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洗浴中心做服务员的日子,在洗浴中心天天和小姐打免费炮

  一、入行     99年我毕业了,学的是国际贸易专业,这个在别人眼里很热门的专业毕业却很难找到工作,去了不知道多少次人才中心,发出去不知道多少简历,却连回复都很少,就这样过去了几个月,竟没找到合适的工作。

那些天我成了人才中心的常客,每逢周2周5我都到那里报到,最后自己都感觉自己皮了,你好,什么狗屁国贸,都是虚的,最后一次去人才中心我索性把简历都塞给了几家酒店,做服务员总行吧?     青岛的服务员看样子真的很缺,上午刚刚从该死的人才中心出来,下午就有家酒店让我去面试,青岛XX酒店,在去的路上我差点哭了出来,怎么说我也是个专科啊,沦落到去酒店当服务员,其实,现在回想起来太正常了,大学生,大学生算个屁啊。

排队,填表,面试,总共不到半个小时,我就成了这家酒店的服务员,“你明天到康乐部报到吧”人事部的一个娘们很有礼貌的对我说。靠,这就行了?不知为什么,我心里竟然有些成就感,这么快就可以上班了,我马上也是一个有工作的人了,走的时候竟然还朝那娘们鞠了一躬,然后高高兴兴的走了,像TM捡了钱一样。

这家酒店的康乐部当时其实就两个部门,洗浴中心和夜总会,而我被分到了洗浴中心,也就是桑那部。换好了工服领班就带我熟悉环境和同事,前面大厅是迎宾和收银,后面是休息室,在休息室里我见到了当时我觉得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白皙的皮肤,小小的瓜子脸上戴着一副精致的无框眼镜,和久井法子一样发型,一身大红色的紧身连衣短裙,前挺后撅的,肉色丝袜,白色的长桶靴。“这是我们的公关部经理——陈燕”,领班说。“你好,”陈燕把手伸了过来,我赶紧上前握住了她的手,傻乎乎的说了句“你好,陈经理。”她的手好软好滑,撒谎是孙子,我下面当时就翘了,有这样的美女一起共事,还干什么国际贸易啊,当时真她娘的天真烂漫,其实陈燕就是那里的妈咪,第二天我就回过劲来了,但后来我很长时间都不明白——为什么这么漂亮的女人要做这个。

就这样,我成了该酒店桑那部的一名小服务员。开始的一个星期内,我对里面的所有东西都很好奇,有时还觉得有些害怕,因为后来的很多事都只是在电影中见到过,现在真的在这种环境中却很不愿相信那是真的。

洗浴中心找过小姐的人都知道,基本程序都差不多,在你换衣服的时候就会有人喋喋不休的向你推荐各种服务,介绍小姐,如果你装作不明白,服务员会隐隐约约的告诉你是怎样怎样,听的你心痒痒的。我当时就做这种工作——在给客人挂衣服的同时向他介绍服务。在开始的2个星期里,每次我向客人介绍各种服务的时候我的弟弟都会不由自主的翘起来,就像我要去做似的,呵呵,又怕被客人发现,着实让我难受了一阵子,然而这种感觉在2个星期以后就再也没有了,和客人介绍的时候侃侃而谈,好像商场里推销家电的差不多,脑子里也不再胡思乱想。但在桑那部还是有两个地方让我心跳加速——1是休息室2是按摩房。休息室,供客人休息,做足疗的地方,也是陈燕推销小姐的地方,为什么这个地方会让我心跳厉害,因为休息室里的背投彩电放的全到是A片,虽然我在上大学的时候看过不少,但还是控制不住我的小弟弟,加上陈燕,她和客人说话的时候老是翘着个屁股,让我想入非非。按摩房,也就是炮房,它对我的刺激是听觉上的,小姐放荡的叫床让我实在受不了,在更衣室的服务员是不允许在休息室和按摩房附近逗留的,这更增加了这两个地方对我的吸引,所以,有事没事就到这两个地方出溜,心里盼望着什么时候能调换岗位,让我看个够听个够。     

二、熟悉     很快我来到这里1个多月了,在这一个多月里,我知道了很多东西,感觉自己上学的时候就是一表字,只要你有钱,在这里多漂亮的女人你都可以上,只要你有钱,你想要什么服务都可以满足:双飞800,冰火480,推油380,后庭580俄罗斯小姐800,其实,现在看来这些价位是有些高,但在当时青岛还没有这么多洗浴中心的时候,我们的生意非常火爆。

我终于如愿以偿的被调到了按摩房工作,也就是负责那里的卫生和服务,这里共有普通房间15个,VIP套房4个,小姐多的时候达到30几个,应该说在当时的青岛是规模比较大的了,生意好的时候10多个房间同时有人在打炮,小姐的叫床声此起彼伏,让我难受了好一阵子,几乎每天都回宿舍打飞机,想象着那些小姐的样子,可能人受这种刺激多了,就像你经常吃药对药物有抗药性一样,没多久,我就习以为常了,经过按摩房时听到那些声音像上学时听女老师讲课一样没什么反应了,我知道,我已经熟悉这种环境了,那个初来时看到小姐都脸红的我已经消失了。     

三、陈燕     一直以来,我都对陈燕的印象很好,因为我到桑那部的半年里,我从没见过她上钟,只是在休息室推销小姐,因为她长的实在是太惹火了,很多客人都要求“做可以,但,是和你做。”每次都是客人自讨没趣,很长时间都是陈燕趴在客人的耳朵上说了句什么,几乎所有的客人就作罢了,因为隔的远我一直也不知道陈燕是怎么拒绝那些色鬼的。

