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和楼上的邻居啪啪啪,我和丈夫的情人天天见面

  第三者底气比我足     “说吧,这人是谁?”     我把手机清单扔给吕军,那个频繁出现的小灵通号码我已经用红色圆珠笔一一划了下来。吕军忙交代如下:那人是网友,没见过面,只知道是个残疾人。“我们没什么,只聊聊天!你想想,她是个残疾人,我怎么可能和她好?”     我立马一个电话打给了对方。

我这人挺没用的,闹得吓死人,真正上战场软蛋一个。我语无伦次地对着电话说:“你要是想和我老公好就明说,不要破坏我的家庭!”那女人比我冷静得多。她问我:“你们现在到哪步了?”我说我们到哪步了你最清楚!她说:“那我劝你放弃家庭!我玩得不要的你还捡倒?”

这句话把我噎了个半死!她又安慰我:“算了算了,我以后不找他,只要他不找我!”     这像个值得同情的残疾女人说话的口气吗?这可是底气十足啊!

我不依不饶,和吕军的战争拉开了序幕。

朋友劝,老公保证不再和她来往,为了孩子,我又继续过日子。一个月后我再去打吕军的手机清单,让我惊喜的是上面已经没有那个号码了。是我多事,说再打个短信清单看看,这一看不得了,每天两人互发短信近百条!吕军去外省出差,到嗣桓家里报平安,倒是先给她发短信?lt;/P>     吕军在单位是个小领导,工资奖金全交给我,结婚后他就要我辞职呆在家里带孩子做家务。这一呆就是七年,七年没出门工作,那些每天在外面忙工作的女性朋友没一个不说我好福气。现在好,老公有外遇了,我还有什么福气?     

斩不断他们的婚外情     我回家找他大闹,问那女人到底是干什么的。这一闹一逼吕军就交代了:那女人叫陈玲,她和她丈夫都是吕军的同事,而且他们就住在我家楼上!     吕军的单位以前有个内部网,没事时他们就在上面玩游戏游戏里的人很逼真,陈玲有时被打得“流血”,吕军去救她。网络上救来救去,现实里的他们有了感情。有时陈玲先出门,在路边等吕军用车带她一脚。

我太震惊了!楼上的一对夫妻我见过,他们比我们年轻,看上去恩恩爱爱啊。     我要吕军给陈玲打电话,就说这事我知道了。“看她么样说!”吕军一切照办,当着我的面给陈玲打了电话,陈玲有点慌,马上给我打电话解释。她说:“我和你们家吕军只是聊聊天!你莫搞得吓死人的!听说你们在闹离婚,我劝你还是好好过日子,别闹了!现在女人离婚了不好找!”她在电话里可谓语重心长,苦口婆心。我哭笑不得。我说:“我和他过什么日子?我们的好日子都被你搅坏了!”那边没了声音。
丈夫和楼上的邻居啪啪啪,我和丈夫的情人天天见面

这件事发生在三年前,他们双方都保证不再来往了。     那天我清早出门送孩子上幼儿园,陈玲在我后面走。我无意一回头,看到她正在发短信。我心里一咯噔,这么早就发短信?是发给吕军吗?我把孩子送到门口的幼儿园,飞快回家。吕军还没醒,我从枕下摸出他的手机一看,果然是陈玲的短信!

居然在我眼皮底下给我老公发短信!我摇醒吕军,哭着和他大喊大叫。他说他真没和她来往了,也不知道她怎么又发这个短信。下午陈玲给我电话,解释说没什么,“我见你出门了给他发个短信问候一声!”我骂:“天下没你这样不要脸的!敢做就得敢当!真觉得我老公好你就拿去得了!免得你们这样偷偷摸摸的难受!”她说:“你怎么这么说话呢?我和吕军是同事,会被人说闲话的!”     放下电话,我又和吕军吵。我说我要吵到你们单位去,看你们怎么做人!     

