛不欲生,天天以泪洗面,恨不能一死了之。王伟在病床上也躺不住了,他来到吴小燕的身旁劝道:“你是为了救我而受的伤,这已经让我很难过了,假若你再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也不想活了。”此后,王伟带着伤日夜守护她,一段日子下来,由于劳心劳神,王伟的身体明显消瘦,肩伤也久久没有愈合。吴小燕看在眼里,痛在心中,她被王伟的举动所感动,心中燃起了求生的欲望,心情也一天比一天好起来。

几个月后,吴小燕伤愈出院。在他们的结婚纪念日里,夫妻俩一边看电视一边喝红酒,由于心里高兴,两人都有了几分醉意。此时,电视屏幕上一组男欢女爱的镜头激起了王伟的欲望,他浑身燥热,疯狂地抚摸和亲吻着妻子的身体,但是怎么也得不到满足。吴小燕见王伟难受的样子,心里又难过又懊恼,她为自己不能给丈夫带来夫妻间应有的快乐而心痛不安。她紧靠王伟,凄然而泣。

第二天,吴小燕对王伟说:“我们离婚吧。”王伟了解她的心思,果断地说:“不,无论怎样,我都会陪你一辈子。”吴小燕摇了摇头,痛苦地看着他:“你还年轻,我不能让你长期跟我过这种有名无实的夫妻生活。我离开你,你舍不得我只是暂时的;我跟着你,我会一辈子感到不安。你去找别人吧,哪一天找到合适的女人我们就分手。”王伟的态度仍然十分坚决:“小燕,你不要那样想,我今生今世要定了你,我不可能再找别的女人。”吴小燕激动地倒在王伟怀里,泪水像断了线的珍珠般滚落下来。

虽然灾难过后自己的婚姻遇到了问题,但是吴小燕和姐姐吴红梅的关系却发生了变化。原来,吴红梅离开眉山后,彻底戒掉了赌博,并开办了一家留守子弟幼儿园。1999年冬天,父亲病重,吴红梅赶回老家。老人去世前,拉着吴红梅和吴小燕的手说:“爸爸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们俩,你们是亲姐妹啊!有什么事不能过去呢?”看着年迈的父亲,姐妹俩泪流满面。吴红梅把幼儿园搬到眉山,把妈妈接进城,她牢记父亲的遗言,没再和妹妹红过脸,还主动把妹妹的儿子虎虎接到家里让母亲看管。

见到姐姐如此豁达大度、不计前嫌,吴小燕深受感动;看到姐姐把心中的爱倾注在那些毫无血缘关系的孩子身上,吴小燕也深受感染,参与到姐姐的爱心活动中。渐渐地,姐妹俩又如从前般有说有笑,亲密无间。

2004年4月11日是虎虎6岁的生日。这天上午,吴小燕和王伟带着生日礼物来到吴红梅家,吴红梅带着虎虎和几个孤儿出门买东西去了。夫妻俩和虎虎的外婆一边说话一边看电视。言语间,吴小燕发觉自己的头发有些凌乱,就问妈妈有没有弹力素。妈妈说吴红梅的卧室里有,并嘱咐她用完就出来,说吴红梅讨厌别人进她卧室。

来到姐姐的房间,吴红梅拿弹力素要喷,镜子旁边的一张照片却让她目瞪口呆:那是姐姐与王伟结婚时照的合影。姐姐含情脉脉地依偎在王伟身旁,王伟笑容可掬地搂着姐姐的腰。吴小燕无心料理自己的头发,她把照片放回原处,敏感地打量这个房间。她看见床边的穿衣柜里挂着一套男人的衣服,走过去一看,发现一共有四五套。姐姐的衣柜里怎么放着这么多男人的衣服呢?她翻来翻去地看,发现每件上衣的领口处均别有一块小布条,上面分别写着“赠王伟31岁生日”、“ 赠王伟32岁生日”…… 一直到35岁。

吴小燕一下子明白了,原来姐姐仍然在偷偷地爱着王伟,回眉山后每年给他准备了生日礼物。难怪妈妈说姐姐讨厌别人进她的房间!难怪她至今还没有再婚!吴小燕想,姐姐一定是顾及她的感受,才没有把礼物送出。她在感激之余,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为何不让王伟和姐姐在一起呢?他们本该是美满的一对。她马上把王伟喊到姐姐的房间,让他看了姐姐摆放的照片和送给他的生日礼物。睹物思情,王伟的心中不由得泛起阵阵涟漪,但他害怕吴小燕生气,连忙解释说:“你别在意,这只是你姐一厢情愿,我什么都不知道。”