一天,我在VIP外面拖地,看见陈燕和一个秃头胖子进了房间,我以为是和客人谈什么,因为经常有些常客不愿在休息室多说话,大约10多分钟吧,陈燕和秃头从里面出来了,秃头回到了休息室,可能是没谈拢,“小陈,把房间打扫一下”陈燕的声音老是那么软绵绵的。“好。”我答应着,半年了,每次陈燕和我说话我都还激动,不知为什么,这点激动一直都没有消失,我拖着拖布进了房间,还好,双人床没怎么弄乱,就在我检查垃圾桶的时候,我愣住了,你好.一只用完的安全套躺在里面,是刚才我打扫房间的时候忘清理了?不对啊,我都打扫干净了,很显然,是那个秃头用过的,奶奶的,陈燕居然也做啊,靠,妈的,都她娘的一样,现在想象自己真蠢,做她们这一行的都是为了钱,她自己亲自上马又有什么奇怪的,后来我从同事那里得知,陈燕很少上钟,因为她是提成的,怕耽误小姐们的生意,她一般是不做的,但如果碰到叫真的客人非想她,1000不叨叨,我*,原来,她每次趴在客人耳朵上悄悄的说的那句话是她上钟的价格啊,怪不得很多客人都摇头呢,也太快了吧,10多分钟,1000元到手?她娘的,我辛辛苦苦干一个月还没她抽两根烟工夫挣的多,那天回宿舍,我痛痛快快的撸了把,想的是陈燕,真她妈爽,差点叫出声来,嘿嘿。     四、当上领班     看来我的适应能力还不错,在桑那部工作了8个月后,我竟然当上了这里的领班,其实也不是因为我工作能力强,这里的工作也没什么技术含量,嘴甜点,腿勤点,不该说的不说,关键是以前的领班离开了,我前面的几个老员工也走的差不多了,我顺理成章的当上了领班,可别小看这个位置,我当服务员的时候就眼红这差事了,先不说不用干活了,就是给小姐排钟这活就很爽,(排钟就是来了要小姐的客人,负责去小姐房选小姐)哪个小姐不想多上钟啊,但要想上钟就得先过我这关,我不挑你,你长的像天仙也没有用,所以小姐都开始巴结我,不是吹,当时抽的烟最次的是泰山,但得装在哈德门烟盒里,我深知在这个位置上不能太张狂,因为有很多人眼红,像我以前一样。我仿佛成了个老油子,排钟的时候捏她们一把拍下屁股都成了家常便饭,但,在这工作这么长时间,说实话,我从没和小姐上过床,可能是心底还留了点上学时候的单纯,觉得我的第一次不应该给做小姐这样的女人,虽然我为我23还是处男感到耻辱,但还是控制住了,我们每天都会安排一个服务人员和一个技师值班,就是在桑那过夜,小姐如果没地方住也可以住在那,每当我值班,都会有小姐上来缠我,要我陪她们看A片,其实,意思很显然,无非是让我打个福利炮,排钟的时候多给她个机会罢了,那时,我很不屑于和关系太近,一是以后工作起来不方便,二是我觉得她们很脏。就这样,在随后的一年多,我都经受住了N个小姐的诱惑,现在想想真不简单啊。     

五、破处     呵呵,看到这个小标题,我自己都觉得好笑,我所说的破处是破处男,也就是我自己,都说出污泥而不染,胡她妈说,我虽然经受住了前面N个小姐的诱惑,但最终还是没逃出陈燕的魔爪,当上领班后,和陈燕接触的机会就多了,加之在这工作的时间长了,彼此也熟了起来,有时下班了,我们会一起到外面吃烤肉,陈燕其实只有20岁,比我还小,但在我印象里我一直觉得她最少也有25,6了,倒不是说她长相老,是因为她在单位里显得太稳了,其实,想想也不奇怪,在那种地方,哪能像个毛孩子似的,装也要装的像个成年人,陈燕很喜欢玩,有时候我们吃完饭就去崩的喝酒,有次在焦点,台上往下扔毛绒玩具,我为她抢了一个,她竟高兴的像个孩子,搂着我的脖子亲了我一口,靠,你一辟腿就1000多,这么个毛绒玩具就高兴成这样,后来,了解的多了,才知道,她父母离婚很早,初中没上完就在外面玩,20岁做这行已经4年多了,做妈咪也有2年了,竟然没处过男朋友,也没有男人给她送过东西,哪怕一个小小的毛绒玩具。     那晚赶上我值班,已是凌晨1点了,最后一波“色鬼”走了我们就下班了,没想到第一次陈燕竟然要在这过夜,说不想回家,我也没说什么,让她到VIP去睡了。我今天上班晚,下午1点才来的,睡了一个上午一点都不困,就一个人在休息室看碟,技师被我打发到楼下去睡觉了,没一会,陈燕穿了一身男式按摩服和一双大拖鞋出来了,笑嘻嘻的跑到我跟前说:     “哥哥,我饿了,想吃烤肉。”

混的熟了也没以前那种想讨好她的劲头了。     “我累了,你吃方便面吧,吧台上有。”我说。     “不嘛,你去买烤肉去,回来我给你钱。”说完她朝我脸上亲了一口。

靠,她的衣服太大了,不经意间我从她的领子看到了她那对圆圆的胸,真白啊,好久没反应的小弟弟瞬间翘了起来,她发现我在看她,也不躲,色咪咪说:     “快去啊,回来让你看个够,嘿嘿。”     “有这种好事?”我说。     “骗我你倒霉了。”

“不骗你,快去吧。”她继续挑逗我。     “好,你等着,很快回来,哈哈”。我拿了件外套飞奔酒店楼下。     不一会我就买了一堆烤肉和几斤散啤——那是我的最爱。我们在休息室边吃边聊,我知道陈燕酒量不行,就故意多灌了她几杯,幸亏是干桑那的小姐没什么酒量,换了夜总会的还不知道谁灌谁呢。一塑料袋还没喝完陈燕就脸红了眯着小眼睛戴着个小眼镜,她奶奶的,真想扑上去吃了她,但我知道,她怎么着也是这里的妈咪,如果她不愿意我强来会很麻烦的,忍了先。

看时候差不多了,我挑逗她;“现在烤肉也吃了,酒也喝了,刚才谁说让我看个够的?”     “呵呵,想看?不能在这,走,到房间去。”她半躺在沙发上说。

“我怕你啊,走。”     我知道后面有好事,呵呵,老子非要尝尝你这个1000块的什么样,虽说我也没尝过400的,什么处男之身,去死!

