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不住娇艳性感少妇的诱惑,我和隔壁少妇偷情

  前妻真情待我,我不珍惜     父亲早逝,母亲独自拉扯我们几兄弟长大,家境贫寒的我由于幼年营养不良,个头一直长不大。高中毕业后,我归口到母亲单位上班,因为个矮,单位效益又不好,我很自卑。

29岁那年,嫂子见我还单身,便把娘家邻居舞红(化名)介绍给我。舞红长得结结实实,块头很大,虽说出身农村,可她家境好,有工作,我没有多想,便答应了这门亲事。

舞红外貌长得不咋的,可内心善良,和妯娌家人相处得非常好,人情世故、孩子老人都是她打理照顾,家里的吃喝,也不用我操心。每天下班回家,舞红早早地做好了晚饭,站在窗口等我,我还没进屋,她已把香喷喷的饭菜摆好,把我的酒杯斟满。

我是个比较讲究整洁的人,喜欢把被子叠得方方正正,把家收拾得整整齐齐,舞红这方面能力稍差,有时下班累了,看见家里脏衣服未洗,我就心烦地和她争吵,吵凶了,舞红有时哭哭啼啼,寻死觅活的。吵归吵闹归闹,却从未发生大的矛盾。

“乐莫大于无忧,富莫大于知足”,我这等条件能过上这般日子,理应知足快乐。可我那时不太懂得珍惜,与邻居绿玉(化名)发生了一段令我悔恨终身的婚外情。

1999年,我被单位买断,便在小区开了家副食店谋生,绿玉经常随街坊邻里坐在我的小店里“混点”,一来二去,我们便熟识了。

绿玉在一家商场当营业员,30岁出头,打牌跳舞样样喜欢。她见我双休经常出去玩,便三番五次让我带她出去。我和她约定,10月份我过生日这天一起出去好好潇洒一番。

日子在盼望中等得心焦。为了联络感情,一天下班回家,绿玉丢给舞红两条领带:“我见荟楠喜欢打领带,便把商店做促销活动的赠品领带给他拿了两条。”舞红是个老实坨子,她想都没想,就把领带转交给了我。

不几日,绿玉又打我的传呼,说给我买了两件“才子”牌衬衣。她把衬衣塞给我,说:“这可不是我们商店的赠品,我看中这个牌子才跟你买的,只有‘才子’,才能配佳人!”我感激地挽起她的手:“走,我也要略表心意给你买件衣服。”喜欢穿衣打扮的绿玉只让我买了件几十元的春装,便心满意足了。     生日那天,我和绿玉心领神会地穿着对方送的新衣服,玩得兴高采烈,意犹未尽……深夜,我们难分难舍,在外面开了房。

由于住得太近,低头不见抬头见,我们怕被熟人发现私情,平时仍然像邻居一样交往,本以为做得天衣无缝,可还是被眼尖的邻居发现了。     

情人激情缠绵,难以结合     舞红从邻居嘴里得知我和绿玉相好,她不信,嘴都笑歪了,邻居议论多了,她将信将疑地质问我,我断然否认:“绿玉年轻漂亮,她怎会看上我?”我的辩解打消了舞红的顾虑,她依然对我百般好、万般爱。

其实,这个问题一直困惑着我,绿玉到底图我么事?我不止一次地问她,绿玉说:“女人只要男人对她关心体贴就够了,什么也不图。”

绿玉很为我着想,她说在外开房花销大,便建议我租了间房。我们俩购置了必备的生活用品,把租屋布置得像家那么温馨、可爱,令人流连。每周一次的激情过后,绿玉总搂着我的脖子说:“我们赶紧离婚,一起生活。”我摇着头拒绝道:“我们住得太近,街坊亲戚太熟,要是离婚,千夫所指,如何为人?”理智告诉我,我和绿玉只是一段激情碰撞,难有结果。

直到有一天,我们在街上被邻居碰见,舞红终于确信无疑。     一天傍晚,舞红挑起事端和绿玉吵了起来,争吵中,绿玉打了舞红一嘴巴,舞红越想越气,唤来家人找绿玉算账。眼见事态扩大,我赶紧通知绿玉,让她藏起来,绿玉躲在屋里,吓得大气不敢出。
经不住娇艳性感少妇的诱惑,我和隔壁少妇偷情

