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失足三陪女口述:我当过三陪女,所以我的人生不会幸福

被遗弃的痛苦让我选择沉沦7岁,我失去了妈妈,8岁的时候后妈进门,在那之后,我的童年再也没有了笑声。我渴望得到爱,妈妈的爱,爸爸的爱,和所有我本应享受到的温暖,可是,我什么也没得到过。在我的记忆中,爸爸只为我交过学费,从来没给过我零花钱,在学校里,我也永远是穿戴最难看的女孩子。     我好想逃离这个家,我好想有朝一日可以自己支配生活,那样,我就不必成为爸爸的累赘,也就不会再受苦了。等到16岁的时候,我终于完成了这个理想,朋友帮我找了一份饭店的工作,我马上脱掉了校服,成了饭店里年纪最小的服务员,这让我很开心。

虽然我年纪小,可我工作起来一点儿也不比别人差。白天忙活一整天之后,晚上我就住在饭店的宿舍里,看看电视,听听广播,在这里,我感觉不到生活的压力,以前那个沉甸甸的家也不再是我心头的痛。     这样的日子过到了18岁,我初尝了爱情的甜蜜,他是个很帅的男孩子,我们相处了一年,当这份爱渐渐地修复了我一直冰冷的心时,他却跟别的女人走了。我很难过,觉得老天对我不公平,就算我再怎么挣扎都没有用。全世界都遗弃我了,这时候,我才发现自己依然活得很痛苦,我身上永远只有一点点零钱,只能靠吃饭店的剩饭活着,过着最艰苦的日子。

有一天,一个常来饭店的姐姐问我想不想挣钱,我想也没想就跟她走了,两天之后,我就在郊区的一个练歌房里当了“三陪女”。

起初我并没觉得有什么,就是有些好奇和不习惯。在慌张不知所措中,我接待了第一个客人,他看上去还挺年轻的,这也让我的心理稍微有了一点儿安慰。临走的时候,他看到我在哭,就笑着扔给我一摞钱,说去买点儿衣服和化妆品吧。我把钱放在手里一查,整整3000块!这比我当服务员半年的工资还多,我突然觉得自己之前在饭店的工作是在白白浪费青春,有这么容易赚到钱的工作,何必还要吃苦受累呢?
一个失足三陪女口述:我当过三陪女,所以我的人生不会幸福

我开始享受这份新的“工作”,心安理得地赚着大笔的钞票。

两个月之后,我遇到了一个懂我的客人,他开始追求我。

他叫方立(化名),大我22岁,是个经常出门在外的业务员,他有妻子有孩子,有幸福的家庭,但他依然是欢场上的常客。像他一样的人我之前遇到过不少,所以也没太关注他,更没想过,比我爸爸小5岁的他后来会为了我而离婚。

可能是因为我年轻的原因,在我们之间有了第一次交易之后,他经常打电话或者直接捧着花来找我,对此,我从来也不拒绝。我身边的女孩子都有很多人追的,之前我只有羡慕的份儿,是方立满足了我的虚荣心,他让我感觉自己终于对别人有了意义,尽管我清楚,他对我的依恋只是因为他需要我的身体。有一次和方立约会的时候,我有意问他,是我重要还是他老婆重要,他毫不犹豫地说当然是我重要,“我老婆比我还大两岁呢,除了做饭带孩子啥都干不了,不像你这么年轻漂亮又善解人意……我真的很爱你。”不管他说的是不是真话,我的心里听着都非常舒服,我想,如果有这样一个成熟的男人永远对我这样痴迷,我也会很幸福的。

就这样过了大约一年,我用手里攒下的钱在靠近市内的二环附近买了一个单间,其余的钱存了起来。之后我主动跟方立说我们结婚吧,他也很利落,马上就跟妻子办理了离婚手续,两个月之后,我们就举行了婚礼,我正式搬进了他的家。

这个家按照我的意思重新进行了简单装修,窗台和床头柜上摆着我们新拍的结婚照,床罩和窗帘都是我最喜欢的粉色,他原来的妻子和孩子以及之前的一切东西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在我和方立忙着享受幸福的新婚生活的同时,我甚至怀疑,在这间房子里是不是曾经住过幸福的一家人。

婚后,方立依然每天忙于他的工作,我仍旧操持我的本行。方立好像并不在意我做些什么,只要我能挣钱回来就行。我也很少干涉他的事情,因为男人我见得多了,管是管不出幸福的。(情感口述www.xiugif.com)我的爱换来的是更多的痛苦谁都不理解我为什么会跟方立结婚,我说我爱他,练歌房里的女孩子们听了都笑我傻,说我天真,我笑着不愿意和她们争论;爸爸听了,轻蔑地说了句“你还知道什么是爱”,然后扭头就走了。对于爸爸的态度,我一点儿也没有痛苦的感觉,因为他自己就是个不懂爱的人,根本不配对我指手画脚。我是真的爱方立,所以我才会最大限度地把自己完全交给他,可是在我们结婚三个月之后,他终于让我失望了。他又开始出去找女人,每天酗酒,然后借着酒劲儿用最难听的话骂我。我怎么也想不明白,一个男人为什么会变心得如此之快?他原来从未嫌弃过我啊,难道他就一点儿也不珍惜我们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家庭吗?

我知道他也是有自尊心的,他不愿意我出去陪别的男人,可是我们生活需要钱,他自己赚的那些钱还不够他出去寻欢喝酒,拿什么来养活这个家?我的心情越来越不好,其实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我心里又何尝不难受呢?

为了照顾他的感受,我不再出去工作了,一心一意在家过日子。

上个周末,我一个人出去逛街,买了一些衣服,还有他最喜欢的打火机,晚上刚进家门,我的脸上就重重地挨了他的一记耳光。他说我出去找男人去了,是害怕挨打才买了东西回来。我说我没有,可是他不相信,又一拳打在了我的颧骨上,我的嘴里流出了好多血,脑海里一片空白……

我晕倒了,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的一只耳朵听不见了。

我渴望得到爱,可是到头来却什么都没得到。方立仍旧每天出去找女人,喝得烂醉回来,然后就骂我打我。为了逃避他的怀疑,我几乎失去了自由,一个人郁闷的时候就撞墙来发泄。

现在的我无处可去,只能整天待在这个名存实亡的家里,眼看着幸福离我越来越远。我终于明白,该是我们离婚的时候了,我是个坏女人,他是个坏男人,两个坏蛋在一起不会有幸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