表面上装的很镇静,其实我心跳的很厉害,可能是觉得要做那种事,老是往下咽唾沫,我想当时我的脸肯定很红,因为我自己觉得脸很热。

我躺在大床上说,“快脱吧?”     陈燕笑了笑,她笑起来真的很迷人,小鼻子都啾啾起来,还有两个小酒窝,按摩服没什么扣子,就是一根带子,一拉就开了,这一拉,她那两颗饱满而又白皙的乳房就彻底展现在我眼前了,说实话,在A片和三级*里我从见过这么好看的奶子,坚挺,圆圆的,关键是乳晕都是粉红色的,不像一般的女人是褐色或者黑色的那么恶心,可能是她也发浪的缘故,两只乳头翘的厉害。     “好不好看?”她说。     “好看,真好看。”我咽了口唾沫说。

我们的工服是阿迪的跑步服,比较厚的那种,但我的JJ还是把它撑了起来。     “哈哈,你小弟弟不老实了。”她说。     “这样都没反应那是有毛病!”我道。     “呵呵,刚才出去累了吧?我给你按摩按摩吧?”她说。     “你还会按摩?”我明知顾问。

“当然了,来,你把衣服脱了,趴着。”     靠,是你送上门来的,别怪老子不客气了,我麻溜的把衣服脱了,一丝不挂的趴在床上,我感觉床晃动了几下,她也把衣服脱了个精光,用她那嫩嫩的小手按着我的肩,好舒服啊,这手怎么长的你说,我正想着,她整个身子趴到了我背上,两个圆圆的东西顶在我身上,女人体温真的比男人高啊,感觉暖暖的,滑滑的,我想我当时的心跳能达到每分钟160,感觉下面好涨,我的天,原来感觉这么爽啊,以前错过那么多真是表!

“你转过来吧,”她轻轻的说。

我听话的转过来躺在床上,她突然骑在我身上,附下身从脖子开始慢慢的吻我,鼻孔呼出的热气轻轻吹的我的毛孔,我感觉嗓子好干,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你很紧张吗?”她道。     “恩,我,,,我是第一次。”我结结巴巴的。     “呵,真的假的?”她笑了。     “不,,,不骗你,真是第一次。”我继续结巴。     “那今晚我就让你爽个够!”她道。     “,,,”我都说不出话了。     她的小嘴一路往下滑,快要到JJ的时候竟绕开了,顺着大腿继续往下嘬。我感觉我的JJ快要爆炸了,涨的小肚子很难受。     “啊!”     她猛的含住了我的JJ,我明显感觉自己一阵痉挛,她口中,又滑又暖,软软的舌头在GT上旋转,想过电一样,这是我以前打飞机怎么也体会不到的,但是,很奇怪,我却没有想射的感觉,于是我问她“怎么没有想射的感觉呢?”     “呵呵,我还没爽,能让你射吗?”她现在真他妈淫*荡!

这时,她停了,我抬起头,看她从抽屉里拿出个雨衣来,拆开放在嘴里,然后,慢慢的给我穿上 ,靠,用嘴也行?我知道,马上要进入实质性的一步了。。。。 就这样,我保留了23年的处男之身被一个小我3岁的妈咪给掠走了。在此后的一段时间里,我深陷这种纵欲的状态中不能自拔,一发不可收拾,利用工作的便利,我几乎上遍了所有在桑那部工作的小姐,多的时候一天3个,当时看来,我真的觉得这里是我的天堂,可后来,却让我体会到了此生再也不想体会的事。

在洗浴中心做服务员的日子,在洗浴中心天天和小姐打免费炮

六、俄罗斯小姐     在2000年的青岛,洗浴中心有俄罗斯小姐的不多,而恰恰那一年我们增加了这个项目,来我们这的俄罗斯小姐是一对中年夫妇带来的,据说是从中俄边境上买来的,印象中一个叫那塔沙,一个叫丽沙,另外一个忘了,反正俄罗斯女人差不多都叫这个,刚去我们桑那的那天我的第一反映就是俄罗斯女人太壮了,个个都个我差不多高(本人180),篮眼珠子,大粗腿,金黄的头发,汗毛很长,都是金黄色的,看上去离实际年龄差的很大,其实那些小姐也就18.9岁,但看起来像28,9似的,最要命的是她们身上有很大的体臭,为了掩饰这种味道,她们都拼命喷香水,还是劣质的,奶奶的,那味道没法闻,顺着风能飘很远,以至于后来,俄罗斯小姐一到我们这一层还没进门我们就能闻到,”恩,俄罗斯的,来了”.一点都不带夸张的.

