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文字记录和老公的性爱过程黄色激情经历

对我而言,性爱的美妙,在于回味,犹如嚼青橄榄,舒服是后来的“波及”,我的高潮在别处。从小就有写日记的习惯,每天晚上临睡前清理一下白天的所作所为、所见所闻,是一件愉快而踏实的事,仿佛沐浴后临镜吹发梳理,清香、温暖、轻松。

哪怕新婚之夜,我也没有改变这一习惯,丈夫当时还笑我“浪费良宵”,我则反驳,是“浪漫良宵”!结果可想而知,在枕边趴着写日记的我,终于还是被“性”急的新郎霸占了,天亮后,我翻开那本粉红的日记,在落满阳光的书桌前,写了第一篇很乱很色的“遗情记”,有关我们夫妻床上的事,尤其是丈夫的“丑态”,而其实,我内心甜蜜而颤栗。

也就是从这一天开始,我第一次体味到写性爱周记的动人之处,仿佛再经历一次性爱,由内到外,从灵魂开始愉悦,然后一股暖流传遍全身。

从此,我给自己一个美丽的新任务,一般是每星期天晚上要记下当周丈夫光顾我的次数、质量、时间长短,以及我们的床上语言和彼此的兴奋度、快乐级别。有时,我干脆做完爱就写,而这也成了我们夫妻性爱后戏的一部分,甚至有时我丈夫也加入其中,他“口述”,我执笔,很有情趣。

这一写,就坚持了近20年。我42岁生日当天,刚好是周日,我趁丈夫出差不在家,重新翻出陈年“性周记”来看,不禁会心一笑,这是怎样的一叠“遗情记”呵!它记录了我和丈夫的爱情,也见证了我们的成长历程。

更有意义的是,它让我看清了自己的情欲变迁,以及丈夫性需求、性喜好的发展轨迹与特点。     我惊讶地发现,20多岁时,丈夫是进攻型的,攻城掠寨、气势如虹,这个阶段,他霸道、占有欲强,一味追求对方满足他的欲求。

30多岁这一时间跨度里,丈夫的性表现相对有些消极,激情日见平淡,这也是人之常情,不过他床上的礼仪及性爱修养却有所提升,喜欢相互配合取长补短,而且在乎我的感觉,常常问我“你快活吗”,这一阶段,他的私心没有那么重,重视两人互动交流。

之前,我的“遗情记”对他而言是公开的,所以,很多有关丈夫的性爱智商提高得归功于这些周记,因为潜移默化中,他会从我的只言片语中感受到我的喜悦、不满与期望,在和风细雨中,改变他一些不良的性观念。     让他明白,女人的性爱是广义的,是可以泛化到日常生活中的每一个细节的,而且高潮是一种很个人很主观的感受,从而促进了他为性而多爱,爱即是性。

大约40岁过后,事业有成的丈夫好像又有了新变化,这种事原来也与时俱进!很多时候,他只想抱抱我,或者做些边缘性的亲昵动作,好像有种强烈的保护欲,只想关心你,或轻拍你入睡,甚至对我们家的小保姆也关怀备至、问寒问暖,这时常让我莫名其妙地吃醋。
我用文字记录和老公的性爱过程黄色激情经历

听同事说,男人40岁以后,特别喜欢去爱一些年轻的女孩儿,有种强烈的“帮助欲”,当然这里面也含有“爱”,以致有人会去娱乐场所“拯救”一些小姐……这天晚上,丈夫再次和衣抱我,我托着他的下巴,咄咄逼人地问:“老公,听说男人在更年期,总想找个干妹子关怀,你有这种欲望吗?”想不到丈夫出奇的坦白:“实话实说,还真有。不过,我的责任感会约束自己,我不想晚节不保,并且在你‘遗情记’中我不想有什么不良记录”。

我喜欢丈夫的回答,诚实、有勇气,是中年男子最需要发光的品德,我抱紧他,用体温感动他。可几天之后,我偶然发现垃圾袋里有团带精液的手纸。原来丈夫手淫!(情感口述www.xiugif.com)这犹如晴天霹雳,我非常震惊,他怎么可以这么单干而不需要我!我突然莫名地有些失落、不安和羞辱。

当时,我真恨不得马上抓住他,把他撕了吃掉。最后,我借着写“遗情记”,让自己的情绪平缓下来,当天午夜,我主动把自己写的东西翻给他看,丈夫不自然地笑了:“你真厉害!”

而我的问题只有3个字:“为什么?”难道我不够好?没有女人味?还是因为徐娘半老?丈夫在我的逼问下,终于说出了实情,原来都是我的“遗情记”惹的祸,他说,每次看我写的东西,总有一种被剥光裤子体检的感觉,特别是中年后,因为在自己性爱次数及质量下降的情况下,如果太太还津津有味儿地加以点评扣分,会产生一种自卑感与负疚感,总觉得自己已雄风不再,做得不够好,不能满足太太的欲求,而这是很累的。

男人很多时候,性爱只是为了摆脱工作压力或生活焦虑,而太太的“遗情记”显然已成了他沉重的十字架,无时不影响他的荷尔蒙分泌。至于婚内偶尔手淫,只是图一时之快,纯粹为了性,为了发泄,不必关照对方感受,只要“一个人把5个人打哭”(男人手淫),就可以放松自己,而不会受太太批评、戏弄。     听了丈夫诚恳而可怜的内心独白,我的内心盛满了悲天悯人的水,也终于明白了男人为什么累,知道了他为什么会喜欢关心天真无邪的女孩儿,也许我太老到了,而且让他感觉我的要求太高、不好摆平或不易满足,他只好退却了。

也好,夫妻之间不可能没有问题存在,因为和谐的背后是永不停歇的调整与妥协,世事在变,人心在变,性需求也在变,“遗情记”曾经是我们引为骄傲的催情枕边书,而现在,也许我们已不需要它了,有时,性爱这东西,还真不能讲得太明白,难得糊涂也同样适用于情感保鲜。

我最终烧掉了“遗情记”,然后埋头在丈夫怀里,任他抚弄,白天那个高贵绝伦的发髻散了,在丈夫怀里,也许我只要发乱、心乱、迷乱在他怀里,让他给我指路,这是我全新的内心建设,由他做主,满足他的性领导地位!其实,我也喜欢这样。我们皆大欢喜。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