丈夫出轨牵扯两家人     我的心态越来越坏了,焦虑,怀疑。没这事我们就已经过得不安宁了,我怪婆婆老是偏心对吕军他哥一家好,和吕军的日子过得更是鼻子不对眼睛。可是我奇怪的是,我们家每天吵得鸡飞狗跳的,可陈玲和她老公却照样亲亲热热,每天一起手挽手下楼,脚跟脚上楼。     这我可受不了。     我打电话约出陈玲的丈夫魏平出来谈谈,我以为他会气愤,最好回家把陈玲暴打一顿!然后我们联盟起来,共同制止我老公和他老婆的婚外情。     可是这个温吞男人这样说:“我现在脑子是木的,等我回家问哈子再说!你也冷静一下……”     晚上我接到陈玲的电话,她哭着问我:“为什么把这事告诉我老公?他是无辜的!”“我不也是无辜的吗?”我们在电话里对骂起来。

第二天魏平找我汇报他询问的结果。“她说和你老公绝对没什么!她只把他当哥哥!”我说你肯定怕你老婆你才这么说,“你老婆欺负婆婆,在小区里出了名……”“那是我妈的不对,她爱唠叨,有时我都烦!这事呢,你也别往坏处想。他们也只是聊聊天……”我没想到这男人这么护着他老婆,我更气了:“那你也和我这样每天聊天!还去江滩逛!去看电影!去公园散步!你不信他们有什么,那我们也这么来往两年,看结局会怎么样!”     我说了一句很恶毒的话:“无非我家里钱吃点亏,让我老公图点享受!”     这下他可能气了,他说,“那好!我们再约一次,四人当面把这事说清楚!”

难堪的为什么不是他们?     第二天,我们两家各开着自家的车一前一后出了院子。出门前我嘱咐吕军别怕,“你想说什么直管说……”吕军眼神迷茫地看着我,好像有点怕。     我们到一家茶社,关起门说话。四人沉默着,魏平对我说:“那你先说吧!”我说:“你老婆对我老公说,她迟早要和你离婚!”我话音未落,吕军马上解释:“那是他们吵架时说的话!”“我可没说这话!”陈玲冷笑道。我说好,你没说。“那你说过我老公是你玩得不要的,这是什么意思?”

我正得意于把陈玲问得没话说,突然听到一声大喝:“你到底想要怎么样?”我吓了一大跳。抬头看见魏平像座黑铁塔站起了身,咄咄逼人地看着我。(情感口述www.xiugif.com)任何男人听到自己老婆和别的男人关系暧昧,都会生气发怒,这男人是发怒了,可他不对自己老婆发火,居然对我发怒!     “你说!你把我们都约来到底想干什么?你长年不上班憋坏了脑子吧?你告去!我相信清者自清浊者自浊!”魏平语气镇定,不卑不亢。

人家两口子拧成一团,我家吕军比我还没用,他缩在一旁,懦弱无用。气势明显敌强我弱,我被魏平的“一身正气”镇得无话可说。“没话说了?那我们走了!以后再不要无理取闹了!”魏平说完,看都不看我们一眼,起身就走。陈玲也起身甜蜜地跟他一扭一扭地走了。     我和吕军气得大眼瞪小眼。我恨他不为我说话,他气我无事生非。

我骂吕军:“死没用!你看看人家老公比你强一百倍,老婆都这样在外面惹事,他还为她撑腰!要我是陈玲,我也会爱他!我以前还以为陈玲真的爱你,现在把她老公一看,人家是在拿你开心哩!你哪一头比她老公强?”

吕军在家里看电视,我左看右看都不顺眼。那以后,他身上的一股邪火好像真的熄了,他不再上厕所进厨房上床睡觉都把手机抱在怀里。我的家恢复了平静,我又开始在家里做家务织毛衣,中餐我一个人在家,我胖,好打发,随便吃点什么都成。晚餐吕军和孩子都回来吃,我得好好买菜做饭。我对终于回归到家庭的吕军并没有惊喜,但我很安心。通过这件事,我对吕军作为男人的一面很失望,但我也很庆幸他的狼狈。过日子的女人,不贪男人的风度,贪他能平平实实地回家,顾孩子老婆。

倒是有时上楼下楼看到陈玲和魏平,他们哼着歌一脸轻松,我却情不自禁地侧身别脸。难堪的本应该是他们,却不知道怎么成了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