俄罗斯小姐好像都很简单,而且很放荡,喜欢抓迎面走来的小服务员的JJ,搞的我们的服务员每次看到俄罗斯的走过来就趴在墙上,像遇到警察等待搜查一样,非常搞笑,她们听不懂几个中国字,但有一个词她们是最熟悉的,就是“工作”,每次给她们排钟,我都喜欢撇着外国人的调“工 作 了”,她们就争先恐后的直奔炮房。那段时间我正肆意放纵,但对俄罗斯的小姐,我却一直不敢尝试,其实她们长的很漂亮,波大,腚圆,但却害怕得上可怕的爱滋,现在想来可能是多余,但当时看电视上那么多外国人都有艾滋病,确实很害怕。(情感口述www.xiugif.com)俄罗斯上钟比较贵,一次800,但很受欢迎,可能是那些玩够了中国女人的色鬼觉得新鲜,其实我倒觉得都一样,无非她叫床凶一点,在按摩房上钟我们在休息室都能听的见,和大学里看的A片里差不多的叫法。一般人叫了俄罗斯的都不大会超过20分钟(从进房间到出来)可能她们的床上功夫实在了得,有一次,一位大爷,是我们这的常客,几乎没星期都来,而且是一个人来,来了什么都不做,就是单纯打炮,洗澡。听说我们有俄罗斯的,竟然自不量力的叫了两个(双飞),也就10多分钟吧,1600就扔上了,结帐的时候我在那想,10多分钟,他能干点什么啊?估计连一个都摸不过来就被鼓捣出来了,呵呵。     

七、东北客     来我们这的大多是青岛人,有时候也能碰到外地的,那就倒霉了,往死了弄。一天,酒店来了4个中年男人,在餐厅吃饭的时候我们就盯上了,因为他们要了一桌子的海鲜,3瓶酒鬼,我到餐厅的吧抬看了看,还没吃完帐单就已经达到3000多了,听口音是东北人,觉得应该是我们的大生意,就派服务员送了4张免费洗浴券,可能你觉得我们免费送洗浴是赔了,那你就错了,想这种情况很少能单纯洗洗澡就走的,不扔上个千八百的基本上走不了,这4个人看见我们送的免费券果然很高兴,答应吃完饭上去玩玩。     半小时以后,4个人摇摇晃晃的上来了,这时,像介绍服务这种活我已经不干了,但面对这种大生意,需要我亲自出马,一顿胡吹乱侃后,我知道他们的心里开始痒痒了,三下两下洗完澡就躺到的休息室里。     那晚,4个人全都要的双飞全套,每人还做了推油,其实现在的洗浴中心推油和打炮是在一起的,而我们当时是分开的,推油单独算一个钟(380),加上足疗,修脚和保健按摩,这4个人的总消费达到了7000多,前两天看帖子有几个伙计被某洗浴中心黑了,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其实我们这7000多真还不事黑的,每种项目都明码标价,他们的确都享受了,结帐的时候收银说7360时,4个伙计眼都不眨,领头的事个老头,从衣服兜里掏出个破钱包来,靠,一厚沓100的,足有10000多,连打折都不打就结了,结完以后估计还能剩2000多吧,我觉得不能让他们这么走了,就上前和那老头说:“大爷,我们这还有KTV,要不去唱唱歌?”老头可能被折腾的不轻,还有点虚,说:“算了,下次吧”。“大爷,我们这有艳舞,小姐在房间里给你们跳,很好玩。”我说,老头一听马上来了劲头,估计他妈没怎么出来玩过,和旁边的人商量,“好,去看看!”老头皮笑肉不笑的说。

我赶紧让服务员领他们去KTV,然后入安排小姐,挑了个波大屁股大的,没想到小姐还拿把儿,说不会,我说你表啊,进去随便扭两下就完了,比你躺那还省事,小姐想了想去了,我们这房间的艳舞定价是680元二十分钟,挺黑的,靠,估计他们的钱也不事他们自己的,弄吧,小姐进去后,我让服务员往里塞了一桌子酒和干果,打开音乐带上门,让服务员看好,别溜了。就这顿折腾,他们有造进去2000多,结帐的时候,钱不够了,我们很爽快的给他们打的折,老头的钱包就剩几张单块的了,连打车钱都没有了,我从吧抬支了50块给了老头,他竟很感激的说谢谢,后来很长时间我都觉得对不起那个大爷,因为我送他们上车的时候挺他们说他们到沙子口,天知道50元够不够。     

八、赖子     在那工作的2年里,碰到过几次那种赖子客人,就是那种没钱还要来穷显摆的主儿,有一次,有4个人拿着3张免费券来了,也不知道他们从哪弄来的免费券,四个人穿的都像民工似的,但顾客是上帝,再说,有很多到我们这来的人是不能看穿着的,像前面说的那4个人,穿的都很土,可身上有点钱,所以,我们一般都不太看重穿着,可这四个人却的确是四个很穷的主儿,在浴室里洗了TM有半个多小时,什么干蒸,湿蒸,海水浴池没有不试的,这还算正常,到了休息室,什么都不要,就看电视,好说歹说才要了壶茶水(30),我就觉得这几个人没什么戏了,因为很晚了,服务员都下班了,我很盼着他们早点走,越这么想他们还越不走,有个伙计竟然在沙发上睡着了,这哪行,于是我走过去说,我们要下班了。这样那四个穷鬼才极不情愿的去更衣室了,要不说这几个人杂马(青岛话,意思和龌龊差不多),先穿好衣服的三个人连说都不说,就走了,剩下一个老货结帐,麻烦来了,他非要给他们免一个浴资,我说,“先生,你们已经有三张免费券了,就单纯洗了个澡,也没什么别的消费,没法再免掉那个浴资了”。没想到那个老货竟然火了,意思是来这么多人也不给优惠。要不说,你没钱就老老实实的,别那么多毛病,一个浴资48加30块钱的茶水,一共就78块钱,他竟然还让我给他优惠,各位看官,你们说是不是很滑稽?于是我很坚决的说,“没法再优惠了,一共78元,谢谢。”前面我说的这些话都是用普通话说的,老货一看以为我是一外地人服务员,很不耐烦地说:“我不给,爱怎么样怎么样!”,草,还真没见着这样的,虽说我自己一个人值班,但我根本不憷,能开这么大的洗浴中心我们老板也不是一般人,于是我用青岛话告诉他:“你不给走不出去这个门,你信不信?”最看不起的就是这种人了,他一看我这么说,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说:“好好,不跟你叨叨了。”说着把钱扔在吧抬上,我拿了钱看都不看他把找的钱扔给了他,最让我窝火的是,这老货,快走到门口了,最里嘟囔一句:“草,小BIANG的(青岛人的口头骂)”。我当时火噌就上来了,正好吧台上有瓶科洛那,拿起来就拽过去了,BIANG老货倒也俏,一闪,跑了,TMD,废老子一瓶酒!

