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每个已婚男人,都抵挡不住性感小姨子的诱惑!

已婚的男人,心下总是暗存着小姨子情结的。小姨子比妻子更加可人的地方在于,距离产生的美,这距离,不太远又不太近,恰到妙处。小姨子既非妻子式的熟稔如指,也非妹妹式的任性无度,更非情人式的甜腻娇媚,只是一种日久相处后,亲情加友情加那么一点不可言说的心动,一种心灵深处某种情愫的寄托。
是否每个已婚男人,都抵挡不住性感小姨子的诱惑!

小姨子很漂亮,比我小四岁。岳母家在武昌,而她在汉口上班,来去坐公交车要近三个小时,很不方便,而我家离她单位走路只有十分钟的路程,所以妻子特意在家里给她收拾了一间房子,让她长住我家。她在我面前总是大大咧咧的,有时弄得我很尴尬,她从来不叫我姐夫,而是叫我哥。有一次我们家来了客人,吃饭时别人就问她:涟漪,姐夫就是姐夫,你干嘛总管你姐夫叫哥呀?她就咧着嘴说:什么姐夫,好难听,我们单位里那些人都喜欢拿姐夫小姨子开玩笑,说小姨子姐夫被窝里一家亲什么的。她说得大大咧咧,客人听得瞠目结舌,我也弄得面红耳赤。

小姨子总喜欢穿那些暴露的衣服,有时手一抬,能露出二分之一的腹,腰一弯,能露出三分之二的背。我是个现役文职军官,有时看不过眼了,就说她:“涟漪,你穿这身到单位就不怕别人说你呀?”

她听了就一瞪眼,“是你自己看不下去了吧?现在女孩不都是这么穿吗?”弄得我很没趣,只好灰溜溜地走开了。     小姨子就这么像个小孩似的在我们家张扬地生活着,直到我们之间发生了一件很难启齿的事情。
是否每个已婚男人,都抵挡不住性感小姨子的诱惑!

那是个夏天的中午,妻子因为单位有事没回来,我和小姨子一起吃了午饭后,我就去睡觉了。睡得半梦半醒时,突然觉得边上有人,睁开眼一看,小姨子坐在床头,正在往腿上套丝袜。我问她干什么?她说单位领导真是变态,下午有省公司的来检查工作,大夏天的非要我们着制式套装穿长袜,我哪儿有呀?只有借姐姐的穿。

她坐得离我很近,香水味飘到我鼻子里,窗外的阳光照在她雪白的腿上,纤毫毕现。我迷迷糊糊的大脑一下子沸腾了起来,我几乎是想都没想就一下子把她捺在了床上,吻她,在她身上到处乱摸。涟漪开始给吓呆了,等她明白过来了,就拼命地反抗,边反抗边说:“住手,你再不住手我给我姐说了!”

我一下清醒过来,傻在了那儿。涟漪就势摆脱了我,抓起衣服冲出门外,“咣”的一声把我家的门狠狠地带上了。我呆若木鸡,懊悔一下子涌上了心头。我在暗骂自己,怎么能对她这样做!完了!

涟漪和以前一样,常来我家住了。她对我还是那么随随便便的,除了尽量避免单独和我在一起,好像我们之间什么都没发生过。我越是想装得没什么,越是像在做贼,一天到晚心里装着事,人也恍惚起来,每次穿军服时对着镜子骂自己:配穿这身军装吗?真不是个人!
是否每个已婚男人,都抵挡不住性感小姨子的诱惑!

我正要问她在搞什么鬼,她却诡秘地一笑,说:“给你讲个故事吧,故事说的是有一个穷少年在一个教堂里打杂,有一次他偷了教堂的银餐具,事后他很后悔,把银餐具偷偷地放回了教堂,但他总是感到自己犯了罪,每天忐忑不安。洞察了事情原委的牧师就故意出远门,把少年一个人留在教堂,走时将金库的钥匙交给了少年。少年精心地守护着一堆金币,没有想过从中拿走一文。当牧师回来,少年把钥匙交还给他时,再也不感到自责,他又成了一个高尚的人。”

我立刻明白了她的良苦用心,没想到我这个外表随意的小姨子竟是个如此深知人心的女孩!小姨子见我明白了,对我说:“哥,开始我很生气,后来看你那副难受的样子,我细细一想,知道你也只是一时冲动,你别再想那事了,女人都是很敏感的,不然真让我姐怀疑了,就会变成真的伤害了。你今天表现不错,还是我心中那个让我敬重的大哥!”

小姨子从此在我心里,真的成了我的亲妹妹。多日之后我悄悄问她:“涟漪,要是那天我举止失当,你会如何?”她睁大眼说:“一、会动员我姐和你离婚;二、你没看见我当时手里拿着一瓶防狼喷雾剂?!”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