夜深人静,事态平息,绿玉扑进我怀里号啕大哭,她说:“我们私奔吧。”     我们逃到了上海,绿玉凭借理发手艺开了间发屋。不久,我就发现她时常站在店子门口望着背着书包放学的学生发呆,我猜出她的心事,她思念自己的孩子了。我动员她道:“你先回武汉,一是看看孩子,二是离婚,我们只有离了婚,才能在一起。”绿玉依依不舍地离开了上海。

我左等右等,等不来绿玉。     一个月后,我知道和她没戏了,失魂落魄地回到武汉。舞红像没事似的,热情地接纳了我。我羞愧难当,躲在屋里,一周未下楼。

绿玉得知我回来,立即打来电话,她哭着告诉我,她回来后被关进屋里,无法脱身,母亲和姐姐藏匿了她的证件,跪在地上哀求她:“你先杀死我们,再走!”我像被施了魔法一般,又和绿玉缠到了一起。     舞红再次发现,她默默地,不哭不闹。(情感口述www.xiugif.com)有天晚上,她悄悄地跟踪我出去,走在霓虹闪烁、人头攒动的街头,她跟掉了我,晚上便寻了短见。     邻居大妈老泪纵横地咒骂我:“你对不起舞红!你走后,她整天抱着你的衣服哭,眼睛都哭瞎了!”我成了街坊邻居唾骂的恶魔,痛苦地安葬好舞红,我和绿玉彻底拜拜。     

现妻我行我素,我心苦涩     13年的婚姻,一夜之间在我手中葬送,那个和我朝夕相伴13载的胖墩墩的身材再也无法在我眼前鲜活地出现。     在失去舞红的2年多时间里,我面壁思过,愧疚难当,我从没想过要续弦,直到邻居把宝黄(化名)介绍给我。

介绍人和宝黄共事多年,对宝黄知根知底,说宝黄结婚2年便离了婚,离婚十几载一直未找到合适的人。望着眼前这位平凡普通的女子,我将丧偶情况如实相告,宝黄说过去的事情,不要再提。宝黄自称对再婚无要求,我说你没要求,我倒有3个条件,你答应了,我们再交往。你要接受我的孩子,会做家,但不能带自己的孩子过来,因为我住房太小。宝黄爽快地答应了我所有要求。

我想和她同居,不拿结婚证,宝黄不情愿地说:“不拿结婚证哪算结婚,只有拿了结婚证,才是真正的合法夫妻!”见她如此坚决,我们相识不到一个月,就领了结婚证。本想结了婚,如她所言能过上相互温暖、体贴的生活,哪料到,我的生活从此变得一团糟。

原来我在家里当惯了“甩手掌柜”,现在我变得非常念家持家,什么事都做,可宝黄仅把诺言停留在头口,她看见家里板凳倒了都懒得伸手,家成了她的菜园门子,想回就回,不想回就跑到娘家住上个把月。她还跟我总结了3条缺点:“个子小,矮得像驼子;心眼小,对我疑神疑鬼;小气,对孩子出手大方,却从未主动给我买过衣服。”

听到她如此评价,我气急败坏。     我承认我矮小,但我时时处处在关心她,倒是她说话、做事神秘兮兮,她的电话上男女朋友众多,可她从未介绍给我。一次,她的同学来我家玩,我随口问对方贵干,她立即责问我,你问人家这个问题是么意思?我尴尬至极。她的电话来了,如果我在身边,她立即挂断电话,转身背对着我,再把电话打过去。我苦口婆心地说夫妻间要彼此信任,她便说我心眼小,总管着她。

我见她挣钱辛苦,不仅不要她交钱,还常给她零花钱,为她的公交IC卡充值。我掏心掏肝跟宝黄交流,可她依然故我,对我不理不睬,对家不闻不问。我想跟她离婚,她蛮横无理地说:“你给我1万元,就跟你离。”现在,宝黄又跑到娘家住了大半个月。

婚姻到了这等地步,我苦不堪言。     夜深人静,抚今惜昔,念起舞红的好,我时常难过得泪流满面,要是当初我没有出轨,没有做对不起舞红的事,哪会有后来她绝尘离去,更不会有现在名存实亡的婚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