还有一次,也是4个男的,洗完澡后,都要了小姐,可有一个卷毛伙计过了一会说,换换,这很正常,有很多客人,可能当时挑的时候离的太远没看清,或者小姐身上有味的,换换很正常,于是就给他换了一个,没想到,过了10多分钟,小姐出来了,满脸不高兴,我问她怎么了,小姐说,衣服都脱光了,全身都摸了,又说不要了,我想了想对她说,没事,一会再说,就进去问那个人:“哥,再给你换一个?”“算了,不要了。”他说,我当时不好再说什么,因为他的那三个朋友都还没出来。过了一会,他们要结帐了,我就给他算了100元,怎么说小姐都脱了,也摸了,给100不过分吧?这4个人可能是由一个人请客,还不是换小姐那个人,人家很痛快,什么都没说,可这老卷毛伙计不算完了,说:“我什么都没做,凭什么要100?”我说:“哥,小姐都脱光了,你该摸的也摸了,给人小姐100意思意思吧”“不行不行!不用给!”卷毛拉着那个结帐的人不让给。我接着火了:“你不给,走不出去这个酒店门你信不信?”不过这次这句话没起作用,呵呵,“我不信!”卷毛说。拽着其他的人就走,可能是我当时说话太气人了,结帐那伙计也不管了,跟着就走了。我一看,这他妈多没面子,于是叫了几个服务员,换上鞋,一边跟着他们往酒店门口走一边用对讲机和楼下的保安说:“小王,有四个人在桑那少给钱了想走,先拦下!”这招果然很有用,我们几个走出 门口的时候看见他们的桑塔纳被栏在门口,卷毛还下来准备开骂,还没等我们动手,就见走在最前面的保安上去揪住卷毛的头发一膝盖就顶地上了,还问我们:“是不是他?”我刚想上去踹两脚,另外那三个人也下来了,拉着我说:“小哥,算了算了,他喝大了,算了算了。”说着掏出100元塞给我,“不好意思昂,不好意思”结帐的那个人说。我说:“哥,我也就看你人不错,你回去跟他说说,以后出来别这样!”“好好”,那伙计点头哈腰的坐车里了,另外两个人把卷毛扶起来塞到车上,那窝囊废一句话都没说,4个人开车跑了,估计再也不敢来了。     

九、小姐     各位可能会奇怪,怎么现在才提到小姐,其实,小姐们的事是最多的,各种年龄的,各个省的,各种模样的,还有各种叫床动静的。

我们的小姐一般都再晚上过来,如果没地方住,可以住再桑那,一般两个人一个房间,也没什么事,就是看看电视,这些人整天都不见阳光,我有时都担心她们能不能发霉。其实,自从我当上领班以后,小姐们都对我很客气,甚至说是巴结,所以基本上我是不会为她们做什么事的,比如给她们往房间里送饭(一般都是方便面,她们不方便出来,都由服务员送进去)。有一天,服务员比较忙,小姐打内线说要吃饭,我一看没别人,就泡了两碗给她们送进去,这个房间里的两个小姐是刚来的,还没上过钟,但知道我是领班,可不知道其中一个小姐是不是犯病,我进去的时候她再那练踢腿,穿着我们的按摩服,TM还真像练摔交的,工作时间我一般很少和她们说话,进去放下就准备走,没想到那个小姐腿还真流到,朝我头就是一下,虽说没碰到的我的头,但脚尖掠了一下我的头发,我这人很忌讳别人碰我的头,何况是个女人还是用脚,当时火就上来了,我拿眼瞪她:“想死你?”如果当时她说句话,或者嘿嘿笑笑也就罢了,毕竟她们是挺无聊的,我知道她开玩笑,可这SB什么都不说,还用眼睛瞪着我,草,这不是找揍吗,先说明一下,我从来都不打女人,之前之后都没有过,但当时也不知道怎么了,加上心里觉得她们很贱可能,我上去毫住她的头发就拽到床上了,另外一个小姐在床上躺着,被我吓的噌就躲一边去了,那SB小姐用手揉着头皮(估计当时用劲不小)怯怯的看着我,没刚才那股牛X劲了,我瞪她:“草,再看?”吓的她赶忙把头低下了,这时另外那个小姐才缓过神来,过来说:“哥,她开玩笑那,别上火了。”前厅还又不少事,顾不上和她们多叨叨,说了句:“想在这干就老老实实的,不想干就滚!”就走了。其实现在想想自己当时真她妈不时什么好东西,一个男人竟然动手打女人,这钟行为一直令我不齿,直到今天我还很瞧不起打女人的男人,但自己却曾经那样做过。     还有一个印象比较深的小姐是“波霸”,与其说她是小姐倒不如说她是“大姐”,波霸当时有30多了,具体多大忘了,记得当时她说孩子都上学了,那是我见过的唯一一个青岛本地小姐,来第一天,穿了件紧身大红露肩毛衣,那对大胸可以称的上是“爆乳”了,我记得她那件毛衣都被撑得感觉快开线了,走一步晃三下,当时我还开她得玩笑说:“大姐,我觉得你不用下面干活了,上面这对篮球就够了”。呵呵,别看她年纪大,上钟率却非常高,可能她那对爆乳帮了她很大得忙,有得客人竟然可以来了等她,别得都看不上,弄我的我一直有种冲动想试试“爆乳”究竟怎么个厉害法,但后来聊起来才知道她挺不容易的,老头瘫了,什么也不能干,还有个上学的孩子,家里挺困难的,她白天从来不过来,晚上也从不在这过夜,而且走的很早,一般接上一两个活就走了,以致我相信她说的是真的,就一直没碰她。排钟的时候也尽量先济着她来。后来“爆乳”走的时候还给我两条“泰山”,我也没要,她也成了我为数不多的没上过的小姐之一。     其他的小姐基本上没什么深刻的印象了,除了一个模特般身材的“东北妹”,“东北妹”身高大约有178,9的样子,长的很好,大长腿,屁股很圆,小胸脯也很结实,喜欢穿一身像陈燕穿的那种紧身连衣裙,也穿一双长桶靴,走起路在很有节奏,有几分气质,叫起床来特别凶,不比俄罗斯的差,开始的时候我一直一位她得有25,6了,最后才知道她只有19岁(我看过她身份证),小姐真的都普遍显大,估计是生活没规律的事吧。“东北妹”,也一度让我产生了“这么漂亮为什么要做鸡的疑问,后来我值班的时候她 没走,聊起来,才知道她开始的时候在东北开了个小服装点,觉得不怎么挣钱,就开了个美容店,是正儿八经的那种,后来和一个常去做美容的小姐熟了,觉得做小姐挣钱多,先是做夜总会的小姐,只坐台不出台,没多长时间就被拉下水了,只要给钱什么都做,最后还是觉得在桑那干挣的多,我问她,要干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她说,在干个3,4年,挣点钱回东北开的小店,找个老实男人嫁了,其实和“东北妹”的这种堕落过程一样的小姐有很多,基本上都是这么回事,在青岛的服装店,有很多是以前的小姐开的,看她们的穿着的和她们开的店的颜色就能看出来,还TM像个鸡窝。

