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男人口述:疲倦的婚姻让我想离婚,可妻子要分家产

  爱上执著女孩     我是典型的奋斗派,属于70后,1999年参加工作,经历过很多事情,体验过许多艰辛,还好,老天不曾亏待我,努力这么久,终于有了自己的房子、车子,在别人眼中,算是半个成功人士。老婆叫雅洁,我们来自同一省份的不同地方,都出身农村。我和雅洁于2005年相识,恋爱时间比较短,不过大半年,当年年底领证。目前我们已有了个儿子,不到四岁,调皮可爱。

雅洁的人生经历很复杂,甚至有点儿传奇。她自小没了父母,跟着舅舅生活,起先还好,但后来有了舅母,不免招人嫌弃。雅洁是个有骨气的女孩,初中毕业后就不愿再看舅母脸色,独自出来闯荡。她吃了不少苦,当过商场营业员,做过饭店服务生,甚至有段时间,为了生计,不得不以街头卖袜子为生。雅洁的不俗在于她的执著,攒够了钱,她又回到校园,虽然只是所中专,但其心可嘉。

言归正传,2005年年初,我刚从一家大公司里辞职出来,谋划着自己创业,颇有些意气风发,那个阶段,我急需有个人在身畔支持,雅洁适时出现。见了几次面后,雅洁给我的感觉很不错,洁身自好,出淤泥而不染,这让我在对她的爱里又多了几分敬佩。

我和雅洁对彼此都很满意,感情突飞猛进。当年年底,我要去外地工作,为了让雅洁安心(恋爱期间,她曾多次提出要与我结婚),我们去民政局领了结婚证,由于时间紧迫,当时未办仪式。现在看来,那个决定过于仓促和草率,完全没有考虑到彼此的家庭背景以及性格差异,这也是导致今日感情问题的关键所在。     雅洁在那所中专院校的进修没能改变她的事业前途,在工作上,她一直很不顺利,换过很多地方,但每个地方都待不长久,渐渐地,雅洁也不再愿意上班,安心当起家庭主妇。幸好我的收入还算不错,支撑起这个家庭毫无问题,所以,也就由着她去。
中年男人口述:疲倦的婚姻让我想离婚,可妻子要分家产

难忍古怪性格     辩证法告诉我们,任何事物有积极的一面,必然就有消极的一面。雅洁在为人处世上顽强独立,毫无疑问,这是个优点,但同时也隐藏了一个缺点——挑剔孤僻,这些毛病起初并不明显,婚后慢慢浮现。日常生活中,雅洁时常对我数落抱怨,无论时间,不管场合,折磨得我疲惫不堪。这些也就罢了,不是原则问题, 但下面这个毛病实在过分——她不喜欢任何人到家里做客,超过两个人就嫌多,连双方父母都不能例外,尤其针对我的亲友,谁来给谁脸色。

我是农村孩子,思想保守,总希望婚后能与父母同住,父母也希望守着儿子共享天伦,其实家里具备这个条件,房子不小,老人的身体也不错。可因为雅洁的嫌恶,二老只能偶尔过来小住,每次不超过一个星期,每次都是满心欢喜来,满腹委屈去。直到去年5月,父亲查出了癌症晚期,我急匆匆地赶回老家,可没有用,父亲很快就走了。我自责得要命,如果父亲和我同住,我一定能发现他的健康问题,倘若及时去医院检查、治疗,也许父亲不会这么早离开。再想想,可怜的二老,每次来去我家都是匆匆忙忙,甚至没来得及在这个城市里逛一逛……

父亲一走,剩下母亲一人,孤苦伶仃,无依无靠。我跟雅洁商量,想把妈妈接来同住,可她坚决不同意,甚至当着众人的面大爆粗口。为了不激化矛盾,这些事情我都忍了,好说歹说,她勉强答应。原话是:“如果你妈自己要来,我不反对,但如果她觉得一个人呆着挺好,希望你不要劝她。”

母亲并不想打扰我们的生活,她拒绝了我的邀请,但自打父亲去世后,她的身体每况愈下。(情感口述www.xiugif.com)上次她来这里看病,坐了足足5个小时的火车,雅洁并不同情,只为老人做了两顿饭便开始怪话连篇,没办法,第二天母亲就拖着病体自己下厨。

前几天,为了一点小事,我和雅洁起了争执,其实并没有大吵,不过几句口角,可雅洁竟出口侮辱我那已经去世的老父。我的心彻底凉了,转身出门,我不想跟她吵了,真的,她太让人失望。     

寻求感情解脱     我和雅洁之间还有一个难题,我俩都是急脾气,她是随时爆发,看谁都不顺眼,我是受不了她的急躁。在这个问题上,即便没有长辈的那些事情,我也无法接受。实话实说,我是有些大男子主义,而她却是小姐脾气丫鬟命,总羡慕其他女人的好生活。比如,她经常跟我说,隔壁的某某在家如何有地位,说话如何管用等。

其实我想告诉雅洁,各家情况不同,不是每个男人都是“24孝”,有些人处在我的位置上,也许比我更“跋扈”。我不跋扈,跋扈的是雅洁。举个例子,有次回老家,饭桌上雅洁让我帮她盛饭,我就说了句“你自己去吧”,她便把碗往桌子上重重一搁,扭头就走。为了这类事情,我们吵过无数次,私下里也沟通过无数回,但都没用。

我们也谈到过离婚,雅洁说孩子不要,家产分走一半,可房子是我在认识她之前购买(婚后,我主动在房产证上加了她的名字),为什么让她凭白获利?我知道,雅洁并不真想离婚,只是天生的强硬让她不愿示弱,她整天把“我命好苦”之类的话放在嘴边。我就不懂了,好吃好喝养着她,做饭洗衣有保姆,她只需带个孩子,能有多累?即便带孩子真的辛苦,可那不是做母亲的责任吗?

我曾认真想过,也许雅洁的性格形成与她的家庭有关,虽然我和她都出身农村,但在家庭关系上却迥然不同。我的家人性格平和,做事总替别人着想,与之相反的是,雅洁与亲人感情淡漠,他们之间的唯一联系便是金钱。结婚时,雅洁的舅舅曾试图索要彩礼,被我顶了回去,婚后,依然以各种理由找雅洁要钱。我经常三千五千地补贴着,但他并不满足。

极端郁闷的情况下,我有过一夜情,有次吵架也动过一回手,但那都不是我的本意,我只想让雅洁认识到她的错误,只想让这个家尽早走上正轨。可一切都没用,现在的我没心情工作,没心情生活,我不知该怎么面对?是得过且过还是快刀斩乱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