吴小燕心平气和地说:“我没有怪你,也没有怪她。我只是想让你知道姐姐一直还爱着你。”接下来,吴小燕不断创造条件,有心让自己的老公“红杏出墙”。她三番五次深更半夜叫王伟给姐姐送东西,希望他们碰出“火花”。一天,她带着王伟来到姐姐家,故意把他俩灌得半醉半醒,自己却找借口跑了回去。可是王伟和吴红梅始终保持应有的距离,连一次手也没有牵过。

一天,吴小燕责问姐姐:“你既然那么爱大哥,为啥不主动接近他?”吴红梅早就知道了她的用心,很生气地说:“亏你想得出来,你把姐姐当成什么人了?(情感口述www.xiugif.com)他是你的老公,你却把他推给我,你让我怎么做人啊?”吴小燕说:“其实我这样做都是为了你和王伟好。我跟王伟离婚,把他还给你好吗?”吴红梅一怔,她觉得妹妹命苦,经历了这么多事情,要是离婚了,就更苦了。她装作没好气地说:“离婚又能怎样,要是王伟和我复婚了,你仍然在他面前晃悠,他还不是‘人在曹营心在汉’啊!”吴小燕苦笑着说:“姐,你还对我不放心吗?我既然有心把他还给你,就一定会让你得到一个完整的他。”吴红梅的心顿时乱乱的,说:“算了吧,我虽然一直喜欢他,但自从你们结婚后,我就没想过和他复婚。”面对情深义重的姐姐,吴小燕又感激又难过,她心里更加坚定了把王伟还给姐姐的念头。     

远走他乡,她执意成全丈夫和姐姐的幸福     一天晚上,吴小燕为了试探王伟对自己的感觉,看自己是否应该“退位”,她故意脱去上衣,把王伟的手拉到自己的胸脯上。王伟本想和她亲热一番,但是突然想起上次因为亲热,吴小燕伤感而要求离婚的事,害怕再戳到她的痛处,不觉控制住自己,几次把手从吴小燕的身上抽了回来。吴小燕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失去魅力,缠着丈夫等于是折磨他,索性再次提出了离婚。王伟仍旧横竖不肯,掏心掏肺地说:“小燕,你不要误会我,我自始至终都是爱着你的,哪怕为你死我都愿意!”吴小燕赶紧捂住他的嘴:“不要说不吉利的话,我知道你很爱我,我也很爱你。正因为这样,我才不忍心拖累你,而是希望你幸福。”王伟吼道:“不,我不会答应的!”吴小燕心意已决,斩钉截铁地说:“如果你不答应,我就立刻从你身边消失!”

她像吃了秤砣铁了心,不离婚就不回家与王伟见面,王伟只好顺从她去民政部门办理了离婚手续。拿着离婚证,吴小燕背着王伟,号啕大哭。

接下来的一个周末,吴小燕最后一次给王伟做了一桌丰盛的饭菜,然后不辞而别,手机号码也换了。王伟失魂落魄地和吴红梅一起找了她许多天,但音讯全无。

王伟一下子陷入了痛苦的泥淖,他在日记中写道:“忆往昔,两相依,风雨同舟,相濡以沫,再苦再痛,你情我也愿;看如今,两分离,爱船沉没,思念无边,度日如年,你悲我也痛……”他日夜想念吴小燕,一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她的身影;他没精打采,借酒消愁,没有心思与吴红梅复婚,也没有心思另交女朋友

2005年夏,吴小燕实在无法忍受思亲之苦,从昆明给王伟和姐姐打来电话。王伟急忙赶到昆明劝吴小燕回家,可吴小燕说:“你不用担心我,以后也不要再来找我。只要你安心地活着,我也就放心了。姐姐那么爱你,你还是和她复婚吧,别辜负了我的一番苦心。”

回到眉山后,王伟依然对吴小燕放心不下,他经常一个人在家里发呆。吴红梅了解他的心情,时不时让虎虎出面请他过去玩耍、吃饭。几次之后,王伟渐渐对儿子和被收留的儿童有了牵挂,慢慢走出了忧愁和孤独。2007年秋,王伟在吴小燕和其他亲戚朋友的再三劝说下,终于和前妻吴红梅走在一起。国庆节的婚礼上,望着漫天飞舞的礼花,王伟仿佛看见,那是吴小燕欣慰的笑容……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