不知道别的城市的小姐都来自什么地方,青岛的基本上有那么几个区域:东北的最多,然后是安徽,湖南的,再就是四川,贵州等地方的,青岛本地的只见过“爆乳”一个,到现在也没再遇到过。     

十、安全套     安全套在我们那是种十分常用的东西,而且需要储备很多,小姐和客人做时用的TT都是由我们提供的,刚开始到桑那的时候,给小姐往房间里递TT的时候,心里老扑通扑通的跳,甚至,在打扫房间的时候看见垃圾桶里用过的TT心跳也会加速,老想着TT的主人是种什么感觉,这也不奇怪,因为我当时还是“处男”。其实现在也可以称之为“处男”  处理了N个小姐的男人,呵呵,在和陈燕上床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坚持用TT,因为我非常非常害怕得病,但有一次,我没经受住一个小姐得诱惑,没穿“雨衣”就进去了,那小姐得功夫的确了得,一晚上连做3次,不是我性欲强,我当时几乎天天都做,根本没想过一晚上还能来3次,整个晚上我都躺在那里不动,全是她在上面忙活,3次结束后,她竟然还想要,我说不行了,被你榨干了都,我当时很不明白为什么她会有如此强烈得欲望和体力,因为那个小姐长相和身材都不赖,每天上钟也不少,完事后她跟我说了一句话,我差点昏过去,这B躺在我怀里一本正经的说:“我有爱滋病”.,我当时的感觉就是全身的血都往头上涌,噌的坐起来,喊了句:“你真的假的?”“真的。”她很镇静的说了一句。我*,我当时真想扑上去掐死她,“我干你娘。”我骂她。“你故意弄我?”我继续道。这时她噗哧一下笑了,说:“我骗你的,看把你吓的。”她虽这么说,但我还是不敢相信,说:“你妈的,能不害怕吗?你到底有没有那病?”她笑了笑说:“我得不上那么高级的病,逗你玩那。”我舒了口气,说:“去你妈的,如果是真的,我非弄死你。”嘴上这么说,但心里还是没底,心想一定要去检查检查,也不知道那天晚上怎么了,回到休息室就觉得那儿有点疼,当时的确很恐慌,觉得可能真得上病了,现在想想很可笑,就算真的被传染了也不可能那么快有反应啊,可那时不知道,就决定明天一定去医院检查检查,其实,后来我了解到,就算是艾滋病携带或者感染都不可能那么快检查出来,至少要在一个月以上,被那SB吓的我,又去医院检查了好几次,而且还换了不同的医院,前两次我不相信我没事,医生还骂我:“你还盼着得病啊?”估计他一定觉得这个人很SB,但我要得就是他这句话。那小姐第二天就让我想办法让她滚蛋了,MD吓死老子了。从那以后,无论看上去多干净得女人,我都坚持用TT,想想那SB小姐还真帮了我。     

十一、服务员     看见这个标题,大家可能会感到奇怪,你不是早已经当上领班了吗?再说,服务员又什么好写的,错,其实,在我们那的服务员事还真不老少来。

自从我当上领班以后,我就特别留意新来服务员的的表现,想看看他们是不是和我当初一样,呵呵,其实很搞笑,我发现在我后面来的服务员的好奇心比我还强,有一次,我到按摩房拿东西。路过VIP的时候,看见一个来了没几天的小服务员趴在门上听小姐叫床,看见我过来了,赶忙装作没事一样在那擦地,小脸红红的,我就装没看见,靠,都了解,这种事我当年也干过,了解了解!装没看见是可以,但 我要让他知道这样做是不对的,因为,如果让客人发现他在打炮的时候外面有人偷听,会投诉我们的,草,到时赖我们让他阳痿了怎么办?可能连小姐钱都收不回来了。于是我过去拍拍他的肩膀,不咸不淡的说:“小李,干活的时候千万不要影响客人休息,知道吗?”小孩可能猜到我什么都看见了,脸更红了,说:“知道了,领班。”像这种刚刚到社会上工作的小孩,肯定对很多东西都很好奇,何况是在我们这种地方,其实,从侧面警告他一是为了不影响客人,二是要他们知道,在这干活,多做事,少说话,不该看的不能看。这也是为了他们好,记得又一次,有个客人像个混混,在更衣室换衣服,可能这B的鸡巴长的有点个别,小而且包皮,脱了衣服基本上就看不到JJ,只能看见一丛毛毛,可能在更衣室服务的小服务员觉得挺好笑的,就不自觉的笑出了声,虽然声音很小,但还是被那混混听见了,我觉得他自己的鸡巴长成那样肯定自卑了不是一年两年了,看见一个小服务员都笑话他,当时就火了,上去就把那小孩踹倒了,嘴里还骂骂咧咧的,不是我们一个劲的拉着陪的笑脸,估计那孩子能被那“小鸡巴”跺死。所以,干我们这行的,最好有多奇怪的东西或事都当没看见,否则真容易惹祸上身。

在我们桑那,只有一个岗位可以有女服务员存在,那就事休息室,别的地方全是赤条条的“人虫”,所以,酒店招聘过来的女服务员都被安排的休息室,面对这种“希罕货”(说希罕是因为,除了小姐,我们再也没有女员工了,而小姐们服务员又不常接触)他们都很殷勤,给小曼办事腿也离索,但即使这样,我们的休息室女服务员还是经常换。因为什么那,是这样的,我们休息室里是两台落地大背投,除了可以看卫星电视以外大多数时间都是在放三级*或者A片,男服务员基本上没什么,有的也像我当时一样,时不时的溜达过来看两眼,而女的就不大一样了,记得,有一次刚来了一个中专生,正赶上那几天VCD坏了,所以基本上看的都是卫星电视,“中专生”,很开心,还对我说,她的工作太好了,每天都可以看“凤凰卫视”,我当时暗想:小样,等VCD修好了,让你看更刺激的!说实话,我长那那么大还从没见过女孩看A片是什么表现(除了小姐),那天我真的见识了,那小曼的脸一直红倒脖子根,一晚上低着头,但还有声音啊,又不能把耳朵堵起来,和我说了几次要走,我说,那哪行啊,这是上班啊,当时,我竟然还禽兽不如的想:她下面会不会湿了,想回去SY啊。但我真的想错了,第二天小曼连招呼都没打就不来了,一个星期的工资也不要了。她的走让众男服务员郁闷了好一阵子,可能他们也在想自己的工作是不是真的很龌龊。好在酒店的人力资源部有不少储备“人才”(要知道我们酒店在青岛的规模不小),前面的小曼走了,不几天就会有“新人”到来,就这么走了来,来了走,也不知换了多少,最后还真来了个不怕死的。在这一干就是一年,这次,我没留给众服务员机会,她成了我当时上过的唯一一个不是小姐的女人。

这小曼当时也只有20,染着一头黄毛,好像在别的酒店做过几个月的服务员,长的说实话一般,但不难看,上她是因为从她来第一天我就发现她咪咪不小,对了,一直没说,别人有“处女情结”,而我却有“巨乳情结”,呵呵,还有一点是,“小黄毛”的眼睛里透出一股子骚来,也不知是我的错觉还是被她的咪咪吸引判断失误,反正觉得她很好上手,后来发现我的感觉是正确的,“小黄毛”的确挺骚,也很好上手,加上我是领班,她来我们桑那工作不到一个星期就被我上了  不是处女,而且在床上非常疯狂,喜欢女上势。“小黄毛”让我最喜欢的一点是:她的性和爱分的很清楚,“和你上床不代表我喜欢你,那是因为我想要。”这是她的原话,第二天她可以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继续上班继续工作,这正是我想要的啊,看到这您可能会奇怪,你TM几乎一天上一个小姐,怎么还会喜欢长相一般的“小黄毛”?这您就不知道了,我当时虽说上过不少女人,但没有一个是“良家妇女”啊,虽然“小黄毛”也挺骚的,一个星期就搞定了,但心里的感觉是不一样的,这点我也说不明白。而且,和“小黄毛”做可以在宿舍里,也可以过夜(我租的房子),但小姐就不可以,不是不行,是我不想让那些小姐知道我的住处罢了,麻烦。所以,自从“小黄毛”,来了以后,我还真“冷落”(用这个词是不是挺无耻的?呵呵)了不少小姐。

在和“小黄毛”的N次ML里,有一次有必要写一下和大家分享。     有一天,我下午上班去的早,竟然没几个人来,就到员工更衣室去换工服,(因为女员工少,我们男女用一间更衣室,轮着换)正当我脱的只剩小裤衩的时候,“小黄毛,”一下闯了进来,她可能以为来的早,里面不会有人,进来看见有人,竟啊的叫了一声,仔细一看是我,就笑了,说:“你先换吧”,说完就想走,我一看有这种美事,一把把她拽到怀里:“小样,吓老子一跳,不补偿一下?”,小黄毛还装正经:“讨厌,快上班了,来人看见不好”。我哪管那么多?三下两下把她的裤子扒了,在更衣厨拿出个TT套上,从后面硬生生的捅了进去,搞的她直叫唤,这使我更加兴奋,那种感觉不知道有没有朋友体会过,在一个小小的更衣室里,偷偷摸摸的,随时都会有人闯进来,你必须速战速决,不知为什么看到她的裤子褪到一半在腿上,我有种在强奸她的感觉,所以几分钟就泻了,虽然时间短,但巨爽!说来也挺险,我们刚提上裤子收拾好,就进来个小“猴头”,(服务员)东张西望的,我瞪了他一眼,出去了,再看看“小黄毛”,顶着小红脸出来了,靠,你TM原来也知道脸红啊,我想。     

十二、小哥     先解释疑下“小哥”这个词,“小哥”在青岛有着和别处不同的含义,大多数情况是指那些“疑似”黑社会成员的人,当然还有一种情况,在青岛,无论比你大还是小的男性,你都可以喊他“小哥”,似乎这两个字都不代表年龄大小。有再洗浴中心工作过的朋友可能会知道,像洗浴,夜总会这样的场所总是和“小哥”分不开的,有两种意思,一是,你需要“小哥”来给你看场,二是,别的道上的“小哥”也会来找你的事。同样,我们也脱离不了这些人。

有的朋友可能会认为“看场”是真的在那看着,当然这种情况是有的,但大多数时候,所谓看场的人是不在现场的,都是场子出了事才会过来,起码我们这是这样的。我们这看场的几位“小哥”是老板的关系(具体是什么关系我从来不打听),他们很少来,一般4,5个人,一个月能来个3,4次,洗个澡,聊聊天就走了,头型都是那种“马蛋子”(在青岛意思是光头或者很短的头发),每个人都有文身,龙啊虎的,他们在更衣室换衣服的时候比较有趣,脱光了以后,感觉就像在开“动漫展”,这些人也不大爱说话,一个个板着个脸,开始不熟的时候我都不敢看他们,后来比较熟了感觉这些人还不错,经常和他们讨论一下A片什么的,呵呵。

在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没“麻烦”过这些小哥,以致让我怀疑“养”着他们有什么用,因为他们来的所有消费都是免的,至于别的费用我就不得而知了。后来发生的事让我明白我的这个想法原来很愚蠢。     别看我前面说的自己有多牛多牛,其实,有很多事情是要请示老板的,有很多决定是他定的,我只不过执行罢了。记得,有个东北小姐,长的一般,身材还可以,但要命的一点是她身上有狐臭,而且很重,虽然她用了很多化妆品掩饰,但还是很难闻,好像名字叫“点点”,当时来的时候我就对这个“点点”印象不好,因为长的不怎么样不说,主要是她说话很“吊”,还净些臭毛病,要求有住的地方,还要每天都洗澡,其实她提的这些,满足她没问题,可看不惯的是她的表情,想做婊子还要假干净那样儿,让我很反感。但我又不能说什么,老板同意她留下,我只能给她安排。

在我们这,一般都会给新来的小姐多几个上钟的机会,一是为了让客人有新鲜感,二是照顾新来的。我当时觉得点点可能长的不怎么样又那么吊,是不是活很好啊,那也行啊,在我们这不乏那种长相一般但上钟率很高的小姐,比如前面说的“巨乳大姐”,所以开始的那几天我给点点排的种就多一点,想看看她到底什么水平,可没想到一连5天,不下20个客人都不要她,有的是要了马上就换了,一个星期她只上过一次钟,还把客人好恶心,出来和我说:“小哥,和她做还不如和我老婆做爽”。我问他怎么回事,那人说:“躺在那像条死鱼,让在上面还不情愿,不断的催我快点快点!”我知道这样的情况的确很上火,没办法,只好陪着笑脸给那人打了个折,这还不算,更气人的是我说了那个点点几句,她TM还一肚子不高兴,说那客人毛病多。我草,人家给钱了,没要求找你干吗?懒的理她,我把情况和老板说了,意思是让她滚蛋行了,可老板不同意,因为快过年了,不少小姐都回家了,剩下没几个,但客人却一点都不少,小姐就不太够。没办法,只能这样,在后面的那一个星期里,我就不太爱给点点排钟,太得罪客人,半个月后我们给小姐发工资(我们半个月一开钱),那个点点才提了1000多点,要知道,在我们这差不多的小姐最差半个月也能7000到8000,好的一万多,从这就能看出她有多烂了,可这B竟然朝我们老板发火,意思是不给她多安排,故意让她少挣钱,我一看这不是阴我吗?其实老板是知道的,别以为他什么都不管,我怎么排的他大体有数,于是老板就没怎么搭理她,和她说:“想干就干,不想就干拿了钱赶紧滚!”那点点倒TM也牛X,说了句:你们给我等着。就走了。我们老板本来想直接上去闪她的,可觉得是个BIANG的小姐,也没怎么地,倒也没把她的话放在心上,可没想到过了几天我们老板接到了个电话,是个东北男人打的,意思是让准备10000块钱,他们晚上过来拿。很明显是那个点点找了几个东北人来找事,老板说:没问题,你们过来吧。遇到这种情况还是宁可信有不可信其无,虽说现在吹牛B的人多,但还是防着点好,于是就给那几个小哥打了个招呼,晚上过来。当时印象很深,刚6点多,我们那几个小哥就来了,一共6个人,穿的很滑稽,清一色黄色军大衣,我还奇怪,以前都是一身黑,死充黑社会的,怎么今天都改口味了?后来才知道,他们带了两把五连发和几把砍刀,那也是我第一次见真家伙  看上去很旧,拿在手里很沉,用个破报纸包着。6个人一晚上没闲着,一会到酒店门口看看,一会又回来坐那聊天,一直到了12点多,以为TM不会来了,可12点半刚过,还真来了几个不知死的,因为我们提前和保安说好了,让他们注意打车来的几个东北男人和一个小姐(把点点的样子大体说了),所以一有差不多这样的几个人来就通知我们,前面几次都不是,这次是真的,我是在酒店大厅里看到那一幕的,记得当时一辆出租车上拉了3男一女,3个男的个头都很小,那个女的就是点点,确认是他们后,我们的人分两拨走了过去,那几个人刚下车,见了我们的人他们可能知道了,可晚了,2支抢已经顶上了,出租车以最快的速度溜了,剩下那几个倒霉孩子,他们可能没想到有这架势,吓的都抖擞,我们的人踹到就跺,一阵忙活,连女的带男的,都趴在地上没有人形了,然后让保安给打了个车,把那几个人弄车上,扔了50块钱让司机送到医院去。这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看到和《古惑仔》里差不多的场面。过了那晚,那几个人包括那个小姐再也没什么消息。我们那几个小哥在我们那住了一个多月后也撤了,滑稽的是,后来我才知道,那两把枪里面TM根本子弹。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